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窮小子考上重點大學,鄉親們湊100塊送他去讀書,38年后他衣錦還鄉,每家送一套別墅,網贊:感恩之心太可貴

官湖村位處廣東西南邊緣角落,因為地理位置偏僻,遠離經濟中心,村里除了水稻、花生等農作物之外,少有其他經濟來源。這就導致 官湖村常年位于貧困村榜單,無法實現集體富裕。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貧困的村莊,現在卻家家住別墅,生活狀況一改往日的蕭索貧困。

那麼究竟是什麼改變了他們呢?

官湖往事

原來,就在三十多年前,官湖村出了一位高材生。 時年18歲的農村孩子陳生,居然考上了北京大學,這無疑在村里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陳生家里5個孩子,他排老三, 父母雖然都是農民,他們卻深知,只有知識才能改變命運,雖然自己大字不識,但是說什麼也得供養幾個孩子讀書。

早年的陳生和大部分孩子一樣,沒能理解父母的想法,更不可能懂得「知識改變命運」這幾個字的含義和重量。

上課發呆、走神,下課一頭扎進田里玩耍,這才是他的日常寫照,并且他是屢教不改,父母多次管教他還是那樣貪玩。

對于那時的陳生來說,生活也算快樂。

可惜天不遂人愿,陳生12歲那年,家庭發生巨變。

父親身患重病,哪怕全家掏空積蓄、又東拼西湊借錢,也沒能挽留住父親的生命。

父親走后,哥哥姐姐仿佛一夜之間突然長大,他們主動提出外出打工,幫助母親維持生計,全力支持陳生讀書。

于是,陳生有了「特權」,他不用下地干活,只需要用心讀書。

直到這時,陳生才猛然覺醒。他開始發憤圖強,努力讀書,為了趕上之前落下的課程,陳生沒日沒夜地學習。

時間很快到了1979年大學聯考,可上天并沒有眷顧陳生,因為 缺少系統的學習,陳生嚴重偏科,他落榜了。

經受不住打擊的陳生心灰意冷,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辜負了全家的期望和付出,于是他就回家跟隨母親種地。 他原本想的是:既然讀書的路走不通,那起碼得為母親減輕負擔

可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除了種地,還是種地,兩個月下來陳生足足瘦了十多斤。兩個月以來,他感受到了種地的辛苦和母親的不容易,可哪怕這般辛苦依舊拿不到多少收入。也就是這時候, 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明白「知識改變命運」或許是他最有希望的出路。

他向母親保證,復讀一年,一定可以考出名堂。

開拓眼界、改變一生的轉折點

1980年18歲的陳生迎來了第二次大學聯考,這次他戰勝了自己, 最終以全縣第一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大學經濟系。

貧困至極的官湖村,迎來了有史以來第一個高材生,這讓村民們十分興奮。

這麼大的喜事,村里人都去祝賀,卻看到陳生母親一點都不開心,愁眉緊鎖。

其實,村里人都知道是什麼原因,身處貧困的官湖村,家里本就沒有多少積蓄, 陳生的父親又在前些年身故,家里沒了頂梁柱,在貧困的官湖村里,他們家也是最貧窮的一個。

令人心碎的是,當孩子真的考上名牌大學,母親在家里翻箱倒柜也沒有湊夠孩子的路費,更別說學費了。

官湖村的村民大多都是「陳」姓,多少沾親帶故的,知道消息的鄉親們也是紛紛慷慨解囊,1塊2塊、十塊八塊,東拼西湊地湊到了陳生的路費。

拿到路費的陳生,看著手里那些皺巴巴的錢,下定決心一定要混出名堂,回報這些可敬的鄉親們。

人們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陳生也不例外,大學四年,陳生一直泡在圖書館里,不敢有一刻松懈。因為現在機會已經擺到了面前,若不能把握住他實在無顏面對家人,也無顏面對援助他上學的鄉親父老。

大學四年,陳生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他的眼界也越來越高,格局和層次都獲得巨大提升。

大學畢業后,陳生被分配到政府市委辦公廳綜合部,主要工作內容是調查廣東經濟變化以及社會百態、經濟民生,為上級提供重要消息。

工作期間,陳生將工資寄回大半,補貼家用。可實際上他的工資甚至比不上外出打工的哥哥們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工資也不夠自己生活。這讓陳生漸漸萌生出了下海經商的想法。

名校畢業工資竟不如普通小販

1986年,陳生調回老家工作,看到老家變化之大,發展之迅捷,他寫了一篇文章《中國經濟改革將走向何方》。

文章發表后,卻被領導痛批,懷才不遇讓他不甘。

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和本身的專業知識,6年來陳生對廣東的經濟走勢也有較為深刻的理解,他認為 實體經濟將是以后發展的重中之重。

一天晚上,心情不好的陳生出去散心,看到路邊的攤主想和對方隨便聊聊。誰知對方卻完全沒空搭理他,并告知陳生一晚上能掙30多,這讓陳生更加郁悶了,人家一晚上掙的錢,頂得上自己半月的工資,自己好歹是名牌大學畢業,卻還不如一個擺地攤的。

思前想后,不甘示弱的陳生隨即 提交申請停薪留職,正式下海經商。

起初由于沒有啟動資金,他就跟著攤主賣衣服,短短半年,陳生就賺了3000塊,有了本金,陳生根據這幾年的見聞,承包菜地,大賺一筆,獲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賺到錢的陳生并沒有因此停下了自己的步伐,通過研究市場,憑借著對經濟的敏感性,他很快把目光放在了房地產開發上。

1993年,陳生正式進軍房地產行業,和他人合伙,開辦了房地產公司。僅僅三個月,陳生就實現了回本,并把效益提升了一倍。

僅僅三年,陳生就把公司做到了行業頂尖,成了房地產的「龍頭老大」。

隨著房地產的快速發展, 陳生的財富積累得越來越多,自然而然的他開始觸碰新的行業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陳生拿起了「殺豬刀」,原來,陳生想到了他的師弟——陸步軒,北大的賣肉狀元。

他想研究一下里面的門道,更想結識一下同為校友的陸步軒。

秉承著做買賣不能沖動的陳生,又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他深入基層,進行調查后直接被嚇了一跳,光是 廣州本地豬肉市場銷售額就高達幾十億,豬肉需求量巨大,利潤也不錯,這難道不是一個巨大的商機嗎?

2006年陳生果斷進入了養殖行業,在湛江和江西交界處打造「土豬一號」養殖場。

同時開連鎖店賣豬肉,2年間,他的養豬事業順風順水,成為了廣東最大的豬肉連鎖店。

在不斷地奮斗中,陳生的財富也在不斷積累, 2018年銷售額更是達到了18個億,年年收入翻倍,如今陳生也是身價百億的富豪了。

事實上在他有錢后,就開始回報家鄉,逐步幫助家鄉翻新小學、國中、高中。

并向生活貧困的教師提供補貼。

飲水思源,知恩圖報

在陳生做大做強之后,他仍然沒有忘記當年鄉親們的「一飯之恩」,正是有了鄉親們的慷慨解囊,陳生才能走出貧窮的山村,才能有今日的輝煌。

2014年,陳生在媒體面前透露,為了感謝村民們當年對他的支持, 他將出資2個億,為家鄉建造別墅258棟,無償贈予官湖村的村民。

并且,還將在村里建設養豬場、荔枝林的培育基地,共同帶領大家致富,解決大家的就業問題。

他深知,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如此善舉,回報鄉親,陳生卻被嚇得3年不敢回村過年。

自從2016年第一期別墅建成之后,別墅卻被蓄意破壞。

原因卻是村民不滿分配,以兄弟姐妹過多為由,想要多得房產,你爭我搶之下,矛盾就升級了。

孔子早在《論語》里就有言: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這點在落后的村里尤其明顯,我過不了好日子,你也別想好過。

就連搬出去多年的村民聽說后也是聯名回村,討要別墅。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村民的種種做法,讓外界議論紛紛,都是在替陳生不值,但也有人說陳生只是炒作,圖謀不軌。

在種種因素的影響下,別墅計劃被擱置。

面對這些說法,陳生也沒有在意,反而回村給大伙開了個會。

要知道,陳生公司可以說是個工作狂人,做事雷厲風行,就算飛機晚點幾個小時,會議室里的人也不敢離開半步。

但是回了村的陳生沒有一點大人物的威風,在他心里,鄉親們還是幾十年前善良的樣子。

最終在原有的基礎上,他又同意在村里新增2套80戶的公寓,用來解決鄉親們子女的問題。

陳生的真誠打動了鄉親們,再沒人說他作秀。

2018年6月4日,陳生在官湖村大擺宴席,慶祝鄉親們喬遷之喜,并告訴鄉親們:「我也會老,依靠我不是長久之計,修建養豬場,荔枝林,本意還是為了讓大家生活過得好一些。 我能有如今的成就,也是讀了書,有了知識,才得以改變命運。所以大家好好培養孩子,生活就會越來越好」。

村民都說,原來的小伙子出去說是官湖村的,都不好找對象,讓人嫌棄,抬不起頭。現在他們非常自豪,娶媳婦都比其他村的要好找許多。

正如陳生所說靠人不如靠己,知識才能改變命運,吃水不忘挖井人,懂得感恩,才能讓我們走得更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