×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歲男孩落入機井,爺爺孤身營救,「倒掛一夜」至死不放手,被發現時一幕惹淚:隔代愛更甚

2013年8月7日清晨,村民早起到莊稼地干農活時,突然聽到了一陣隱隱約約孩子的哭喊聲: 「爺爺...嗚嗚嗚...爺爺...」

心生警覺的村民尋著哭喊聲找去,卻在莊稼地的一口機井中看到了此生難忘的一幕!

爺孫

59歲段書友是村里有名的 「寵孫狂魔」,他的 兒子段俊武在兩年前結婚后不久,便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取名 段浩然。

段家的家境在村中并不富裕,段俊武為了給兒子段浩然創造更好的物質條件,在兒子1歲多時,夫妻兩人選擇將兒子留給家中年邁的父母照顧,而他們兩人則 遠赴南方打工賺錢。

兒子、兒媳離家后,作為爺爺的段書友儼然成為了一名 「寵孫狂魔」,只要孫子段浩然提出的要求,段書友幾乎都是 無條件滿足。

段浩然

為了給孫子段浩然買 玩具和零食,段書友經常會忙完地里的莊稼后,便會騎著電動車前往縣里 打些零工給孫子賺取零花錢。

因為爺爺的寵愛,所以2歲的段浩然和爺爺段書友的關系最親。

在段浩然牙牙學語時,他最先學會的并不是喊爸爸、媽媽,而是先學會喊 爺爺。

每當段浩然用稚嫩的語氣喊爺爺時,段書友的心頭就猶如吃了蜜一樣的甜,別提有多開心。

然而,就是這麼一對相親相愛的爺孫,卻遭遇到了世人無法想象的 磨難,更是讓無數人 感動與敬佩段書友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真男人。

段俊武

失蹤

2013年8月6日,新蔡縣在連續經歷 4天的暴雨后終于迎來了晴天,不過因為雨水太多,導致當地氣候十分悶熱潮濕,農村的臥室猶如桑拿房一般,哪怕什麼都不做也會熱出一身臭汗。

當天下午,段書友從縣里打完零工回到家中后,抱著幼孫到家門口的陰涼地下 玩耍消暑,而他的老伴黃彩華則在廚房忙碌做著晚飯。

猛然間,段書友想到前幾天的暴雨導致自家的莊稼地一直沒有打理,所以他急切地想去農田里看一下莊稼的情況。

傍晚7點左右,由于夏天的緣故天還沒黑,也正好趁著 天氣涼快,段書友和老伴黃彩華商量準備把孫子留在家中,自己一個人前往農田打理莊稼。

奈何當時黃彩華正在廚房做飯,沒空照看孫子,并且段浩然也一直粘著爺爺段書友,所以段書友只好帶著孫兒一起前往村外的農田。

段書友在照看孫兒之后,便給自家的電動車做了一個小改裝,在電動車落腳的地方固定了一個小凳子,方便幼孫坐在上面好照應。

段書友的電動車

前去農田之前,段書友也沒有多想,把幼孫放在電動車的嬰兒坐上后便匆匆離開了家。

段書友帶著孫子段浩然外出后不久,黃彩華已經將飯菜做好,并將熱騰騰的飯菜盛到了碗里,等待著老伴和幼孫回家吃上爽口的飯菜。

然而,黃彩華在家中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夜幕也早已降臨, 但始終等不到段書友和孫子段浩然的身影。

黃彩華

感覺到不對勁后,黃彩華立刻出門尋找,剛巧碰到一個從莊稼地里回家的鄰居,于是黃彩華立刻問鄰居: 「你見到俺家的爺孫了沒?」

鄰居想都沒想,回答說: 「7點左右的時候在地里碰見了,但我低頭彎腰的時間爺孫倆都不見了。」

鄰居的回答讓黃彩華心生疑慮, 這爺孫二人能上哪去呢?

情景模擬

為了能尋找段書友和孫子,黃彩華動員了村里的親戚一同尋找,可當時天色已經完全漆黑,想要在附近尋找爺孫二人并非易事。

黃彩華和親戚找遍了村中的各個角落,也有人跑到莊稼地里尋找,但始終一無所獲。

村里失蹤了兩個人不算小事,所以村干部也積極動員村民一塊尋找。

沈莊村村民

整個夜晚,沈莊村的鄉間地頭都在響徹著段書友和段浩然的名字,然而卻沒能得到回應。

尋人的過程中,有村民突然提到: 「這爺孫兩個人會不會被歹人拐賣了?」村民的猜測不無道理,畢竟附近的村莊也發生過拐賣兒童的事情。

村民的猜測讓黃彩華 驚出了一身冷汗,更是徹夜無眠地尋找著爺孫二人的蹤跡。

墜井

2013年8月7日清晨,已經有村民陸續從睡夢中蘇醒,帶著耕具下地干農活。

等到村民前往莊稼地后,卻隱隱約約聽到一陣孩子的啼哭聲: 「爺爺...嗚嗚嗚...爺爺...」

孩子的啼哭加上村里段書友和段浩然爺孫二人的失蹤,一下子讓村民警覺了起來,并開始尋聲找去。

當村民循著聲音趕到段書友的莊稼地附近后,卻一眼看到了停在路邊的電動車,而且孩子啼哭的聲音也清晰了起來。

村民壯著膽子在電動車周圍搜尋,卻看到一處 塌陷的機井,并且村民確定了孩子的哭聲就是從機井里傳出的。

村民小心翼翼地走到機井旁邊往里望去, 卻赫然看到機井附近的裂縫中有一雙人腿。

經過村民仔細辨別后,終于看清楚了懸掛在機井裂縫中的人正是失蹤的段書友。

來不及多想,村民立刻撥打了報警電話,并聯系上了村中段家的親戚,一時間機井附近圍滿了段書友的親戚和其他村民。

接到報警后的新蔡縣消防大隊立刻出警前往救援,沒過多久,消防車便呼嘯著抵達了事發現場。

消防員的到來,讓段書友的親戚和村民有了 主心骨,并積極配合消防員展開救援行動。

由于機井附近依舊潮濕,消防員害怕發生 二次塌陷事故,于是先將周圍的群眾進行疏散,而后便開始了對現場的勘查工作。

就在救援人員從村民口中了解事情的大概過程時,幽深的機井內卻再一次傳出了孩子的哭喊聲,并且從聲音里能夠聽出,孩子的身體狀況并不算好。

生死攸關之際,救援人員立刻對井中的段書友和段浩然爺孫展開救援行動,但眾人卻發現了一個悲痛的事情。

救援

莊稼地里的機井上方有一塊厚重的石板蓋住,但因為連續多天的降雨,將機井附近的泥土沖垮,露出了 一條狹窄幽深的裂縫,且這條裂縫剛好通向機井。

當救援人員移開機井上方的井蓋后,井中的景象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只見段書友的雙腿緊緊勾住裂縫的空隙,而他的雙手則牢牢抓住一個孩子,半掛在裂縫與機井之間。

井蓋被打開后,井中的孩子被陽光刺痛雙眼,再次有氣無力地哭喊了起來: 「爺爺!爺爺!」

救援人員大聲喊著倒掛在機井壁旁的段書友名字,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經過半個小時的挖掘,救援人員將機井周圍的塌陷的泥土挖開,并觸碰到了段書友的雙腿,卻發現他的 雙腿冰涼,沒有一絲體溫。

此時,救援人員才知道,段書友已經身體僵硬而離世了,但他的雙手卻仍舊牢牢抓緊裂縫中的孫兒。

得知段書友已經身亡后,救援人員的心情十分沉重,但井下段浩然的哭喊確定了孩子還活著,救援還得繼續。

起初,救援人員提出將段書友的遺體連帶著他手中的孫兒從裂縫中脫出,但很快,救援人員發現直接脫出爺孫二人并不現實。

畢竟段書友已經確認身亡,救援人員無法得知已經去世的他抓住孫兒的雙手是否 牢靠,如果不牢靠的話,那麼勢必會讓段浩然跌至更深的井底,救援難度會成倍的增加。

然而時間緊迫,井下的郭浩然的哭喊聲已經極其微弱,明顯能夠感覺到孩子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 如果不能夠及時救援,后果將不堪設想。

為了成功解救2歲的段浩然,救援人員選擇了一個最直接的方式。在距離爺孫一米的地方開始向下挖掘,等挖掘到段浩然類似的高度后,再開始橫向救援。

2013年8月7日中午11點,救援人員緊急征調了一輛 挖掘機,并按照預設的位置向下挖掘。

11點40分,挖掘機在距離爺孫二人一米的地方挖開了一個5米的深坑后,救援人員立刻跳入深坑開始朝著爺孫二人所在的方向,用 鐵鏟、鐵鍬開始橫向挖掘。

經過5分鐘的挖掘后,救援人員終于見到了位于機井井壁與裂縫之間的段書友和段浩然。

當救援人員準備從已經死亡的段書友手中接過年幼的段浩然時, 意外再次發生。

猜測

死亡多時的段書友 左手緊緊抓住孫兒的手臂,右手則抓住孫兒腋窩,當救援人員想要從段書友的手中接過段浩然時,卻發現段書友的雙手如同 鐵鉗一般。

看到這一幕的救援人員無不雙眼通紅,他們不曾知道事件發生的經過,但他們卻從段書友如同鐵鉗一般的雙手中得知, 哪怕段書友倒掛在裂縫中大腦缺氧,哪怕他死亡來臨之時也不愿松開緊抓孫兒的雙手。

懷著沉痛的心情,救援人員只能狠心將段書友的雙手 一點點掰開,并成功從他的手中救下了2歲的段浩然。

11點45分,救援人員用被子蓋住段浩然的雙眼,將他送上了救護車,而在段浩然在上救護車之前,哭著喊了幾聲奶奶。

段浩然獲救后,救援人員從裂縫上方將 確認死亡的段書友拉出

初步判斷是由于 缺氧而死,而他已經僵硬的雙手,依舊保持著 緊握的姿勢,讓人動容。

救援人員和村民妥善安排好段書友的遺體后,參與救援的 消防大隊代理副中隊長任帥對此事做了還原與推測。

段書友和段浩然爺孫在農田里打理完農活后,天色已經黑了,而由于連續多天的大雨將機井旁的泥土沖塌造成裂縫,爺孫倆抹黑回家時,段浩然不小心墜入了裂縫之中。

一向疼愛孫兒的段書友見到孫兒跌入深不見底的裂縫,一下子心急了起來。

血濃于水的親情讓段書友不顧一切想要將裂縫中的段浩然救出,于是他 便頭朝下鉆入裂縫展開救援。

段浩然和母親

奈何裂縫周圍的泥土十分 松弛,在段書友倒掛著鉆進裂縫后發生了 二次坍塌,爺孫二人被埋進了更深的泥土之中。

從裂縫周圍的掙扎的極限可以看出,段書友和孫兒被埋入裂縫中后,他嘗試過用雙腿發力將孫兒拉出,奈何泥土太滑,段書友的每次發力都會讓爺孫二人更陷一步,同時散落的泥土也會朝著二人掩埋。

如果段書友堅持一直發力的話,最有可能出現的局面便是爺孫二人將會被永遠深埋在裂縫之中。

可能是段書友考慮到了這一點,于是他為了讓孫子段浩然活下去,放棄了掙扎,同時 保持著緊緊抓住孫子的姿態,防止瘦弱的孫子墜入更深處的裂縫。

救援

然而,裂縫下方的空間實在太過 窄小,并且段書友是頭朝下倒著進入的裂縫,外加散落的泥土堵住了段書友的鼻腔, 所以最終導致段書友缺氧而亡。

如果段書友選擇松開緊抓孫子的手來清理鼻腔中的泥土,那麼他大機率能活下來,但如果他松開了抓住孫子的手,那麼孫子段浩然很有可能會跌入更深的地方。

在自己的生死和孫子的生命之間,段書友選擇了讓孫子段浩然活下去。

也正是段書友的舉動,保證了孫子段浩然沒有墜下深淵,懸浮半空的狀態讓段浩然有了充足的氧氣。

新蔡縣消防大隊代理副中隊長任帥的還原與推測,讓所有村民和救援人員動容,村民紛紛感嘆段書友的偉大。

段書友照片

結束

段書友為了救孫子不幸離世,他的兒子段俊武得知消息后悲痛欲絕,慌忙從南方打工的城市趕回了河南老家。

段俊武帶著妻子回到家后,看到父親的遺容跪地痛哭,此時此刻的悲痛的心情難以言表。

與此同時,被送往駐馬店市中心醫院急救的段浩然情況也不容樂觀。

段浩然的 臉部、身體有多處擦傷,且10多個小時滴水未進、粒米未沾,加上受到了嚴重的驚嚇,所以一直陷入昏迷狀態。

不幸中的萬幸便是段浩然被送醫及時,醫生也很快針對他做了相應的治療方案。

經過一段時間救治,段浩然悠悠轉醒,但他的第一句話卻讓母親忍不住落淚: 「爺爺在哪?我要爺爺!」

一時間,醫院中的眾人陷入了沉默,在段浩然詢問爺爺在哪時,沒有人給出他的解釋。

段浩然

段書友的家人和村民一起為他操辦了后事,而在段書友的葬禮上,段俊武抱著段浩然雙眼通紅地說到: 「等浩然長大了,我會把您倒掛金鉤救他命的事,毫無保留的講給他聽,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深愛他,勝過愛自己生命的爺爺。」

段書友的葬禮

平凡的老人,偉大的祖孫情,緊抓的是孫子的生命,松不開的是親情的牽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