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富豪「的士招」,靠原配起家,臨終卻將10億遺產「全給第三者」,9個兒女均無繼承權,網嘆:好一個負心漢

前言

2004年,招友全突然去世。

葬禮結束后, 原配子女們拿出招友全親筆立下的遺囑準備分割財產。

可就在這時, 一個女人拿著另一份遺囑出現,

趾高氣昂地對著他們說:「 你們都回去吧,這些遺產你們一分錢也拿不到!」

黑戶遇上良妻

招友全于1949年出生在廣東佛山,20歲孤身一人偷渡到香港謀生。

由于是個黑戶,沒法找份像樣的工作,他只能暫時在碼頭扛大包;

雖然很辛苦,時常還會被無良老板克扣工錢,但好歹能混口飯吃。

他當然不甘做一個苦力,為了有更好的發展,

省吃儉用,攢下工錢,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機會用來掙大錢。

沒多久,他用攢下來的錢首先找了間便宜的出租屋居住。

在他所住的屋子對門,居住著一個名叫王美英的女孩。

因為一次招友全順手幫她搬重物上樓,兩人搭上了話,之后常常在一起聊天。

王美英年幼喪母,從小與父親相依為命。

她的父親在香港闖蕩多年,一直以開的士為生,

她長大后,父親托關系在工廠里給她找了份工作。

得知招友全是黑戶,找不到其他工作,王美英做擔保介紹他進廠。

1970年,成功進廠后,招友全為了得到認可,工作得很是賣力。

這件事以后,招友全和王美英的關系更進一步,

他欣賞她熱心善良的質量,她欣賞他吃苦耐勞的精神,

兩人漸漸互生情愫,于1973年結婚。

婚后,夫妻倆辭去工廠的工作,用多年攢下來的積蓄在銅鑼灣開了一家小吃店。

小吃來自招友全家鄉的傳統美食,由于口感獨特,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顧客,

店里每天都是滿座、排長隊,讓小兩口忙得連上廁所的功夫都沒有。

雖然很辛苦,但兩人很快便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沒多久,王美英也為招友全生下了第一個孩子,讓他離憧憬的生活又進了一步。

就這樣,日子安穩地過去九年,

直到一件事的發生,徹底改變了招友全的人生軌跡。

妻子岳父幫襯,扛包工變富豪

1982年的一天,招友全的岳父跑出租回來,

從進門開始便一直拉著臉,唉聲嘆氣。

招友全關心地問道: 「爸,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岳父嘆了口氣道: 「我們公司欠了銀行的錢,一直還不上,

現在是最后期限,公司打算拍賣一部分的士牌照來還貸款。」

賣牌照就意味著連司機帶車要一起轉入買方名下,

新的老板可能會在司機上裁員重招,

而岳父年紀已經不小,一定會被列入裁員名單。

聽了,招友全兩眼不由一亮。

他此時的注意力并不在岳父會不會被炒魷魚上,

而是對的士牌照價值感到驚奇,他第一次知道這還能賣錢。

繼而,他又想到,如今香港的發展越來越好,人口越來越密集,

對出租車的需求量也越來越高,的士行業自然也會往上走。

如果他在的士牌照上做投資,那是不是能狠撈一筆?

接下來,他連續幾天做市場考察,

最終篤定的士牌照的發展前景是無可限量的。

回到家,他立即同妻子和岳父說出他的想法。

聽完他對這項投資的分析后,他們都被說服,毫不猶豫地拿出錢來支持他。

到了的士公司拋售牌照的那天,招友全拿出家里所有的積蓄,

帶著岳父來到競拍地點, 成功拍下19個牌照。

擁有19個牌照,就等同于擁有19輛的士,

和原駕駛司機重新簽約后,招友全成為了的士行的一個小老板。

事實證明,招友全的目光是長遠而獨到的。

短短一年時間,他不但收回了投資成本,還獲得不少利潤。

嘗到甜頭,他又加大力度把錢都投資到的士牌照上,

不到十年時間,他手上擁有七百多張的士牌照,成為名號響當當的「的士招」。

按照當時的價格,這些牌照總值高達4億港幣,當中的利潤可想而知。

二十幾年時間,招友全從一個扛貨工變成了億萬富豪;

當然,造就他的除了自己的能力外,也少不了妻子和岳父的幫襯和支持。

雖然這些錢夠他們一家吃上幾輩子,

他并沒有因此而停下賺錢的腳步,

隨后又投資房地產,賺了個盆滿缽滿。

鈔票一把一把地來,孩子也是一個接一個地生。

如今王美英已經為招友全生下5女4子,一度讓他樂得開懷。

畢竟香港人都認為多子必多福,子孫滿堂便是福滿堂。

在外人看來,招友全此時已經應有盡有,人生是成功圓滿的。

而身為成功人士背后的賢內助,王美英并沒有因為成為闊房而放縱自己,

而是選擇繼續做個賢妻良母,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家庭之中。

也正因如此,才讓招友全成為了人身和財富皆自由的已婚男人,

同時也給了其他女人鉆空子的機會。

一個女人的到來,引發家庭紛爭

平時除了受邀參加各大宴會,招友全還經常出入娛樂場所。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在制衣廠做縫紉工的阿英。

阿英年輕漂亮,能說會道,

迅速贏得了他的好感,發展為情人關系。

雖然阿英知道招友全有妻有兒,

但她又怎麼可能會放過這條好不容易上鉤的「大魚」呢?

往后的日子,招友全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王美英也從未起過疑心,

因為無論他找什麼樣的理由,她都選擇相信他。

一天,阿英提出想到招友全家里看看他的太太長什麼樣。

起初招友全不同意,但實在招架不住她的撒嬌討好, 還是帶著她回了家。

兩個女人一見面,招友全便向王美英解釋道:

「這是公司的會計,跟我回來拿公司資料。」

阿英一邊打量著王美英,一邊禮貌地向她打招呼。

王美英并沒有多疑,也熱情地招待了她。

也許是覺得這個原配老實易處,此后阿英愈發地大膽,

上門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每次的理由都是來拿做賬的資料。

王美英再沒心眼,此刻也起了疑心, 開始留意起這個會計。

這天,她雇了輛車到丈夫公司樓下的停車場蹲守,

在丈夫和阿英一同駕車離開后,讓司機緊跟其后。

車子停在了一個公寓小區里,兩人下車后便手牽手,

有說有笑地走進電梯,這讓王美英頓時傻了眼。

為了弄清事實,她向公寓保安打聽兩人的消息。

保安告訴她, 這是一對夫妻,男人十分寵愛妻子,

在這買了套房,登記的是妻子的名字,已經住了快一年了。

王美英的心瞬間涼到了極點,她從沒想過丈夫會背叛自己。

幾十年的夫妻感情,同甘共苦度過最艱難的歲月,

最后竟抵不過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小會計,讓她一時間傷心欲絕。

可思前想后,她還是擔心捅破這件事后,

會讓她辛苦經營了一輩子的家支離破碎,也怕毀了丈夫的名聲,

更怕孩子們傷心, 最終還是選擇獨自承受。

然而紙是包不住火的,最終還是被子女們發現了。

大兒子招文虎年輕氣盛,見母親受到這樣的委屈哪里坐得住,

二話不說便找到阿英的公寓,劈頭蓋臉地責罵她一頓。

事后,阿英梨花帶雨地向招友全哭訴道:

「你兒子今天來找我了,罵得很難聽,羞辱我就算了,

還動手打我,還警告我如果不離開你就找人來搞死我們兩個。」

聽說兒子這般無法無天,招友全頓時火冒三丈,

帶著阿英回家質問大兒子,并要求大兒子認錯道歉。

招文虎十分氣憤,明明是他們的錯,

卻要自己低頭, 于是口無遮攔地斥責起兩人不正當的作為。

大兒子的出言不遜讓招友全惱羞成怒,

狠狠地扇了大兒子兩巴掌, 揚言要與大兒子斷絕父子關系。

見丈夫如此護著情人,王美英雖然傷心,

但還是不希望他們父子反目成仇,

于是百般阻攔勸說,才讓這件事得以平息。

只是從那以后,招友全和子女們的關系徹底出現裂痕,

從他們嘴里喊出來的「爸爸」都不再像過去那樣親切。

不過,在這些子女當中,

招友全最寵愛大女兒招文鳳,

所以父女倆的關系一直都很好。

一次,聽見年紀最小的五妹又在說父親的壞話,

大女兒立即跑到父親面前告狀,讓招友全頓時暴跳如雷。

他責怪妻子沒有教育好子女,故意挑撥離間,子女才會對自己如此不尊重。

王美英十分冤枉,可無論怎麼解釋,他都不愿相信。

不堪忍受終失婚

1989年,夫妻倆因感情不合正式分居,王美英搬離愛都大廈。

阿英也在這時開始嫌棄公寓太小,向招友全提出住進愛都大廈與他同居。

把阿英接回家后,招友全正式給阿英一個二房的名分,

成日與她出雙入對,半年后還生下一個兒子。

1991年,心如死灰的王美英正式與招友全失婚。

她把所有子女都留給招友全撫養,并且不要求分割財產,

只希望招友全能照顧好子女們,自己則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回到廣東老家。

原配走后,二房阿英正式成為招家的女主人。

不同于王美英的刻板,阿英更懂得如何討好招友全。

她知道僅僅一個女人是無法滿足一個男人的,

于是大方地把自己的閨蜜和鄰居都送進招友全懷里,

并成功登上了三房、四房的席位。

這樣的做法不僅沒有把招友全對她的愛分走,反而讓他更加信任、偏愛她。

之后,招友全又在外面找了五房、六房, 五個太太相繼給他生下多子女。

不過這些孩子并沒有和原配子女擠在一個屋檐下,

他們有的在香港公屋居住,有的則在內地居住。

即便如此,王美英開始感覺到危機。

原先她不爭家產,是因為覺得這些財產遲早都是她子女們的,

沒想到招友全會再生孩子,而且越生越多,

以后要是分起遺產,她的子女指不定一分錢也拿不到。

于是,她趕回香港,約招友全單獨談話,

希望他能夠立下一份遺囑,以免將來分遺產時出現紛爭。

招友全同意后,已成年的大兒子和大子女作為子女代表,

與父親商議遺產分割問題,他們不要求多分,只要平均就行。

1997年,招友全親筆寫下遺囑,將財產分為19份,

分予各房的14名子女(當時還有5個子女未出世),

5個兒子各得兩份,9個女兒各得一份。

直到遺囑得到公證,王美英放心地與子女道別,再次離開香港。

所有人都以為該遺產的分割已是板上釘釘的事,

但接下來的幾年所發生的事,改變了一切。

自從三房住進愛都大廈后,只要招友全不在家,她便開始作威作福,

成日對原配子女冷嘲熱諷,而這些都得到了二房的默許。

2000年中秋節前夕,王美英回到香港與子女過節。

她剛進招家的門,三房便對她冷嘲熱諷道:

「你早就和這個家沒有瓜葛了,還回來做什麼,來做七房嗎?」

此前便聽子女抱怨受盡了這個三房的欺負,心里對她早已積怨,

一聽她如此羞辱自己, 王美英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三房哪里咽的下這口氣,立即打電話報警,而招友全也聞訊趕了回來。

畢竟與原配有十幾年的感情,招友全不希望把事情鬧大,

于是以家務事為由送走了警察,也斥責了挑事的三房一頓。

王美英原以為自己在招友全心中還是有一定分量的,可他轉身卻對她說:

「以后你來看孩子之前先給我打聲招呼,我來安排,否則不要怪我不歡迎。」

聽了這話,王美英十分氣憤, 發誓不會再踏入這里半步便摔門離開。

這件事過后,原配子女對三房的積怨更深了,

三不五時的就會在招友全不在家時與她起爭執。

兒病父母亡,遺產之爭大爆發

2003年,招文虎與三房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劇烈爭吵,

回到家的招友全正好撞見,卻不分青紅皂白幫著三房說話。

這件事給招文虎的心理帶來了巨大沖擊,他的精神開始出現問題,

一度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到了自殘的程度。

更可怕的是,誰來阻止他,他就傷害誰。

沒有辦法, 最后招友全只得把他送進了精神病院治療。

得知消息后,王美英瀕臨崩潰、愧疚難當。

是自己的一步步退讓,才讓她的子女們受盡那些小三小四的欺負;

而大兒子一直都向著自己,更是成為她們的眼中釘,

最后才會落得這樣一個悲慘的下場。

她悔不當初,卻為時已晚,只有深陷痛苦無法自拔。

最終,萬念俱灰的她選擇在廣東的家中燒炭自盡。

王美英死后,她的子女也徹底恨透了招友全和他的小妾們,成日在家中大吵大鬧。

招友全心里對王美英十分愧疚,并沒有過多指責原配子女,

選擇遠離家中的紛擾,全身心投入在賺錢這件事上。

當年正是非典禍亂的時期,香港房價暴跌,

招友全借機花下大手筆,一次性收購9個物業,

靜待疫情過后,樓市回暖。

雖然他的事業步步高升,可他的身體機能卻逐漸下降。

早前他便被查出糖尿病和心腦血管疾病,一直在吃藥治療,

但因為家中的紛擾和事業的操勞,他的病情日漸加重,還患上了焦慮癥。

2004年12月24日大早,保潔照例前來打掃衛生,發現招友全死在房中。

事后調查招友全死于急性心梗,當時無人在家,原配子女也早已搬離。

至此,香港家戶喻曉的富豪「的士招」孤獨隕落,年終55歲。

第一時間收到招友全的死訊,他的子女和太太們都迅速趕了回來。

目的除了給他處理后事,也為了分割他的遺產。

當時,他的遺產包括700多張的士牌照,

33處樓盤物業,以及股票、外匯等,核算總額高達10億以上。

2005年,處理完招友全的后事,他的原配子女聚集愛都大廈,

準備就他當年親自寫下的遺囑來分配遺產,

希望盡快拿到錢,然后與那些小妾們不再有任何交集。

好不容易等到對方出現,他們卻迎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只見二房阿英帶著律師進門,將一張文書放在他們面前,

趾高氣揚地對他們說: 「你們都回去吧,這些遺產你們一分錢也拿不到!」

他們一頭霧水,急忙拿起文書細看,

才知道這是父親招友全在2003年立下的遺囑。

上面清楚地寫著: 「本人去世后,所有遺產贈予二房阿英,

如果阿英離世,所有財產由阿英之子招文豪繼承。」

并附加一條「原配的子女無權繼承」。

看到這些文字,原配子女十分詫異,

早在1997年,父親便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遺囑,

將所有遺產平分給所有子女,怎麼會在重病之時突然作出更改?

而且就算要改,父親怎麼會不通知他們一聲?

他們懷疑這份遺囑是假的,將阿英告上法庭。

經過調查驗證,阿英手里的遺囑是真的。

但原配子女卻表示,在立這份遺囑當時,

父親招友全病重,正在大量用藥,精神不佳,

有可能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人引導另立遺囑。

對于這些質疑,阿英都出示了有效證據證明,

在當時,有醫生證明招友全精神狀態正常,

同時也有律師在場見證他當場撕毀了1997年的遺囑,另立遺囑。

而他廢除舊遺囑的原因是因為原配子女平時對他極其不尊重,

在他病重時也從未回來看望過,讓他十分失望。

但原配子女卻指出,無論是律師還是醫生,

都是阿英的關系人,所作證明不具備有效性。

見雙方爭執不下,法院建議雙方能個用調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阿英率先表示,自己可以做出讓步, 在獲得全部遺產后,

可根據原配子女的個人情況,給予他們相應的照顧。

原配子女當然不會同意,勢必要把應得的遺產拿回來。

就這樣,他們不斷尋找新的證人證據,不斷上訴。

直到2012年,香港高等法院最初最終判決,

宣判招友全的遺產依照2003年的遺囑分配,由阿英一人獲得全部財產。

此外,作為敗訴方,招友全的原配子女需要承擔這些年和阿英打官司的訴訟費。

據了解,這筆訴訟費高達4千多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