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5歲男子吃垃圾,裝智障!把自己以2千塊賣進黑磚窯,經歷非人待遇,卻成為了「別人一生的光」

遊蕩于火車站的一名智障人士,已經連續半個月沒有洗澡了,撿垃圾,吃煙頭,搶食地攤上吃剩的涼皮,最終「如願」以2000元新臺幣的價格被賣到黑窯廠幹活。

期間多次被群毆,最後趁喝水之機上演逃亡,他究竟是誰?微觀人物故事,立志激勵最為上進的責任青年。本期小編帶您一起了解這位赤膽英雄。

成長履歷

崔松旺,出生于1986年,崔松旺自小爸爸媽媽便出門打工了,年幼的他跟著爺爺一起生活。

在鄉下,這個小男孩度過了快樂的童年時光,時常跟著小夥伴們一起捉泥鰍,泥巴糊得滿身都是,臉上也笑開了花,有時候他還會跟著爺爺去集市上看騾子。

步入中學,不少孩子進入叛逆期,可小崔一改往日的貪玩,開始努力學習,還在放假期間去磚廠打了暑假工,老闆看他年紀還小,就不讓他幹那些重活,拿著一磚一磚換來的工錢,這個小夥子覺得無限滿足。

2003年,成績優秀的崔同學考入了新聞與法學學院,勤學好問的他于2007年成功拿得法學和新聞雙學位,順利畢業。同年進入電視臺都市頻道,成為了一名記者。

關注黑窯事件

正是這一年,「黑磚窯」曝光,作為新聞系畢業的崔記者,對這種報導非常敏感。

通過多方搜集資料,崔松旺了解到,黑磚窯雇傭的不是普通工人,而是專門拐騙那些殘障人士,利用不正當手段逼迫他們幹活。

2011年,崔松旺25歲,因曝光過假牛肉和病豬案件,升職為電視臺的首席記者,不過低調的小崔並沒有因此而驕傲自滿。

他認為,向觀眾傳達真實事件是他的責任。同年7月,崔松旺接到了一通求助電話,那是一名從黑磚廠逃脫的受傷工人打來的。

這名工人訴說了黑磚廠的種種惡行,並請求電視臺能將那些黑磚廠徹底曝光,解救那些還在受難的同胞。

此後電視臺又多次接到群眾的舉報電話,都是從黑磚窯跑出來的可憐人。對于這個前期投入時間長,危險係數極高的報導,台裡幾乎找不到人可以接手。

正義十足的崔松旺向台裡申請,自己可以接手這一事件的報導,領導對于這個年輕小將十分器重,勸他再想想,不要逞能,崔松旺立即告訴領導,自己已經想好了。

來到受害人飛飛家,白父講訴了兒子悲慘的遭遇和傷情。飛飛患有先天性的智力障礙,是在去年跟隨父親打工時忽然失蹤的。

儘管全家人四處尋找,可還是沒有一點線索,就這樣找了一年,本以為再也見不到孩子的一家人,突然在家門後發現了嚎嚎大哭的飛飛。

走近兒子,才發現他的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右耳幾乎已經*掉了,腳趾骨也骨折了,頭上還有五公分左右的腫塊,白家人緊急將飛飛送去了醫院,才得以撿回一條命。這傷究竟是怎麼來的?

因為兒子的智力不全,家人問了很長時間,才拼湊出了一些線索:有兩個人脅迫飛飛上了他們的車,後來被賣去了一個黑磚廠做苦工,他身上的傷,全是那裡的監工動手留下的。這個孩子拿著一塊紅磚頭,示意就是用這塊紅磚*的。

還沒等崔松旺整理完手頭上的資料,另一名受害者也找上門來,也是剛從黑磚窯偷跑出來的,相比于飛飛,袁浩傑的表達更加清楚一些。

原來,他是在五年前打工時被人騙到黑磚窯的,到了那裡,不僅沒有一分錢,還要從早到晚地幹活,吃不飽飯,還要挨揍,甚至會拿鋼筋往他的脊背上*。

他還告訴崔記者,黑磚窯裡大多都是有智力障礙的人,有老人,也有孩子。聽完講述,崔松旺心裡一沉,更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將那些磚廠的黑幕公之于眾。

他和同事根據他們提供的線索,最終鎖定了幾個疑似黑磚廠老巢的地方,但由于沒有證據,就算報警也無法將那些壞人繩之以法。

窯廠探真相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崔松旺決定以身試險,起初他假扮成買磚的商人,但磚窯廠戒備森嚴,院子周圍有許多狼狗和人放風,還沒靠近大門就被保安轟走了。

這讓崔松旺堅信,裡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後來他又想到一個法子,偽裝成逃犯,試圖進入敵人內部。他可憐兮兮地上前要飯,磚窯的老闆上下打量了一番,端出了一碗又腥又臭的麵條遞給他。

強忍著不適,崔松旺大快朵頤起來,為了不讓老闆懷疑,他伸出手說,還沒吃飽,能不能再來一碗?但這次他依然沒能成功,吃完面後,老闆趕他快點走。

嘗試了各種辦法都沒能混進敵營,崔松旺決定破釜沉舟,自己假扮成智障人士,引「魚兒」上鉤。2011年8月14日,一個身穿破衣服,蓬頭垢面的小夥出現在駐馬店火車站的廣場。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正常一點,他開從地上撿垃圾吃,到處翻垃圾桶,就這樣流浪了幾天,一個瘦高的男人過來搭話,問他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崔松旺假裝聽不懂的樣子憨憨笑了,那人又問,要不要送他回家,崔松旺把頭搖成了撥浪鼓說,不回家,不回家,疼。

那人便離開了,本以為這次計畫也會像之前那樣以失敗告終,可誰知,過來幾天,那位男子再次出現在他周圍的一個涼皮攤上,一直觀察著「智障」小崔。

見此,崔松旺不顧一切沖向了涼皮攤,用手抓起別人吃剩的涼皮往嘴裡塞,吃得津津有味,「魚兒」似乎已經在心裡認定他就是一個傻子,于是再次跟他搭話,說帶他去一個好地方。

幾番周折,崔記者終于來到了這個神秘的磚廠。車剛停下,他就被一個力大無窮的男人扯了下來,摔倒在地上,頭暈目眩。

磚廠老闆讓他跑了幾個圈,順便搬幾塊磚,崔松旺傻傻地笑著,一一照做,老闆見狀,便以2000元買下了他。

此後,他開始在這個磚廠打工,只要稍有懈怠,工廠監工的鞭子抽到小崔的身上,鮮血浸透了他破舊的衣服,對方也不甘休,狠狠抽著,這一切都被他鞋底的微型攝像頭拍攝了下來。

吃不飽飯,睡不好覺,還需要高強度地工作,崔松旺比剛來的時候瘦了20斤,有空閒時,崔松旺會悄悄和周圍的老人聊天。

為了避免懷疑,他先是說著不著邊的話,在交談中他得知,這裡面大部分是智障人士,有些老人是比較正常的。

看著小黑屋裡左一個右一個躺在地上睡覺的眾人,呼嚕聲、汗臭味、垃圾味充斥著整個房間,崔松旺的鼻子有些酸,決心要把他們救出去。

夜深的時候,他藉口說要去上廁所,看守的人才將門打開,那人說抓緊時間,別走遠了。也許是太困了,並沒有跟著他,一個傻子,諒他也跑不了。

崔松旺使出最大的勁翻出牆逃跑,偏僻的農村連個路燈也沒有,匆忙之下他摔了好幾個跟頭,但還是不敢停下來,只想著一直往前跑,模糊間他聽見身後大狼狗的叫聲,似乎他們發現了。

心裡擔心再被抓回去,崔松旺不小心踩到一塊石頭,崴了腳,沒有辦法,他一瘸一拐淌過旁邊的小河,趴在玉米地裡。

腳步聲越來越近,崔松旺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這是他這輩子最緊張的時刻,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些人似乎走遠了,他將鞋子脫下,小心翼翼地取出裡面的通訊設備,和同事聯繫。

員警將黑磚窯連根拔起,30名被困的奴工脫離了苦海,崔松旺被譽為「平民英雄」。

如今的崔松旺成為了電視臺製作人,提起當年,他淡淡地說,自己只是做了一件記者應該做的事情。以身入虎口,讓我們給這位真英雄、真漢子點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