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父親意外離世,母親又出走,12歲女童獨自帶弟弟一起去10公里外上學,被稱為「媽姐」

12歲,本應該是快樂、單純、無憂無慮的年紀,12歲,本應該享受美好童年,備受家人寵愛的年齡。而湖南郴州桂東縣漚江鎮上東村水源洞組12歲女孩李青不但在家能做一手好家務,還單獨帶著6歲的弟弟去10公里外的寒口學校上學(寄宿),把學習生活安排得緊緊有條,成了師生和村民眼裡欽佩的「媽姐」。

李青(右)輔導弟弟李文拮(左)做功課。

李青說:「爺爺奶奶老了,本早該休息了,卻不時上山砍柴、下地種菜。弟弟也到了上學的年齡,不能老在家裡玩鬧了,帶好弟弟是我的責任。」

超齡的談吐雖在老師和同學眼裡習以為常,但仍讓人倍感驚訝。是什麼讓李青姐代母職,幼小的軀體裡裝著如此成熟的靈魂?

李青姐弟家裡僅剩80歲的爺爺李楚南和78歲的奶奶劉榮秀。李青的父親李啟根是普通農民,是家裡的頂樑柱,可在2019年夏天因意外不幸去世。母親胡喜龍是腦癱患者,智力低于常人,于前兩年離家出走,至今未歸。

李青(右二)李文拮(左二)在家裡折衣服,奶奶、爺爺在家裡忙碌。

家庭的不幸造成了李青的早熟、懂事。在家時,她上山采草藥、下地種菜、為弟弟洗衣做飯樣樣在行。

因家住偏遠,李青自讀小學一年級起便寄宿在寒口學校。農村寄宿學校條件差,像李青那樣從入學起便寄宿的孩子很少。

每天在學校就寢,李青(左)睡在外面,防止弟弟李文拮(右)掉下床。

寒口中心幼稚園是一所全日制公立幼稚園,非寄宿制幼稚園,按規定需家長每天接送幼兒入出園。去年,李青為了讓父親專心幹農活,便多次向父親和學校申請讓弟弟去幼稚園寄宿,自己來照顧他。校長方水松最終破例允許弟弟李文拮跟著姐姐同鋪寄宿在小學部。

李青(中)接弟弟李文拮(左一)從幼稚園放學。

帶著弟弟寄宿一年來,李青的身邊多了一個小跟班,她也成了老師和同學們名副其實的「媽姐」。早上6點半起床,李青在麻利洗漱後,搖醒睡眼惺忪的弟弟,督促他穿衣洗漱,帶著弟弟晨練。在食堂吃完早餐後,送弟弟到隔壁的幼稚園上課。下午的課間,李青接回弟弟,安排他在校內自由玩耍或跟在教室後面,自己繼續上課。小學部放學後,姐弟倆開始課外活動,晚餐後一起上晚自習。晚上八點半,李青帶著弟弟回宿舍就寢。

李青(左)李文拮(右)姐弟倆在學校食堂就餐。

一年來,老師和同學們給予了不少幫助。弟弟剛入園時因生疏哭鬧著找姐姐,時任班主任扶豔廷會特批正在上課的李青前去幼稚園安撫情緒。扶豔廷還特別關注姐弟倆健康狀況,房間裡常備著感冒藥和適合李青姐弟倆穿的衣服,一遇天氣變化拉來姐弟倆噓寒問暖,囑咐加減衣服。

姐姐李青的室友們和李文拮相處融洽。

與李青同宿舍的另外9名女孩友善地接納了小男孩的入住。「我們都是當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的人,大的照顧小的最正常不過了。要用熱水或上廁所,我們都優先小文傑。」同宿舍女孩鐘煒樂笑瞇瞇地說。

李青(右)李文拮(右二)姐弟倆刷牙。

姐弟獨立生活,李青有過尷尬場景:弟弟入園不久,把大便拉在褲襠裡,他不好意思告訴幼稚園老師,放學後才怯怯地告訴姐姐。李青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後來在老師和同學的幫助下,才順利解決了。

「小尷尬其實每天不斷。」李青有點羞澀,「光是跟著我上自習這件事,就得費一番腦筋。」為了不讓弟弟影響同學自習,李青專門為弟弟準備了幾本厚厚的命題本,每天自習課都為弟弟佈置加減計算、拼音漢字抄寫等作業。

弟弟李文拮與姐姐李青和同寢室的女孩們在一起。

在李青姐弟倆心裡,學校、家裡已是兩個交織不可分割的家,老師、同學和家人也是他們最親密的人。李青讀過「中國男孩」洪戰輝帶著妹妹去上學的故事。她認為,洪戰輝的小不點妹妹很幸福,因為遇到了一個負責任的哥哥。自己也會像洪戰輝那樣,憑自己能力把弟弟照顧好,堅持做一個對家庭負責、對社會感恩的人。

「帶好弟弟是我的責任,我是最合適的」。一直以來,她用行動踐行著這句最質樸的話,擔起了家庭責任,詮釋了骨肉親情,詮釋了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詮釋了什麼叫「別人家的姐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