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伙吃炸生蠔,突然淚流滿面跑派出所:找到了失散13年的父親

2016年年初,一個滿身疲憊的男人決定暫時離開云南,去別的城市繼續他尋找親人的旅程。

在出發前,他想去市場上買點吃的,畢竟火車上的食物不便宜。

經過一個攤位,他看到一個小販在賣炸生蠔,仿佛冥冥中注定,他突然對炸生蠔很感興趣,就上前買了一份。

剛拿到手里,他就迫不及待地吃了,他吃到嘴里嚼了幾口,突然熱淚盈眶。

路人們看到一個大男人手拿生蠔淚流滿面,感到有些詫異,老板見狀急忙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叫黎日生的男人緊緊抓住老板的雙臂,哽咽著問道: 「老板,這個是哪里的特產?麻煩您告訴我一下,這對我很重要。」

老板還沒回過神來,告訴他: 「這是廣東茂名那邊的小吃。我之前去過茂名,覺得這個很好吃,就學了過來。」

黎日生對老板連連道謝, 轉身三步并做兩步地趕到派出所。

這炸生蠔有多好吃,能夠讓一個人吃了淚流滿面?黎日生又為什麼要跑到派出所去?這背后有怎樣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平凡溫馨的家庭

黎日生的父親叫做黎勝雄。黎勝雄身形粗壯,但是只有1米6的身高,人長得也不出眾。

由于家庭條件比較差,家里的六七個姐妹都擠在一間不足90平的小屋里,黎勝雄年紀到了29歲仍然沒有娶親。

直到1994年,黎勝雄的父母見兒子都快30歲了還沒娶妻,著急得不行,央求媒婆幫忙牽牽線。

他們知道家里條件不好,黎勝雄長得也一般, 就說女方有點缺陷也沒問題。

過了一段時間,媒婆找到黎勝雄的父母,告訴他們找到一個叫做小娟的女孩,是隔壁村的;

其他的條件都沒什麼大問題,與黎勝雄家里條件差不多,只是存在精神障礙,所以一直未嫁。

兩家對于這場婚事都沒有異議,黎勝雄與小娟順理成章地結為了夫婦。

小娟的病是間歇性的,平時不發病的時候可以打理打理家務,但一旦發病會對人又打又罵。

雖然如此,黎勝雄毫不介意,把小娟照顧得很好,小娟正常時與黎勝雄很是恩愛。

很快,兩人愛情的結晶就順利誕生了。

黎勝雄看著懷里的孩子感到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也莫過于此了,他給兒子取名為黎日生,希望他像太陽光芒萬丈,一樣有明媚的人生。

黎勝雄對兒子很是疼愛,同時也希望能夠給家里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于是他想開一家小店。

想來想去,他決定就用從母親那「祖傳」的手藝開一家生蠔店。開業后,黎勝雄每天都勤勤懇懇、起早貪黑地工作。

由于他為人忠厚老實,店里價格實惠,手藝也不錯,店里的生意越來越好,一切似乎都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一天,黎勝雄到店里做生意前,按照慣例叮囑7歲的兒子: 「生生,你在家乖乖的,別玩得忘了你媽媽,別讓她跑出去啊。」

黎日生也很乖巧,答應道:「放心吧,我會乖乖在家看著媽媽的。」

黎勝雄到了店里,忙得不亦樂乎,招呼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食客,沒有意識到一個巨大的不幸正在降臨。

奇怪女人拐走母子

家里,黎日生把作業做完后,就到院子里和小孩子一起玩。

快到飯點的時候,正在等著吃飯的黎日生看到有人向自己家走來。黎日生見她們站在家門口,有些好奇地看著這兩個從未見過的阿姨。

兩個女人看到黎日生就問:「小朋友,都長這麼大了,你還認識我們嗎?我們是你爸爸的朋友啊,小時候還抱過你呢。」

黎日生信以為真,乖乖地向她們問好,還請她們到家里坐。

就這樣兩個「阿姨」來到黎日生家里,從包里拿出幾個玩具給他:「這是我們給你準備的玩具,你喜歡嗎?」

黎日生畢竟只是個7歲的孩子,看到玩具,非常開心,對她們產生了親近感。

兩個女人見黎日生和小娟還沒吃午飯,又下廚煮了一鍋面給他們吃。

就在小娟和黎日生吃得投入時,鄰居老張下班回家,看見他們家里坐著兩個陌生女人,就問:

「生生,這是你們家的親戚嗎?之前怎麼沒見過?」

兩個女人聽到這話好像有些緊張,笑著跟老張打招呼。

黎日生不明所以,跟老張解釋說:「張叔叔,她們是我爸的朋友。」

老張見黎日生跟她們好像很熟絡,也不好多管閑事,就轉身走了。

吃完午飯后,兩個女人對黎日生說:「孩子,我們很久沒有來過這邊了,想出去轉轉,你跟我們一起去吧,阿姨給你買好吃的。」

黎日生對于出去玩當然感興趣,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因為爸爸囑咐過他無論到哪里都要把媽媽帶上,他還把小娟一起帶上出了門。

走出黎日生家不遠處,兩個女人說她們的車停在一條路邊,坐車出門要方便一些,便把黎日生和小娟帶到一輛面包車跟前。

黎日生看到眼前的車,瞬間感覺有些不妙,他不太愿意上車, 剛想帶著媽媽離開,兩個女人二話不說把他們推上了車。

剛上車,黎日生就聽到一個男人說很是不滿地說了幾句話,大概是年紀太大了之類的。

黎日生頓時感到危險, 小娟聽了男人的話好像醒了過來,對黎日生說:「兒子快跑,快跑,快跑。」

黎日生聽到媽媽的話,馬上伸手去拉車門,但他和母親被兩個女人夾在中間,幾乎沒有逃脫的可能。女人按住黎日生,還打了他好幾個耳光。

黎日生拼命地掙扎,大呼救命,但車子很快地發動了,很快就離開了黎日生熟悉的小城。

車子一路疾馳,即將要到高速收費站時,停了下來,面包車前排兩個男人把小娟拖了下去。

小娟和黎日生手拉著手哭喊著不愿分開,但不敵他們人多,最終被拉開。

小娟被帶走后,載著黎日生的車子繼續行駛。黎日生傷心欲絕,一路上大聲哭喊著:「我要我媽,把我媽還給我!媽媽!我的媽媽!」

前排的男人聽得不耐煩:「給他喝點,吵死了!」

兩個女人按著黎日生,不知從哪拿出一罐水,強迫他喝了下去。黎日生喝完很快就睡著了,車里頓時恢復了安靜。

被賣到陌生地方

等黎日生醒來時,他已經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村莊里,原來幾個人販子把黎日生帶給了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姓葉,他和妻子婚后只有一個女兒,想要一個兒子卻求之不得,于是萌生了買兒子的想法,打聽到了這個門路。

黎日生對于這個陌生的地方非常抵觸,每天鎖在屋子里以淚洗面,不愿意吃飯。

他看到眼前的老葉夫婦感覺非常厭惡,都是他們害自己被賣到這來。

但老葉夫婦對于黎日生的抵觸并不是很在意,他們認為黎日生后面總會承認他們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老葉一家帶著黎日生從廣東朗鎮搬到了云浮,在云浮生活了10年。

說實話,老葉夫婦對于黎日生很好,無論有什麼好吃的都先給黎日生吃,女兒有沒有都無所謂。

連上學也是,他們四處籌錢把黎日生送到一個學費昂貴私立的小學,女兒只是在家附近一個普通小學。

很多時候,連鄰居都看不過去,勸老葉夫婦對女兒好一點,畢竟女兒才是親生的。

誰知老葉聽了勃然大怒: 你們懂什麼,女兒最后還不是要嫁出去,只有兒子才給你養老送終,只要對他好,他就跟我親兒子沒什麼兩樣!

黎日生見老葉夫婦對自己的好也是真的,一直鬧別扭也不是辦法,他決定先在這個家里好好生活,以后有機會、有能力了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在黎日生13歲那年的體育課上,他與一個男同學起了爭執,對方故意踩了黎日生一腳,黎日生忍者沒有還手,只是讓他道歉。

哪知道對方得寸進尺,蔑視地對黎日生說: 「道什麼歉?你不就是個沒爹娘的孩子嗎,誰給你道歉?」

黎日生聽了氣不過,這句話戳在了他的痛點上,他一拳打在對方的臉上,兩人扭打在一起。

后來老師前來把他們拉開,了解情況后黎日生被記過處分了。

尋親之路

男同學的話給黎日生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他不想再念書了,只想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老葉夫婦當然不同意,但黎日生去意已絕,他要到沿海地方去打工。

之所以去海邊,是因為在黎日生記憶里自己小時候就是經常去海邊玩,只是不知道自己家具體在哪里。

黎勝雄關店回到家里發現老婆和一個孩子不見蹤影,急得不知所措,他開著車到處尋找兩人的蹤影,在派出所報了警后多次去詢問最新進展。

黎日生是家里的第三個孩子,黎勝雄為了找到他和小娟,把另外的兩個孩子托付給自己岳父母照顧。

為了籌集尋找妻兒的費用,黎勝雄賣掉了店鋪,還把家里3間老房子全賣了,只留下一間。

黎勝雄向各地的親戚朋友求助,但凡聽到有一點信息就會親自過去打聽,但每次都失望而歸。

每次他坐火車去尋找妻兒后都會把火車票攢下來,到最后甚至積累了滿滿三大盒的火車票。

黎勝雄對于黎日生的想念之深,到達了許多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他的朋友跟他說:黎日生如果是被拐賣的話應該會去上學,說不定學校里面有黎日生的線索。

黎勝雄聽了就把茂名附近的100多所學校跑了個遍,到一個個班里面去找,甚至大喊:日生,我是爸爸,你到底在哪?

這種做法畢竟違背了學校的規章制度,他被趕出了學校,失望地在大街上游蕩,感到人生無望。

時間到了2015年,黎勝雄已經找過了每一個可能的地方,他的頭髮熬得花白,但妻子和兒子依舊不見蹤跡。

他之前賣房子的錢也花得差不多了,為了維持生計,他又干起了炸生蠔的工作。

在自己炸生蠔的小攤前,他總是回憶起兒子吃到他親手炸的生蠔后滿足的表情,忍不住悲從中來。

黎日生這邊也在盡力地尋找父親,他一邊打工,一邊想盡各種方法查找尋人啟事和發布走失信息。

在一個城市找得差不多了,他就會轉移到另外一個沿海的城市,因為他始終記得自己小時候生活在海邊,這是他唯一能夠掌握的線索。

他聽朋友說網絡上有專門幫助走失兒童的網站,他很激動地學習如何使用。

很快在上面發布了自己的信息,也經常瀏覽查找父親的蹤跡,但事與愿違,每次都無所獲。

苦尋13年迎來轉機

也許是上天憐憫這對父子,在2016年初事情出現了轉機,黎日生在離開云南文山的路上吃到了炸生蠔。

這個熟悉的味道讓他忍不住痛哭流涕,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苦苦尋找自己,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更不知道自己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與父親相見。

得到炸生蠔攤主的回答后,黎日生馬上到最近的派出所詢問情況,希望民警可以借助這條線索幫他查找更多的信息。

在茂名警方的調查幫助下,很快找到了一名叫「黎勝雄」的當地男子,這個男人曾經在10年前發布過尋親信息。

他們先通過電話聯系了「黎勝雄」,電話接通后,男人面對警方的詢問顯得一頭霧水。

他說, 我沒有尋什麼親啊,況且我沒有兒子,只有三個女兒。

聽到對方的答復,黎日生頓時感到很緊張,難道這麼難得的信息都不能幫助自己找回父親嗎,自己的希望又要再一次落空嗎?

得到否認的答復后,警方很快又撥打了另一個手機號碼,原來這個人也叫做「黎勝雄」。

電話剛撥通,對面就接了起來。警方問他是否在尋找自己的兒子,兒子叫什麼名字。

一一回答后,黎勝雄的雙手顫抖了起來,他好像看到了尋找兒子的路上的曙光。

電話里說畢竟不如見面來得實在。最終,在警方的安排下,黎勝雄終于和黎日生見面了,兩人相擁而泣,痛哭流涕,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后續DNA比對也證明,黎日生確實是黎勝雄的親兒子。

終于,這對父子找到了最寶貴的歸屬,13年前的罪惡在今天得以掙脫,他們的生活終于可以回歸常態。

黎日生告訴記者: 自己會與父親一起繼續尋找母親,但永遠不會原諒販賣人口的罪人。

雖然倆父子最終得以團圓,但人販子釀成的惡果給他們的人生造成了深刻的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抵制人口販賣,才能守護人們的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