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袖珍女孩」曬結婚照爆紅!32歲擁有10歲童顏 夫妻郎才女貌「婚後生活」卻讓人擔憂

一一没有二二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青春常駐,對我們普通人來說,是一句祝福。但是,對袖珍人來說,這可能是一個可怕的「噩夢」。

童顏不老,身材矮小,聲音稚嫩,這些都是袖珍人典型的特徵,他們彷彿真的做到青春常駐。但正是這些異于常人的特點,又讓袖珍人經常被人「圍觀」,承受著巨大的社會壓力。

有著成都「最美袖珍女」之稱的楊萍,走在路上,時時刻刻吸引著路人們的目光。儘管已經30多歲了,依舊保持著小孩子的身高和體態,纖細苗條;圓潤又粉嫩的臉蛋充滿了親和力;雙眼皮的大眼睛笑起來的時候,像一輪新月,潔白的小虎牙更顯得俏皮可愛。

如果妳以為楊萍有著可愛的容貌,就能獲得順風順水的人生,那就錯了。

作為袖珍人,不僅外表上與眾不同,在談婚論嫁,生兒育女的問題上,他們遇到的困難,也比普通人多得多。哪怕是有著成都「最美袖珍女」的楊萍,也要面對生活上的重重困難。那她的生活是否會苦盡甘來呢?

再也不長高的個子,讓她的童年充滿了自卑

「沒,原來在家我可自卑了。我不出門。」這是楊萍對以前的自己的評價。

某個節目上,主持人問楊萍,「妳以前不是這樣快樂開心的一個人嗎?」楊萍收起了甜美的笑容,面露難色,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時間回到1987年,楊萍出生于四川大邑縣裡一個小小的農村。作為獨生女,楊萍一直是父母的心肝寶貝,而且她長相可愛,更是讓人多了幾分喜歡。

但是,幸福快樂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多久,楊萍的媽媽發現她比村裡面的孩子都矮了一個頭,其他人安慰楊萍的媽媽,小女孩長得慢,到了青春期,自然就蹭蹭長個兒了。

但事情並沒有變好,直到後來,她被查出患有腦垂體生長激素分泌障礙的疾病。

這意味著:她只能會一直維持著這小孩子的身高和模樣。當同齡人都長高長大的時候,楊萍只能原地踏步。

那時候,村裡淘氣的孩子經常揪著楊萍,嘲笑她長得矮。

倔強的楊萍不服氣,就跟小孩們吵起來,但楊萍的反抗,更加激起了小孩們的壞心眼,更加大聲地嘲諷她:「小矮子、小矮子,妳不長個了!」這些傷人的話,往往會讓楊萍難過得趴在課室桌子上哭泣。

從上學開始,楊萍就一直只能坐在第一排,仰著頭聽老師講課。而且,隨著年級越來越高,課桌也高了,楊萍的下巴抵著書桌的邊緣,特別難受。

自卑的種子,也在一聲聲嘲笑中,在她心中扎了根。她時常會想:自己的命運怎麼就那麼慘,老天爺對我不公平,為什麼我不長了。

慢慢地,她的脾氣越來越大,但凡家裡人多說兩句話,楊萍十分不耐煩,後來,家裡人都不太敢和她說話了。

有時候實在太難受了,楊萍甚至會質問父母:「妳為什麼把我生成這樣?」一不高興,就把飯碗扔掉,然後自個兒生悶氣。

無奈的父母親也實在答不上來,只能默默流著淚,問老天爺,為什麼要折磨小楊萍?楊萍的媽媽回憶道:「我想起她(楊萍),我就流淚,心疼她太可憐太小了。」

儘管嘴上這樣埋怨父母,但楊萍心中還是很愛母親,不願意看到母親傷心的樣子。為此,她寧願不和母親一起外出逛街,就是怕有人問起「這是妳家孫女啊?」

「這是妳的小女麼女嗎?」這些無心的話,會深深地勾起楊萍母親的傷心,會讓楊萍媽媽覺得對不住楊萍。

成年之後,楊萍也做過好多不同的行業,包括五金店,蛋糕店,包裝公司等等。不過,最有意思的工作還得採茶。

與正常人彎著腰採茶不同,楊萍可以站直著採茶,特別方便,一天下來,別人已經腰酸背痛,楊萍還是和平時一樣。

但是,也因為楊萍長著一張標緻的娃娃臉,經常被人誤以為茶園請了童工,一來二去,楊萍也沒繼續做採茶的工作了。

童年時有著被欺負的經歷,成年後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那楊萍會不會一輩子躲在陰暗的角落裡,鬱鬱寡歡一輩子呢?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遇到袖珍小姐妹,讓她重試信心再出發

2012年,一個特殊的組合橫空出世,它叫三公主baby girl,組合的老大,就是曾經自卑又內斂的楊萍。

誰能想到,童年過得並不那麼快樂的她,在25歲的時候,能成為唱跳組合的一員,在電視機前,大方、自信地展現自己。

人生的轉折點,發生在2009年。那時,河南鄭州一家名叫《快樂精靈》的袖珍人藝術團,在網上發布了一則特別的招聘啟示:他們面向全國招聘袖珍人,要求性格開朗,喜歡歌舞等才藝表演,相貌端正,身材勻稱。最重要的是包食宿,還有不低于3000元(約1.34萬台幣)的底薪加提成。

這讓楊萍眼前一亮,招聘公告要求身高在1.3米以下,自己不就是這類袖珍人嗎?既然也沒有合適的工作了,不妨去鄭州試試吧。

就這樣,楊萍背上行囊,來到陌生的鄭州。在這裡,她才發現,原來這世界上,還有其他人長得跟自己是一樣的,原來自己不是唯一的長不高的人。

原先鬱結的心,慢慢被打開了。其實也不難理解,在2010年前後,網際網路世界並不像現在那麼發達,楊萍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不知道原來有其他同伴,也是正常的事。

後來,藝術團又來了兩個可愛的小姐妹,莎莎和云云,她們三人簡直一見如故,儘管不是同一個家庭,甚至來自不同的省份和城市,但是天各一方的他們卻有著相似的人生經歷。她們終于不在感到孤單和寂寞。

而且同為袖珍人,大家有了更多的共同話題,彷彿有著說不完的話,嘮不完的嗑兒,更重要的是,她們相互扶持,相互鼓勵,一同開啟一段非比尋常的人生。

除了相似的成長經歷,她們還有共同的愛好:唱歌和舞蹈,正是這份愛好,讓她們走在一起了。

為了更好地演出,她們參加了專業的舞蹈訓練。但是,那年她們都20齣頭了,為了練習一字馬,她們三個女孩子,每天一人抱著一捆捲紙,一邊練習一邊哭。

作為老大的萍萍,為了和妹妹們打氣,一邊壓著腿流淚,一邊喊:「爽!可爽了!」就是希望妹妹不要害怕壓一字馬。

大概經歷了兩個月的訓練,萍萍也順利地壓下一字馬,跨過了第一關。接著就是,下腰、壓腿、唱功練習,她們一起披荊斬棘,一起勇往直前。

半年多的嚴苛訓練,楊萍、莎莎和云云終于出師了,她們以當時很火的台灣女子組合—SHE為榜樣,翻唱她們的歌。

她們特別的外形和聲線,青春陽光的風格,一下子吸引了無數觀眾,迎來她們人生當中從未有過的雷鳴般的掌聲。

這一次次成功的演出,也讓她們更加堅信這句座右銘:只要我們不跪著,就永遠不會比別人矮。

袖珍人與袖珍人,喜結連理成為「小夫妻」

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事業上小有成就的楊萍,自然得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但是,身為袖珍人,要考慮的問題太多了。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她也坦言,正常的男性,和她這樣的袖珍人在一起,要承受的社會壓力、家庭壓力、父母親友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雖然身材矮小,但是楊萍的思想是很成熟的,她對感情的態度也很謹慎。直到後來,她遇到那個可以託付終身的、同為袖珍人的男友—葛存苗。

葛存苗比楊萍小三歲,雖然個子不如正常男性,但也比楊萍高了一個頭,在袖珍人裡面不算特別矮了。

而葛存苗和楊萍的戀愛,還是隊友莎莎做紅娘牽起的。當時,楊萍她們還在藝術團里練習和演出,葛存苗作為袖珍人朋友,也經常去她們的團裡面轉悠轉悠,其實就是為了慢慢接近楊萍,想和楊萍認識。

葛存苗也長得好看,個子在袖珍人朋友裡頭不算矮,皮膚白皙中透著粉,只要不吱聲,很多人都猜不出他是男孩還是女孩,清秀得像個瓷娃娃。

楊萍也生得標緻,兩人站在一塊兒,就像一對福娃,十分般配。

可是,楊萍是個內斂的女孩,就算喜歡葛存苗,也不主動開口。葛存苗又是個純爺們,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直男」,不懂得怎麼表達心中的愛意。就這樣,兩個悶葫蘆都不捅破這層紙窗戶,旁人看著都著急了。

于是,莎莎給葛存苗支招,告訴他,我們三個表演結束之後,幾號幾點到機場,妳到機場來接我們,莎莎還貼心地提醒他,記得帶那個東西啊。

結果她們一下飛機,就看到葛存苗抱著一大束玫瑰花,等著她們,楊萍直接就愣在原地了。莎莎看到時機成熟,馬上拖著云云走,識趣地給兩個人留著約會的時間。

但是,木訥的葛存苗抱著花,也不曉得怎麼做,該說什麼好。莎莎又著急地說:「妳沒啥表示嗎?」

葛存苗就撲通一聲,單膝下跪,楊萍也心領神會,這男孩是向自己表白了呀。雖然她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兩個人的感情漸漸升溫,朝夕相處間,也認定了對方就是對的人。也把對方帶回家,見自己的父母,而雙方的家長也很認可。

但是,結婚這事情,並沒有立刻就辦,而是經過了7年的愛情長跑,終于在2019年的3月,他們舉辦了夢想中的婚禮。在短視訊平台上,楊萍從成都「最美袖珍女」變成了成都「最美袖珍新娘」了。

那天她穿著潔白的婚紗,手捧著嬌艷的鮮花,映襯著她可愛的臉龐,儘管已經32歲了,但是時光彷彿並沒有在她的臉龐上,留下痕跡,新婚之日的她,就像當年剛剛出道一樣,笑意盈盈,朝氣蓬勃。

而丈夫葛存苗也打著精神的紅色領帶,喜氣洋洋地接新娘,終于把相處多年的女朋友娶回家。

當時,他接受採訪的時候,笑稱彩禮準備給一萬一,原因是楊萍是他萬里挑一的心上人。如今,他們確實相依相伴多年,終于結為夫妻。

婚後,他們繼續經營著短視訊創作,並藉此繼續打開自己的知名度,讓更多人認識他們這對可愛的袖珍小小夫妻,在簡介裡面,他們是這樣寫的:在這裡讓我們不平凡的小夫妻展示自己平凡的生活。儘管生活大部分都如同白開水一樣,但也透著幸福的滋味。

後來,他們在楊萍的故鄉—成都大邑縣的電商孵化園,開辦起自己的公司。

他們既是視訊創作者,又是帶貨直播,平時還得一起負責打包發貨,葛存苗有時還要化身搬運工。一件件發往天南地北的貨物,支撐起他們的夢想和他們的家。

時至今日,他們還在堅持著這份工作,帶貨的商品種類也各式各樣,從日用品到水果,當然還有楊萍最擅長的穿搭,現在的她依舊可愛俏皮,而且衣品越來越好,獲得了很多網友的稱讚。從短視訊里看得出,他們的生活正在變得越來越好了。

對現在的他們來說,經濟條件是越來越好,但生兒育女的健康條件卻未必達標。這也是他們婚後,讓人最擔憂的大問題。

楊萍和葛存苗同為袖珍人,而袖珍人的特質是否會遺傳給下一代?另外,楊萍父母是正常的身高,但楊萍偏偏是個袖珍人,這個問題也困擾了楊萍很多年的問題。

同時,楊萍年紀不小了,今年已經35歲,作為袖珍人,懷孕生孩子,還是有一定的風險。

所以,要不要孩子,什麼時候才要孩子,種種現實情況,都是他們要認真考慮的。畢竟作為袖珍人生活的困難之處,楊萍和葛存苗都非常明白,所以無論要還是不要,對他們都說都非常困難。

所幸,現代醫術發達,有很多問題可以在懷孕之前就做好檢測,在源頭上減少問題的發生。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一定會一個圓滿的答案。

人生並不一定都是一帆風順,但走過了那麼多彎路,也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一片坦途。

像楊萍,就算個子很難再長高,但也擋不住她對生命的熱愛;就算生活中困難重重,但她依舊有勇氣,和丈夫一起勇往直前,為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奮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