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老人垃圾堆撿了個女嬰,辛苦撫養17年,終于長大成人,但后來,日子卻過不下去了

2004年,一位老人翻垃圾堆時,撿到了一個被拋下的女嬰。老人辛苦撫養17年,把女嬰養大成人。

老人的生活條件原本相當不錯,被她拖累的妻離子散,后來日子都沒法過了,但老人卻說,他從不后悔自己的選擇。

一、意外撿到女嬰,抱養后發現她曾被丟下6次

老人名叫路安邦,出生于1951年,在條件艱苦的年代,嘗遍了人間的辛酸苦辣。

他年輕時踏實肯干,曾在劇團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兢兢業業地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

退休之后,路安邦拿著補助金,在自己居住的小縣城里,開了一個規模不大的商鋪,生意不是很好,但也能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路安邦和妻子結婚多年,生了兩個兒子, 大兒子比較爭氣,考上了鄭州的一所大學,他們的小兒子不幸患上了精神疾病,經常需要住院治療。

昂貴的醫藥費,給這個小家庭造成了極大的負擔。路安邦一輩子勤儉節約,稍微貴點的東西都不舍得買,總是穿著很早以前買的舊衣服,家里的東西,都是用到不能用了再更換。

路安邦知道,光省錢也不是辦法,要想讓一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必須想辦法多掙一些錢。

已經退休的路安邦,因為需要照看店鋪,不能四處奔波,只能趁著關店的時候 ,跑到附近的垃圾堆里,找一些廢舊的紙箱子或酒瓶子等,積攢的差不多了,再拿到廢品站里賣掉,換點錢貼補家用。

2004年的一個晚上,路安邦像往常一樣,關閉店鋪出門撿垃圾。突然間,垃圾堆里傳來了一個小孩的哭聲。

剛開始時,路安邦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沒有太過在意。很快他就意識到,孩子的哭聲,一直在持續,并不是幻覺,附近真有一個正在哭泣的孩子。

路安邦聽著孩子的哭聲,心里不由得有些發酸,趕忙在垃圾堆附近尋找。順著哭聲傳來的方向,他找到了一個正在哭泣的女嬰。

她的臉蛋圓圓的,眼睛也比較大,小小的嘴巴,伴隨著撕心裂肺的哭聲一張一合,眼淚不停地往下流,看著特別讓人心疼。

善良的路安邦,立刻意識到,女嬰應該是被人丟下了。他有些生氣地抱怨了一句:誰家的父母這麼沒有良心,居然把孩子丟在垃圾堆旁邊。

這個被人放棄得女嬰, 身體相當脆弱,幾乎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不管她的話,要不了多久便會夭折。

路安邦不忍心看她夭折,小心翼翼地抱起來,帶回家中讓妻子幫忙照顧。路安邦的妻子姓范,也是一個熱心腸的人,街坊鄰居一般都喊她范阿姨。

女嬰被路安邦帶回家時,范阿姨被嚇了一跳,趕忙問他,這孩子是咋來的?路安邦如實解釋了自己發現女嬰的過程,還說自己想收養這個孩子。

范阿姨生了兩個兒子,一直盼著家里有個女兒,路安邦提出想收養女嬰時,她只是稍微猶豫一下就答應了。

他們家的經濟狀況,雖然不是很好,但是也能勉強過下去,多一個人吃飯,不會給他們造成太大的負擔。可女嬰需要的不是吃飯這麼簡單,她是一個有先天疾病的孩子。

范阿姨給她洗澡換衣服時發現, 女嬰的背上,居然有一個很大的疙瘩。老兩口都被嚇了一跳,趕忙帶著她去醫院檢查。

醫生看到女嬰后,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女嬰,而是第7次。在路安邦夫婦抱著女嬰來之前, 女嬰曾被6個家庭先后撿到。

前6個家庭發現女嬰背上的問題后,做出的選擇跟路安邦夫婦一樣,都是立刻抱著孩子來醫院檢查。

醫生給出的結論,特別讓人絕望。女嬰背部的疙瘩,是膨脹出來的脊髓。女嬰患有嚴重的先天性脊髓脊膜膨出,這種疾病一般是孕婦懷孕時缺乏葉酸或感染導致的。

患有這種先天疾病的孩子, 必須做手術切除患病部位,才能有一定的自理能力,還要定期復查,以免引發新的問題。手術費很昂貴,后續的檢查和護理,也要花不少錢。

前6個家庭不愿意承擔巨額的醫藥費,離開醫院后,再次把孩子放棄。萬幸的是,孩子的生命里比較頑強,沒有因為多次被人遺棄喪命,堅持等到了路安邦。

聽了醫生的描述,路安邦和妻子意識到,女嬰的情況,比他們預估得更加復雜,想徹底治好這個孩子,需要花費很多錢。

夫婦二人收入不是很高, 為了照顧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兒子,他們已經耗盡了心力,沒有能力再照顧一個患病的女嬰。

他們不忍心把女嬰再丟到垃圾堆附近,抱著她來到了派出所,希望民警同志幫孩子找到一個比較好的歸屬。

民警同志見到女嬰后,也露出了極其無奈的神色。民警同志解釋說, 這是他第7次見到這個女嬰了,之前已經有6對夫婦找來求助,希望他們幫孩子找到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他們也不想讓孩子受苦,曾想幫她找一個歸宿,可惜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只能勸前來求助的人把孩子帶回去繼續撫養。

二、決心收養女嬰,傾盡全力為她治療

員警表示,這個孩子確實很可憐,如果路安邦夫婦愿意的話,他們可以幫忙給孩子上戶口。

聽了員警的話,路安邦夫婦的心情,又沉重了幾分。他們實在無法想象, 一個年幼的孩子,剛出生不久便被人丟下那麼多次,是何等的痛苦和絕望?

夫妻二人猶豫許久,最后還是決定收留這個可憐的孩子,盡心盡力照顧她,希望她能像正常人一樣好好生活。

為了方便稱呼,路安邦夫婦給女嬰取名為路景源, 希望她能有一個新的開始,將來有個好的前景,好運源源不斷。

在員警的幫助下,源源正式在路安邦家落戶,成了家里的小妹妹。辦完落戶手續后,夫婦二人想方設法籌錢,為孩子準備了一筆錢當醫藥費。

再次來到醫院,夫婦二人懇求醫生為源源做手術。醫生對這個可憐的孩子很同情,為她制定了一個手術方案。

源源的手術很成功,她背部的大疙瘩,被醫生順利地切了下來。表面上看起來,源源的身體似乎恢復了,可實際上她的問題,并沒有完全解決。

做完手術后, 源源的雙腿,還是無法正常站立,甚至無法像正常人一樣控制自己的身體,經常大小便失禁,把自己搞得臟兮兮的。

路安邦夫婦不厭其煩地為她換衣服,幫她洗澡和按摩身體,對她就像親生女兒一樣。

夫婦二人都知道,源源可能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走路,需要有人長期陪在身邊照顧。但是路安邦沒有拋棄源源的想法, 他早就下定決心,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再丟下這個可憐的孩子。

源源要面臨的問題,不光是無法行走,她的身體也非常虛弱,很容易被病毒和細菌感染,一不注意就會患病。每次源源患病,路安邦都會非常緊張,會立刻帶她去醫院治療。

由于總是往醫院跑,路安邦的店鋪,經常無人看管,沒有辦法正常經營,所以他跟老伴商量了一下,想找機會把店鋪轉讓出去,把店鋪轉讓費當成源源的醫藥費,繼續為她治療。

范阿姨知道路安邦是真心實意對源源好,想讓源源盡快恢復健康,但是她不想把店鋪轉讓出去。

她認為,店鋪的收入雖然不多,但這是他們一家僅有的收入來源,持續經營店鋪的話,能相對穩定地掙一些錢。 把店鋪轉讓出去的話,他們一家老小以后的生活該怎麼辦?

路安邦想把店鋪轉讓費全留給源源當醫藥費的提議,也遭到了范阿姨的強烈反對。她也很心疼源源,但是她不想把所有的錢都留給源源。

她還有個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兒子,必須時常去醫院治療,把所有的錢都給了源源,小兒子該怎麼辦?

此外,路安邦還有一個老母親需要照顧,老人家辛苦多年,把路安邦撫養成人,也沒跟他過幾天富裕的日子,但是老母親一點怨言都沒有,路安邦于情于理都不能對老母親棄之不顧。

路安邦也想同時照顧所有人,可是他根本沒有那麼多錢。他覺得,應該把錢用到最要緊的事情上。

他認為,小兒子的精神疾病,治療了很多年也不見好,但是也沒有惡化。老母親確實需要照顧,但是不需要花費那麼多錢。最要緊的還是源源,她年齡小,抵抗力弱,病情又重,稍微拖延一點,就有可能讓她喪命。

思來想去,路安邦還是決定優先照顧源源,他帶著源源四處奔波治病,花了不少錢,也消耗了很多時間和精力。源源的狀況,雖說有了一些好轉,但是一直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后來,路安邦的老母親,因為骨折住院了,家里的親朋好友,不停地勸他: 眼下你親生母親的病更嚴重,需要有人照顧,別再花錢給養女看病了,她畢竟是個撿來的孩子。

路安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反復猶豫了許久,最后還是決定,繼續給源源治病。他覺得,源源年齡還小,以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不想讓這個可憐的孩子一直癱瘓在床上,想讓她真正站起來,有尊嚴地活著。

范阿姨很理解路安邦的想法,頂著巨大的壓力, 幫路安邦撐起了這個搖搖欲墜的家,讓路安邦放心地出去為源源看病,她則是留在家里,照顧患病的小兒子和骨折的婆婆。

因為范阿姨的理解和支持,路安邦又帶著源源外出奔波了2年。她無法正常走路,只能趴在路安邦的背上,跟著他四處奔波。

源源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經歷這麼多的磨難,但是她知道,養父是真心實意對自己好,只要養父在身邊,源源什麼也不怕,會勇敢地面對一切難關。

三、為養女治病抵押房子,鬧到妻離子散

一家人都盼著源源能早點擺脫疾病,可惜事與愿違。2006年年底,源源的身體狀況迅速惡化,路安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恨不得奇跡立刻出現,做夢都想看到源源恢復健康。

遺憾的是,奇跡并不會無緣無故地降臨,路安邦知道,自己幻想的奇跡,只是遙遠的奢望,他只有咬著牙,頂著巨大的壓力持續往前走,才有可能看到真正的希望。

路安邦知道,大城市的醫療條件比較好,有可能幫源源治好疾病,但是他早就花光了積蓄,就算是去了大城市,也沒有辦法為源源治療,醫院畢竟不是免費看病的地方。

在迫切需要用錢的時候,拿不出錢的感覺,痛苦到令人崩潰。路安邦不止一次地問自己, 為什麼這麼沒本事,沒有多掙一點錢,連孩子的醫藥費都拿不出來?

路安邦越是質問自己,心里越痛苦,他不想讓孩子繼續被疾病摧殘, 瞞著妻子把房子抵押出去,得到了9萬元貸款,帶著源源去了附近市里一家醫院碰運氣。

副院長劉福云知道路安邦和源源的故事后,親自出面為源源做手術。他在手術室里,耗費了8個小時的時間,累得接近虛脫。手術很順利,源源的病情,穩定了下來。

源源出院時,劉福云以自己的個人名義,給源源捐贈了7600元,為源源的后續恢復,提供了很多幫助。

有人曾問劉福云,為何要給源源捐款?劉福云表示,像源源這樣的孩子, 他們醫院去年接診了200多個,她患的疾病很棘手,需要操心的地方有很多,就算是親生父母也會崩潰的想要放棄,路安邦卻一直無怨無悔地照顧源源,這份真誠和善良,深深地感動了他。

源源離開醫院之前,劉福云特別對路安邦叮囑說,做手術時,源源的幾根神經,因為必要的治療被切斷了,以后能不能站起來,要看后續的恢復情況。

路安邦牢記醫生的囑咐,小心翼翼地帶著源源回家,生怕一時不慎影響她的身體恢復。

輾轉回家后,路安邦把手術成功的事情告訴老伴,也交代了自己偷偷把房子抵押出去的事情。

范阿姨的心情像過山車一樣, 她為源源的病情恢復感到高興,也對丈夫的故意隱瞞非常生氣。她已經為這個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最后,她因為太過絕望,選擇了失婚,帶著小兒子獨自生活。路安邦知道自己瞞著妻子抵押房子很不對,沒有臉面挽留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帶著小兒子離開。

大兒子知道父母的事情后,跑到母親身邊安慰了一番,又偷偷找到父親,對他表態說, 爸爸,我支持你把妹妹的病看好。

兒子的安慰和體貼,讓老兩口的矛盾緩和了一些,但是他們并沒有復婚,還是分家過日子。

路安邦知道已經做的錯事無法挽回,只能更加用心地照顧這個已經殘破的家,幫源源恢復身體。

因為之前的手術, 源源有了獨自行走的能力,可是她的病情還是沒有完全恢復。她還是時不時地發燒,也會不定期尿失禁。

由于長期沒有走路,源源的雙腳,沒有正常發育,長得有些畸形,她脊柱側彎,走路時兩腳內側著地,一搖一晃的,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摔倒。一年到頭源源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很難像正常的孩子一樣走路。

路安邦長期撫養源源的事情傳開后,在社會上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不少人主動伸出援助之手,為源源解決了很多棘手的問題。

在大家的熱心幫助下,受苦受難的源源,有了上學讀書的機會,也在學校里認識了一些朋友。

范阿姨雖說早就跟路安邦失婚了,但還是會時不時地回來,幫他照顧源源。

四、歷盡艱辛再次手術,苦命女孩終于康復

2019年,15歲的源源再度病情惡化,她的小腿,出現了一個長約10厘米,寬約5厘米的口子,泌尿系統也出現了嚴重的感染。

路安邦帶著源源進了縣城的一家醫院,連續治療了好久,她的身體依舊沒有恢復。路安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后來,路安邦又帶著源源去了鄭州的一個大醫院。醫生檢查后對路安邦解釋說,源源的情況很棘手, 她小腿以下神經缺失,走路姿勢長期不正常,潰瘍面極難恢復,想讓源源恢復正常,需要再次進行手術,費用大概是10萬元。

聽到這個數字,路安邦只覺得天旋地轉,他早就已經花光積蓄,店鋪轉讓了,房子也被抵押了,之前一直是靠拾荒維持生活,根本拿不出40萬元當醫藥費。

可是如果不花錢治療的話,源源的情況,會變得越來越糟糕,甚至危及生命。已經68歲的路安邦,絕望地老淚縱橫。

為了湊齊手術費,路安邦卑微地四處求人,希望街坊鄰居能借給他一點錢。路安邦常年照顧源源的事情,街坊鄰居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他來借錢時,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拿出一點錢。

說起路安邦時,鄰居們的評價,出奇的一致:傻, 但是傻的令人敬佩。

縣里的民政部門,為幫助路安邦和源源,發動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和志愿者集體募捐,籌到了4萬元愛心資金。

曾破例讓源源讀書的學校領導,也積極發動全校的教職工,籌集了一些錢,送給路安邦,當作源源的醫藥費。

校長特別表示, 希望源源能盡快恢復健康,如果她愿意上學的話,學校永遠有她的位置。

路安邦對大家的幫助非常感激,可是這些錢加起來也不夠40萬,無法讓源源做手術。路安邦之前已經求遍了身邊的親戚朋友,不想再麻煩大家,他不知道該如何湊齊剩下的手術費,又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源源住院時,鄰床有個孩子的家長,他知道路安邦和源源的事情后,也主動資助了一些錢,還建議路安邦通過網絡向社會各界求助。

已經年近7旬的路安邦,知道手機很方便,但是他對手機上的軟件一竅不通,平時只是簡單的收發消息,或是接聽一下電話,沒有深入研究過。

鄰床家長手把手地教路安邦,幫他開通網絡賬戶,上傳了有關源源的求助信息。

路安邦知道這個事情非常重要, 仔細地盯著手機,認真學習每一個操作,生怕遺漏任何細節。

學會用網絡發布求助信息后,路安邦加了很多群,到處轉發求助信息。有人主動幫忙傳播,也有人把路安邦當成了騙子,甚至對他冷嘲熱諷。

路安邦顧不上委屈和難受,繼續卑微地求助。對他來說,網絡求助已經是最后一根稻草了,他想拼命抓住,為源源爭取一個做手術的機會。

努力了一段時間,路安邦和源源的故事,引起了媒體的注意,還得到了跟蹤報道。因為媒體的宣傳,路安邦的求助, 得到了大家的信任,也收到了來自社會各界的善款,讓源源有了做手術的機會。

做手術之前,記者問源源,身體恢復后,有什麼打算?源源回答說, 她想回學校繼續讀書,想站起來親手為爸爸做一頓飯。

源源被送入手術室后,路安邦焦急地守在外面,生怕源源的手術出現意外。好在最糟糕的情況沒有出現,源源平安地離開手術室,擁有了站立的機會。

誰也沒有想到,源源剛恢復,路安邦就倒下了,他因為長期為源源治病,總是到處奔波,一直沒有辦法好好吃飯和休息,患上了嚴重的心臟病和高血壓。

之前,路安邦因為擔心源源的病情,一直強忍著,看源源身體恢復,他終于松了口氣,身體的疾病也跟著爆發了出來。

路安邦不想拖累源源, 拒絕住院治療,帶她回到了破舊不堪的家里。他想少花點錢,多給源源留點東西,讓她以后的生活多一點保障。

路安邦經常對源源說, 要懂得感恩,哪怕是助力過1元,也是我們父女的恩人。源源牢記他的囑咐,盡心盡力地侍奉他。

2021年1月,一家慈善機構找到路安邦和源源,給他們提供了一些幫助。

路安邦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但是他不后悔曾經的選擇。他覺得,源源已經好了,自己就算是死了也沒有遺憾。源源卻說,她舍不得爸爸,想一直陪著他,多為他盡一點孝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