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子與網友「私定終身」離家數年,患重疾后回家,求丈夫出錢治病,遭丈夫拒絕:你不配

「老公,我傷口疼,你再幫我換一次藥吧。」

病床上趴著一個面色蒼白、眉頭緊皺的女子。

而被她稱呼為老公的男人,聽見她的話之后熟練地為她換藥,還細心地幫她整理好了衣服。

自女子住進醫院以來,男人一直寸步不離伴其左右,擦身、喂飯、洗澡,凡事親力而為。

病房里的其他病人都對兩人投來羨慕的目光,紛紛感嘆他們的夫妻感情是真好。

哪知男子接下來的話卻令眾人大吃一驚。

「要不我們還是找你丈夫商量一下吧」

兩人究竟是什麼關系?

女人的老公為何不來醫院照顧她?

爭強好勝

女子名為譚向云,打小就是一個性格要強、不肯服輸的女孩。

她出生于農村,生活拮據卻從不認命,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衛校。

從學校畢業之后,她被安排到一間安養院實習。

那時的護士無疑是人們眼中的金缽缽,父母為她感到驕傲,都感嘆自家這是雞窩里面飛出了只金鳳凰。

而譚向云本人更是自豪非常,認為自己已經擺脫了農村,即將邁向大城市。

因此,她眼高于頂,看不上周圍的眾多追求者,直到一個名叫湯明奇的男人出現。

那時的湯明奇正巧到療養院調理身體,見到還戴著口罩的譚向云第一眼,就被這個女孩深深吸引了。

在接下來的療養中,湯明奇屢次和譚向云套近乎,想方設法創造和她單獨相處的機會。

出院之后更是對她窮追猛打,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雖然之前有過很多追求者,但如此堅持、如此熱情的還是頭一個。

譚向云很快就迷失在愛情里,盡管對方只有國中學歷,她還是接受了這份狂熱如火的感情。

由于湯明奇學歷低、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家境也不好,只有一套破敗的農村自建房。

兩人的結合遭到了譚向云父母的強烈反對。

如果自己的女兒是一個鄉野丫頭便罷了,可如今女兒已經是有了「鐵飯碗」的人,如何能夠再嫁給這樣的人。

可在譚向云的世界里,一旦她認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她背著父母和湯明奇結了婚。

一開始,兩人的婚后生活也還算過得去,雖然譚向云的性格比較強勢,但湯明奇知道退讓。

他心里清楚,自己本就是高攀,對她的脾氣向來是能包容就包容。

很快,譚向云就生下了兩個兒子,懷孕期間,她辭去了醫院的工作。

因為家庭開支變大,湯明奇租下一個小攤位開始擺攤賣夜宵,白天則出去跑摩的。

一家四口的生活雖然算不上富裕,但也能說是溫馨幸福。

可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卻打破了這種現狀。

一天,大兒子小雨被診斷出患有糖尿病,每周都要去醫院治療,高昂的醫療費讓這個家庭無法負擔。

為了掙更多錢,譚向云不得不每天陪著丈夫出攤。

漫天煙霧讓她的頭髮粘上油漬,每晚忙完都是滿身狼狽,與她之前做護士的時候可謂天差地別。

在生活的柴米油鹽和兒子的醫療負擔之下,兩人的夫妻感情漸漸消失殆盡。

在譚向云眼里,丈夫不再是一個浪漫霸道的「白馬王子」,而是一個沒有出息的文盲,她開始越來越嫌棄丈夫。

湯明奇也在日復一日的低聲下氣中逐步喪失耐心,兩人頻發爆發爭吵,夫妻關系危在旦夕。

考慮到孩子需要照顧,盡管婚姻生活已經糟糕至此,譚向云依舊咬牙堅持,直到她接到一通電話。

體貼的男子

那是2011年,正焦頭爛額、為生活煩心的譚向云接到一個陌生來電。

得知是對方打錯了,她更是火大萬分,將對方狠狠斥責了一通。

可無論她怎麼宣泄自己的不滿,電話那頭的男子都只是溫聲道歉,一聲反駁也沒有,甚至連電話都不曾掛斷。

這讓譚向云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自兒子生病以來,丈夫對她愈加不耐煩,每次兩人產生丁點兒爭執,都得和她爭個高低對錯。

久而久之,譚向云對丈夫失望叢生,后來更是很少交流。

兩人雖然還是一個家庭,共處一室,卻形同陌路、相看兩厭。

冷靜下來的譚向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情緒過于激動,但也不好意思拉下臉來道歉,她沉默不語。

電話那邊的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自責,輕聲說了一句:「沒事,你繼續說吧,我聽著。」

就這一句簡單的安慰讓譚向云熱淚盈眶,心想反正都是素不相識的人,就將自己生活中的苦水一股腦地傾訴給對方。

與人私奔

有一就有二,在后來的一段時間里,一旦譚向云有任何煩心事,她都會給這個陌生男子打電話傾訴。

丈夫在她眼中更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可人都是感性動物,長時間以來的互訴衷腸,讓譚向云不再滿足于網絡上的交流,她更想親眼見一下這位「藍顏知己」。

經過兩人的共同努力,終于得以見面。

原來,男子叫湯浩,已經41歲的他有著豐富的人生經歷。

輝煌時開歌廳、做生意;落魄后靠擺地攤度日。

期間也短暫交往過幾個女朋友,始終沒能結婚,也算是活得肆意瀟灑。

他的溫柔體貼深深吸引著譚向云,在那個關頭,她最需要的就是別人的理解和關心。

成年男女、干柴烈火,兩人又相識已久,很快便發展出了一段戀情。

一開始,出于對孩子負責,譚向云還會兼顧兩頭,一邊與湯浩相戀,一邊在家中扮演著妻子的角色。

可隨著兩人的感情愈發濃烈,她萌生了一種想要與湯浩長相廝守的念頭。

于是,她再一次不顧父母的反對,拋下身患糖尿病的兒子,帶著家中的錢財和湯浩私奔了。

身患重疾

湯浩從一開始便知道譚向云是一個有家庭、有孩子的有夫之婦。

但時間久了,他對譚向云產生了深深的同情。

男人總是容易對弱者產生憐愛之心,他只想要保護這個生活不易的女人。

所以,兩人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湯浩體貼至極,

不僅不讓譚向云外出奔波工作,連家務活都不讓她插手。

一個大男人,洗衣做飯樣樣精通。

這讓譚向云覺得自己的決定果然沒有錯,她甚至感到后悔,為什麼一開始識人不清,嫁給了丈夫那樣的人。

可好景不長,就在兩人在一起一年之后,譚向云突然腰痛難忍,去醫院檢查之后發現患了脊髓重疾。

她非常忐忑,害怕湯浩會不要她,自己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更沒有臉面再回到家中。

一旦離開湯浩,自己的生存都將成為問題。

而湯浩接下來的舉動卻讓她打消了所有的顧慮。

在兩次手術中,湯浩對她都是一如既往,為她支付醫療費,親自到醫院照顧她的身體。

在他的精心照料下,譚向云終于轉危為安。

與此同時,她也更加堅定與湯浩一直在一起的決心。

病情稍微好轉之后,她就悉心經營著兩個人的「小家」,卻對與前夫的兩個兒子不聞不問,冷漠異常。

三次復發、再度入院

這樣的生活并沒有持續太久,很快譚向云就發現自己背部的病癥越來越嚴重,大到她只能趴在床上。

劇烈的疼痛讓她再一次住進醫院,醫生告訴她,這次復發來勢洶洶,可能危及生命,必須進行手術,而且手術風險高,并不能保證一定能成功。

早在前面了兩次的手術中,湯浩就已經花光了所有積蓄,面對30萬的手術費,以及后續的巨額治療費用,他實在無計可施。

為了省錢,他將大米、黑豆等干糧帶到醫院,平時自己就隨便應付幾口,放在抽屜中的雞蛋他也舍不得吃,那是他特意留給譚向云補身體用的。

可就算節省至此,手術費還是擺在兩人面前的巨大困難。

每每聽見譚向云的痛呼聲,當著病房里眾人的面,湯浩都會流淚滿面。

他能理解,女友正在經歷怎樣的痛苦。

就在這時,他終于做下一個令他無比尷尬的決定——向她的丈夫求助。

一開始,這個決定遭到譚向云的強烈反對,可隨著身體的痛苦愈加難捱,她也默認了這種做法。

丈夫冷漠,兒子生疏

當湯明奇知道譚向云身患重疾后,他顯得十分冷淡,并表示自己不會管她的,他不值得。

似乎那并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自譚向云離開之后,他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既當爹又當媽,

何況大兒子還有病在身,譚向云帶走了家中的全部積蓄,根本就沒考慮過父子三人的死活。

更過分的是,后來他給譚向云打電話的時候,她直接掛斷,這也徹底涼了他的心。

一個女人該有多絕情,才會丟下孩子和丈夫,與情人遠走高飛?

因此,現在的他對譚向云沒有一絲憐憫之心,也拒絕和湯浩進行任何溝通,更不想出一分錢給她治病。

得知丈夫湯明奇的反應,譚向云突然變得激動起來,

她認為丈夫的譴責都是一種借口,表示自己都是被逼的,

如果湯明奇之前能對她好一點,她就不會拋下孩子離家出走。

她向湯浩提出要放棄治療回家的要求,這個向來不會拒絕她的男人再一次同意了。

由于聯系不到湯明奇,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聯系上了大兒子小雨。

當小雨見到趴在床上的媽媽時,他沒有流淚,也沒有傷心,臉上只有麻木,甚至連一聲媽媽都不曾叫過。

譚向云十分心虛,她根本不敢直視自己的兒子,但也十分冷漠,盡管一年多沒見,她也沒有像其他母親一般關懷兒子的生活。

所有的交流溝通都是由湯浩進行,但身為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人,他并不愿意陪著譚向云回家。

在他的安排下,夜幕十分,譚向云終于在兒子的陪伴下回到了闊別一年多的家。

可還沒等她進門,就被丈夫阻攔在門外。

湯明奇提著兩個包,對她說:「你要回來,那我就走」,盡管當著兒子的面,他也毫不客氣。

兩人并沒有失婚,還是夫妻關系,他不能阻攔譚向云再次回家,

但妻子之前的做法早就傷透了他的心,他并不愿意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見到湯明奇的譚向云就像見到貓的老鼠,她的情緒異常激動,可以說得上是歇斯底里。

滿口都在痛斥湯明奇過去對自己不好,這才是造成如今這個局面的真正原因。

而湯明奇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他十分鎮定,表示自己要凈身出戶,

家中僅有的一套自建房、他租的一間麻將室,他都可以不要,

但這個家里的任何事,他都不想再管。

他摸了摸大兒子的頭,輕聲說了句:「不是爸爸不要你」,說完就大步跨走出門外。

而大兒子至始至終都沒有抬頭,他默默坐在桌子前,靜靜聽著父母之間的爭吵,一言不發。

作為人子,他沒有對父母任何一方進行評判,但他的生活注定是不幸的,自小患病,母親遠走,如今父親也要離開,但他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看著。

妥協失婚

湯明奇離去之后,譚向云又是孤身一人,現在的她根本沒有自理能力,湯浩又只能再次將她接到醫院。

在他看來,譚向云雖然還是別人的妻子,但兩人在一起這麼久,自己應該對她承擔責任。

他經常對譚向云說:「不放棄、生死與共。」

盡管譚向云已經病入膏肓,他還是會傾其所能挽救她的生命。

于是,他找記者尋求幫助,在記者的協調下,湯明奇答應了與他面談溝通。

兩個關系尷尬的男人,終于在此刻達成了共識,一起挽救譚向云的生命。

湯明奇對譚向云說自己可以拿出20萬元給她治病,但有一個條件,就是兩人必須簽署失婚協議書,

20萬塊對手術費及后續治療費用來說遠遠不夠,譚向云本不打算同意。

可湯明奇表示自己一年多沒有工作,只是租了一間麻將室勉強維持生活,

大兒子治病也需要花錢,他并沒有什麼積蓄,就這20萬塊錢都是東拼西湊問人借的。

在湯浩的勸說下,譚向云為自己也終于為丈夫考慮了一次,她在失婚協議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這場風波總算結束,而譚向云直到最后也沒能做上手術,她失去的不僅有自己孩子、丈夫,或許還有自己的生命。

后記

譚向云的這一生著實令人唏噓,前半生的奮斗自然使人佩服,后半生的糊涂當然也讓人嘆惋。

身為一個妻子的成敗與否我們不好評判,畢竟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向來比較復雜。

但身為一個母親,她的所作所為無疑是失敗的。

即使不再同一屋檐下,只要她想,總能對兒子表達關心,而她自離家之后,就對兒子絕口不提,不聞不問。

知道兒子身患重病,還一舉帶走家中所有的積蓄,而這也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之私。

情人湯浩在她看來或許確實是一個好男人,但明知她是有夫之婦,為何還要橫插一腳,破壞別人的家庭,也不得不發人深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