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八旬阿婆,街邊擺攤賣10年「油餅」終于替兒還完390萬債務,83歲卻撒手人寰,網友卻褒貶不一

有一個八旬阿婆,從2011年開始,她每天的生活是這樣的。吃罷早飯之后,從住處去往小店,開始一天的忙碌。她先將蔥、蘿卜、蓮藕等清洗干凈,再切成細絲當作餡料;接著將面粉倒入盆中,按比例兌水,調成面糊。

因為年齡大了,動作緩慢,忙完這些,已是中午。簡單吃過午飯,阿婆便打火燒油。等鍋里的油開始冒泡,阿婆就將面糊倒入圓形的模具中,再加入餡料;最后,在上面覆蓋一層面糊,放入燒滾的油鍋里。

頓時,一陣清香伴隨著滋滋的聲音炸響開來。

阿婆炸的這種吃食,名叫「油墩子」,是一種小吃,本沒有什麼稀奇。但是,很多聽說過阿婆故事的人,都同情阿婆的遭遇,被她的精神感動。

一個同樣上了年紀的老奶奶過來買油墩子,對阿婆說:年輕時候的苦不算苦,老了受苦才是真正的苦啊。阿婆聽了,不由得淚濕眼眶,連忙用毛巾擦了擦眼睛。已經八旬的阿婆,本該過著頤養天年、含飴弄孫的晚年生活。可因為種種變故,卻已賣了整整10年的油墩子。

但想想賬本上的欠賬,已經快要還完,阿婆委屈的內心,又得到一絲安慰。日子還是有奔頭的,這種每天累得都直不起腰的日子,快要結束了。 可千計劃萬籌謀,誰又能左右得了命數。阿婆終究沒有等到這一天的到來。

阿婆名叫 胡兆翠,1939年出生在農村。在那個世事不太平的年代,不知道什麼時候,仗就會打到自家門口來,不免人人自危。

另外,物資短缺,普通老百姓基本上都是饑一頓、飽一頓地過日子。小時候的阿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她一直覺得,自己能夠活下來,就是一個奇跡。這也養成了她任勞任怨、隨遇而安的性子。

隨后,越來越多的工廠,開始大范圍接納女工。借此機遇,許多農村女孩子都去往陌生的城市,成為工廠里新的風景線。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當年只有18歲的阿婆離開家鄉。

因為干活勤快,也有做飯的經驗。幾經周折之后,阿婆成為某機關食堂的炊事員。

幾年之后,阿婆嫁給同為工人的老公,把家安在了一間出租屋里。沒有孩子前,兩口子住在出租屋內,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可隨著兩兒一女、三個孩子的降臨,他們都認為,該有一個實實在在屬于自己的家才行。于是,兩口子拿出所有積蓄,又借了一些錢,買了一套24平米的房子。

家雖小,阿婆卻無比心安。天大地大,一家五口人終于有了自己的棲身之所。每天下班,拖著疲憊的身體,匆匆忙忙趕往學校接孩子回家。 在落日的余暉中,回到那個一針一線、一桌一椅都由她布置的家里,阿婆的心莫名地感覺踏實。

后來,孩子們慢慢長大,一個個都有了自己的小家,都搬離了這套「蝸居」。看著比之前冷清許多的家,再看幾個孩子為了生活忙得焦頭爛額;阿婆既為無力幫到他們而感到內疚,又慶幸自己沒有成為他們的拖累。 阿婆沒想到的是,這僅有的「蝸居」,她心中的家,最終還是沒有了。

1989年,50歲的阿婆正式退休,開始照看大兒子家的孩子。不久之后,小兒子和小兒媳竟雙雙被單位辭退,成了無業游民。沒有固定收入,生活日益拮據。小兒媳眼看好日子無望,便拋棄丈夫,遠走他鄉。

小兒子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變得一蹶不振,進入了「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混日子狀態。沒錢的時候,他就找阿婆老兩口要,要一點是一點。要不到的時候,就外出打零工,混個一天半日,僅夠解決自己溫飽。阿婆苦口婆心地勸小兒子振作,可他油鹽不進,完全不予理會。久而久之,阿婆也無話可說了。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1993年,阿婆的丈夫患了胰腺重疾。俗話說,病來如山倒。僅僅過了40天,阿婆的丈夫就病故了。雖然這些年,丈夫一直在外工作,兩個人聚少離多,家里家外都是阿婆一個人在操持。可丈夫畢竟是家里的主心骨。后來,兩個人都退休在家,老來有伴,也算晚年幸福。

只是世事如棋,禍福難料。年僅54歲的阿婆,因為丈夫的突然離去,成了空巢老人。此后幾年,阿婆借助于每個月1.2萬塊錢的退休工資,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同時,仍然幫大兒子照看孩子。小孩子精力旺盛,一天到晚,僅僅照顧他的吃喝拉撒,阿婆都忙得團團轉。等到孫子睡著之后,阿婆才會覺得累,但她卻甘之如飴。畢竟,親孫子命根子,在隔輩親的歡聲笑語中,家里不至于太冷清,阿婆也不會太寂寞。

等孫子到了上學年齡,阿婆又主動包攬了接送孫子上下學的活兒。很多家庭都是老人在接送小孩,送過孩子之后,順路的老姐妹、老哥們,會一起逛菜市場。等到時間差不多了,阿婆就回家做好飯,再接孫子放學吃飯。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慢慢地打發掉了,充實,也有盼頭。

在接送孩子的老人之中,有一位名叫何榮華的阿公。時間長了,阿婆和阿公逐漸產生感情。

可阿婆的兒女也不同意這樁婚事。他們不停地在阿婆耳邊嘮叨,再婚不過就是給阿公當免費的保姆;還猜測,阿公是貪圖阿婆的房子。可他們不知道,自始至終,阿公從來都沒有提起過這些事情。他只是純粹地以為,既然阿婆有房子,就沒有必要去外面租房住。

面對兒女們的態度,阿婆認為,他們一點都不體諒自己。她料想,將來肯定也指望不上他們給自己養老。阿公說,不管兒女們怎麼說,自己是鐵了心的,要和阿婆一起過余生。 因此,二老頂住壓力,結婚了。

但在此之后,阿公的兒女就跟阿公斷了往來。阿婆的兒女暫時沒有做得這麼絕,因此,阿婆仍舊幫著帶孫子。有了阿公的加入,阿婆看孩子,反而比之前輕省不少。 婚后的日子,可謂和和美美。可是,老天爺好像見不得阿婆過得幸福美滿一樣。

結婚才兩年多,阿婆的小兒子就開始作起妖來。

不知道是自己想通了,想要有一番作為;還是被周圍的人慫恿,期望一雪前恥。阿婆的小兒子準備做生意。可是,做生意需要本錢。這錢從哪里來?

在將近十年的失業時間里,得過且過的他自然沒有任何積蓄。想來想去,他打起阿婆房子的主意。

他回家跟母親商量,要阿婆賣房子給他湊本金。他完全沒有考慮過,兩位老人沒有房子之后,棲身何處。他只有一個念頭,這樣做,就有錢做生意了。說不定,還可以避免房子落到「外人」手中。可謂一舉兩得。

剛開始,阿婆自然不答應。他就天天來游說,軟硬兼施。外加胡攪蠻纏:當初你兒媳跑了,還不是嫌我沒本事。我現在就想讓她看看,我也是能賺大錢的人。現在就差本金了,你不賣房子,我哪里來的本錢。要是這次生意做不成,我后半輩子就毀了,還不如現在死了算了。

其實,阿婆并不知道這個生意能不能做,也不知道這個房子賣了,到底是好是壞。但是她知道,如果不賣,自己絕沒有清凈日子可過。看著自己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即便閉著眼睛,阿婆都能找到屋里任何一個物件。她的心底滿是依戀。最后,她還是下定決心將房子賣了。

賣房子所得的57萬塊錢,她全部給了小兒子。然而,小兒子的要求卻并沒有停止。 過了一段時間,他說這點錢還不夠,讓阿婆再幫忙借一些。

其實,小兒子是否真的在做生意,又做的什麼生意,阿婆并不清楚。只是,在親情的裹挾下,心軟的阿婆覺得,既然房子都賣了,也不在乎幫著借錢了。就這樣,阿婆要麼以自己的名義、要麼以擔保人的身份,前前后后,一共借來390萬給小兒子。

這,成了阿婆晚年生活中的噩夢。

2011年,突然傳來小兒子做生意破產的消息。

有人說,阿婆的小兒子破產后,身體出現了問題,失去了勞動能力;

有人說,阿婆的小兒子不僅破產了,還觸犯法律,判了十多年。

沒有人知道哪個消息真,哪個消息假。

借錢給阿婆的人聞風趕來,紛紛討債。

阿婆將棺材本都拿出來還了債,還將自己的工資卡交給追債的人。

卻也是杯水救薪、無濟于事。

有的追債者,看見阿婆住在街道小區的門衛室里,知道阿婆沒錢還,嘆著氣走了。

有的追債者,看見阿婆的住處連個廚房、衛生間都沒有,還借那麼多錢給兒子做生意,說她自不量力,罵罵咧咧地走了。

還有的追債者,覺得自己的錢打了水漂,咽不下這口氣,打翻阿婆的飯碗,將水倒在阿婆的床上,以解心頭之恨。

前所未有的屈辱,吞噬著阿婆的心。

因為當初賣掉房子,給小兒子湊錢;

大兒子和女兒都覺得母親太偏心,早就跟阿婆斷了聯系。

她和阿公無處可去,還是街道辦事處將小區內一個9平米的門衛室清理出來,讓他們暫時居住。

因為條件簡陋,就連水電都是從鄰居家里接出來的,可她并沒有埋怨小兒子。

他許諾讓她住上豪宅的話,她也就聽聽,并沒有當真。

畢竟,她已經70多歲,是個半截身子都埋進土里的人。

阿婆唯一的想法,便是清清靜靜地,過完余生。

誰知,就連這種低要求的日子,都讓人過不安生。

阿婆心里,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如果不是阿公一直陪在身邊,開解她、勸慰她,阿婆怕是會想不開,做了傻事。

以前,她或許還有養兒防老的想法。

可如今,她發現,靠孩子們,還不如靠自己和阿公。

心結一旦解開,阿婆開始考慮如何走出眼下的困境。

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禍是自己孩子闖的,錢是自己借的,孩子沒有能力還,自己也不還,就成老賴了。

阿婆做不出這種違背良心的事情來。

就像她說的:

人窮心不能黑。

想到自己一輩子在廚房里打轉,也不會其他的技術,阿婆決定賣油墩子賺錢還賬。

可事情哪兒有那麼順利呢?

首先是口味問題。

如果做的不好吃,客人即便來了第一次,也不會光顧第二次。

阿婆買來材料,在家里調制了很多次,終于做出令自己滿意的味道。

其次,沒有攤位。

最開始,阿婆搜羅來一個小推車,和其他攤主一起出攤。

因為她做出來的油墩子地道、好吃,搶了別人的生意,周圍的攤主言語間不免帶著嫉妒的情緒。

可了解到阿婆的經歷之后,大家紛紛表示理解,還給她介紹客戶。

然而,由于沒有經營執照,阿婆的攤子最后被沒收了。

阿婆將自己的難處向管理部門做了解釋,沒想到,管理部門竟然幫阿婆尋找賣油墩子的攤位。

有一位好心的餐飲店老板,將自己的店面隔出一個小間來,象征性地收取一點點出租費,讓給阿婆使用。

平時,阿婆做不了的重活,店老板也會幫忙搭把手。

可以說,這完全解決了阿婆的后顧之憂。

阿婆終于可以不再經受風吹日曬,安心地賣油墩子了。

每每提及這些,阿婆心里都充滿感激。

連帶著那些大老遠地,跑過來買油墩子的顧客,她也覺得是來幫她的。

為了表示感謝,十年來,她的油墩子只因原材料問題,漲過一次價,還只漲了一塊錢。

有顧客買完油墩子,還額外資助她2000塊錢,但她堅決不收。

她說,賬可以慢慢還,但不能昧著良心賺錢,也不能不勞而獲。

面對媒體,她也時常表示感謝,認為對方免費給自己做了宣傳。

為了能在有生之年早日還清欠債,無論是溫度高達38°的夏天,還是低到零下2°的冬天;

無論狂風怒吼,還是暴雨滂沱,阿婆都堅持每天出攤。

整整10年,阿婆沒買過一雙新襪子,身上穿的羊毛衫、裙子,都是好心人送的。

提及到此,阿婆不停地擦拭眼淚。

俗話說,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靠著每個月的積攢,阿婆賬本上的賬,一個一個被劃掉。

轉眼,已經是2020年,阿婆擺攤將近10年。

390萬的巨款,基本還清了,阿婆有望休息休息。可是,阿婆卻病倒了。

有一次,攤位前來了一個年輕的姑娘,說阿婆像她的奶奶,執意要到店里幫忙。

可是,在拌佐料的時候,姑娘根本顛不動裝餡料的盆。

然而,這種體力勞動,阿婆數十年如一日的,一干,就是十年。

更別說,她每天還要頂著高溫,站在油鍋邊6個小時左右,來炸油墩子。

阿公雖然有心,但因為比阿婆要大十來歲,體力還不如阿婆。

只能每天在阿婆旁邊打打下手,幫忙裝袋等。

在這種高強度的勞作下,阿婆的身體一直被病痛折磨著。

但她卻強忍著,靠著晚上回家后早點休息,來緩解身體上的疲憊和疼痛。

2021年3月的一天,阿婆收攤時,實在是動不了,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滑去。

余下的日子,阿婆基本上不是在去醫院的路上,就是在醫院住院治療。

2022年2月8日,噩耗傳來,阿婆沒有扛下去,最終還是走了,享年83歲。

找個清凈地方養老,去外面轉一轉,感受下第一次坐火車、坐飛機……

阿婆所有的愿望都成為泡影。

消息一出,網上哀悼聲一片:

可能債還清了,繃著的那股勁松了。

奶奶一路走好!

阿婆這是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地活了一撇一捺,人字好寫難活,阿婆好樣的。

誠信、善良、堅韌,阿婆身上的美好品格,在以后的日子里,仍將熠熠生輝。

親愛的朋友們,如果身為父母,兒女要你賣房子、借巨款供他們做生意,你會去做嗎?

如果身為兒女,你會通過讓父母賣房子、借巨款這樣的方式,籌集自己的創業本錢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