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斷臂女孩」雷慶瑤:用雙腳寫毛筆字,自學游泳拿到冠軍,今成知名企業家熱衷慈善。直言「我來人間,不是為了湊數」

2012年4月22日,江蘇衛視《非誠勿擾》來了一位特殊的女嘉賓。

特殊到主持人孟非沒有按照習慣從電梯中朝觀眾揮手走出,而是直接站在了這位女嘉賓的位置上。

孟非感慨地說:「今天《非誠勿擾》來了一位女嘉賓,她的經歷讓我和我的同事非常感動,她的陽光告訴我們如何學會擔當。」

循著觀眾們好奇的目光,神秘女嘉賓閃亮登場。

她就是有著「東方維納斯」之稱的斷臂女孩,曾榮獲優秀兒童女演員獎的勵志典范:雷慶瑤

折翼的天使

20年代初,陜西的斷臂殘障女孩李志華,憑借用腳寫字考入大學,并順利留校任教。

她的故事深深地感染了周圍的人群,著名導演馮振志正是其中之一。

那時的馮振志,早已斬獲了金雞獎和華表獎,正在北京科教電影制片廠當電影主編。

李志華的感人事跡,讓馮振志燃起了劇本創作的沖動。

他決心拍攝一部公益性勵志故事片,激勵殘障人士昂揚向上,鞭策四肢健全的再接再厲。

馮振志為電影起名為《隱形的翅膀》,與中國殘障人聯合會合作,共同尋找理想中的斷臂天使。

影片對主演的要求非常高,首先,她必須與李志華一樣,雙臂殘障;

其次,她身上要有一種不服輸的傲氣;

最后,她務必能用腳完成力所能及的事情,如吃飯、寫字等等。

2005年的某一天,馮振華收到了一封來自四川夾江的信。

寫信人是一個14歲的小女孩,名叫雷慶瑤,她認為自己很適合出演電影的主角。

雷慶瑤在信中稱,自己身上有種與生俱來的韌性,這股勁頭讓她學不會在生命面前低頭,也讓她吃盡了苦頭。

雷慶瑤說,在她3歲那年,跟著大人們去親戚家吃席。

宴會結束后,她跟幾個小伙伴折起了紙飛機,并比賽看誰飛得遠。

雷慶瑤信心滿滿地朝「飛機頭」上哈了口氣,用力往外一扔,飛機隨風起舞,結果落在了變壓器上。

小朋友們望而卻步,雷慶瑤轉身搬過來幾塊石頭,人小鬼大的她徑直踩上,就用雙手往變電器上摸。

沒想到, 高強度的電壓沒有折斷紙飛機的雙翼,卻電到了雷慶瑤的雙臂。

雷慶瑤先是覺得手臂麻酥酥的,接著又感到劇烈疼痛,而后倒地不起。

送往醫院搶救時,原本醫生們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畢竟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雷慶瑤承受的電壓又太高,從親戚家到醫院的距離也不近,雷慶瑤生還的希望很渺茫。

雷慶瑤的手臂肌肉組織全部壞死,漸漸地出現腐爛,內臟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

雷慶瑤在病床上昏迷了半個月,家人在病房外哭了半個月。

這段時間里,她的雙手從胳膊上脫落,手臂也進行了截肢,只剩下兩個肩頭。

或許是聽到了家人的呼喚,雷慶瑤竟然奇跡般地醒了過來。

既然已經發生了,雷家人所能做的就是面對現實。

雷爸爸開始一步步地引導女兒適應沒有手臂的生活,他先教女兒如何利用腿部力量從床上坐起,又鍛煉女兒跌倒后能自己爬起。

當雷慶瑤到了上學的年紀,家人開始憂慮,女兒連手都沒有,該如何寫字。

雷爸爸心生一計,他開始教女兒用腳寫字。

為了練字,雷慶瑤的腳趾磨得又紅又腫,可她堅持不貼創可貼,反復地聯系腳趾夾筆。

雷慶瑤腳上的每一道傷,都刻在了雷爸爸的心里。

無數次,雷爸爸也曾想過放棄,可想想女兒的未來,他只好忍住悲傷,把鉛筆綁上繩子拴在雷慶瑤的腳趾上。

一遍不行兩遍,兩遍不行三遍,經過日復一日的苦練,雷慶瑤終于第一次成功地在本子上寫出一個大大的「人」字。

爸爸看著這個歪歪斜斜的字, 熱淚盈眶。

當馮振志一行來到雷慶瑤家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雷慶瑤不大的家里卻擺滿了字畫,有行書有楷書,雷爸爸自豪地告訴馮導:「這都是她(雷慶瑤)寫的。」

接下來的一幕,更讓馮振志他們瞠目結舌。

當馮振志和雷爸、雷媽交談時,忽然聽見一聲嘹亮的:「爸、媽」。

馮導出門一看,雷慶瑤回來了, 可雷慶瑤不是走著回來的,而是騎腳踏車。

雷慶瑤的上身俯在腳踏車架上,雙肩控制龍頭,雙腳蹬著踏板,瀟灑極了。

見到馮振志一行,雷慶瑤禮貌地打了招呼。

馮振志請雷慶瑤坐下詳談,他提出看了雷慶瑤寫字很俊秀,還想看看她用毛筆畫國畫。

雷慶瑤麻利的用腳取出筆墨紙硯,有條不紊的擠出顏料、調色。

梳理筆鋒時,有根斷了的細小筆毛,雷慶瑤不慌不忙地用腳趾頭取了出來。

雷慶瑤胸有成竹的用腳在宣紙上潑墨揮毫,以疏筆勾畫菊花,以濃墨寫意山石,以工筆勾勒葉脈,以淡墨刷染背景,用筆簡練概括,設色艷麗典雅,章法有度,布局講究。

談笑間,一副意境深遠的《菊花圖》已然成形,在場眾人無不拍手稱贊。

雷慶瑤能用腳做的遠不止寫字作畫,她可以用腳吃飯、洗漱、洗衣,甚至還能用腳切土豆絲。

雷慶瑤的刀功,就連她的媽媽都自愧不如。

毫無疑問,雷慶瑤的形象和才能很符合馮振志的選角要求。

到了劇組,雷慶瑤和大家相處得很愉快,不過,她也是有些小脾氣的。

因為組里大都是成年人,自然對雷慶瑤他們這些小演員多加照顧,何況,雷慶瑤還是失去了雙臂的殘障人。

每當打飯或者洗臉梳頭時,總有人熱心地幫雷慶瑤。

可雷慶瑤總是連珠炮似得說:「不要,不要,我自己可以。」

或許,在雷慶瑤看來,旁人的貼心照顧,是對她的歧視。自強不息,正是對雷慶瑤最完美的詮釋。

「我來人間,不是為了湊數」

在雷慶瑤心里,自己除了少兩個臂膀,并不比其他人怎樣,健全人能做到的,她一樣可以。

《隱形的翅膀》中有不少游泳的戲份,雷慶瑤表現得異常出彩。

游泳館的那場比賽,是電影《隱形的翅膀》最振奮人心的片段。

雷慶瑤飾演的主人公,與江福英等殘障人游泳冠軍同場競技,在水花飛濺的碧波泳道里奮爭向前。

早已代入角色的雷慶瑤,用力翻騰起巨大的浪花,乘風破浪,勇往直前,一如勇敢面對生活慘淡的她。

這場戲雷慶瑤完成得異常出彩,不僅一遍過,更讓眾人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談起游泳,雷慶瑤有太多的話想說。

那是2004年,雷慶瑤作為四川省田徑隊的一員,苦于找不到對手,面臨可能被辭退的局面。

游泳隊的呂教練主動找上門來:「我看好你這個女娃,來我們這吧。」

雷慶瑤很開心,可此前她從沒下過水,無法克服恐懼。

呂教練專門給雷慶瑤找了幾個陪練,他們先把雷慶瑤扔進水里,看她快憋不住氣的時候,再把她抓起來。

呂教練語重心長地對雷慶瑤說:「其實游泳,并沒你想象的那麼難,你不僅要接受它,你還得愛它,因為它將帶著你騰飛。」

接下來,就是一段令雷慶瑤終身難忘的魔鬼訓練。

雷慶瑤的身體缺陷,注定她比旁人游泳要難。

剛開始學游泳時,雷慶瑤每次都會嗆水。

一天下來,光喝游泳池里的水就已經飽了。

可雷慶瑤堅決不放棄,以至于鼻腔里噴出血來。

呂教練總是在旁為她鼓起,一句「你可以的」,讓雷慶瑤每次在跑步以增強體能和肺活量時,

大步地邁開沉重的雙腿,趕上其他隊員。

這句「你可以的」,讓雷慶瑤勇奪全運會第四名。

雷慶瑤在比賽前,總是默默地對自己說:「你可以的」。

正因如此,她才能在諸多賽事中大放異彩。

四川省第六屆殘障人運動會上,失去雙臂的雷慶瑤遠比其他對手傷殘程度更高。

盡管如此,她還是拿到了4枚銀牌和2枚銅牌。

一時間,雷慶瑤成了勵志典范。

不過,真正讓雷慶瑤出名的,還是馮振志導演的《隱形的翅膀》。

2007年7月18日,雷慶瑤抵達北京,受邀參加北京國際體育電影周開幕式暨 《隱形的翅膀》首映式。

正片播放完畢,觀眾們被雷慶瑤的演技深深折服。

雷慶瑤上演了一出絕活:用腳寫毛筆字。

她在宣紙上刷刷點點寫下:人文奧運,電影獻禮。

台上的雷慶瑤笑著,可台下的觀眾們都被她感動哭了。

夜幕降臨,雷慶瑤現身北京世貿, 在五光十色的巨型天幕下,雷慶瑤輕輕吟唱:「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每一次,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

雷慶瑤用自身經歷,詮釋了何為《隱形的翅膀》。

「我,是一個完整的人,大寫的人」

憑借一部《隱形的翅膀》,雷慶瑤迅速出圈,火遍大江南北。

雷慶瑤總是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她返回了校園,繼續刻苦攻讀,終于在2008年考上樂山師范學院教育科學學院心理學專業。

大二那年,雷慶瑤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以公益為主,盈利為輔。

她的事跡被更多人知曉,央視甚至為她做了一個專欄。

殘聯主席張海迪還專門給雷慶瑤寫了首歌《白色的鳥》, 張海迪說:「雷慶瑤的新歌曲調優美,感情豪邁而又細膩,透過歌詞我們能夠感受到她每一步的艱辛,同時又被她那種積極向上的沖勁所感動,所震撼。」

雷慶瑤認為,自己是在大家的幫助下漸漸成長起來的,如今有了能力,也應該力所能及地幫助他人。

2010年4月14日,雷慶瑤正在接受新華網的訪談,她突然得知青海玉樹發生了地震。

雷慶瑤匆匆和主持人告別,立刻召集公司所有員工,為抗災搶險做準備。

同時, 她也在第一時間聯絡了認識的企業家,號召他們為震區捐款捐物。

雷慶瑤以身作則拿出了大半積蓄,又陸續籌集到13萬善款和500床厚棉被、1000件棉服,親自指揮裝車發往青海。

同年,云南發生旱災,雷慶瑤帶領公司所有員工前往災區探望,雷慶瑤把她用腳繪畫的各種國畫作品拍賣的12.5萬元人民幣全部留在了災區。

雷慶瑤身上有很多標簽:殘障人游泳運動員、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新人、全國自強模范。

可是 如果讓雷慶瑤給自己貼個標簽,那一定是愛美狂人。

雷慶瑤家有三個房間,最大的那個就是她的衣帽間。

單單高跟鞋,雷慶瑤就有一百多雙。

雷慶瑤最愛旗袍,在她看來只有旗袍才能襯托出東方女性的美。

雷慶瑤最愛自己畫設計圖,再從成百上千種材料中選出最鐘意、最漂亮的旗袍送給自己。

漸漸地,雷慶瑤自己設計的旗袍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她穿著自己設計的衣服自信的走上T台。

雷慶瑤的氣質絲毫不遜色于同台競技的模特,成為家喻戶曉的人氣超模。

2012年,雷慶瑤接受成都電視台邀請,成為固定的節目主持人,她還有了屬于自己的工作室。

工作之余,她還經常去發表演講,靠雙腳逆襲,成了名副其實的公益明星。

雷慶瑤身上的樂觀深深地鼓舞了大家,他們給雷慶瑤寫信:「你問我,多愛才算愛?曾經以為慶瑤姐姐是我們遙望的明珠,今天面對面交流,這一定是好運的開始!」

在2022年10月份,雷慶瑤接到了《大地之上》劇組的邀請,前往云南紅河哈尼族參與攝制。

剛到紅河時,雷慶瑤就被隔離了,但她依舊保持著不錯的心態,經常在社交平台發些詩情畫意的文字:

「遙望遠山,青綠相交。自由是一個小小的窗口,空氣中的清冷夾雜著清晨的薄霧。陽光灑在一縷縷薄紗般的霧氣之下,閉目凝神,呼吸一口。浪漫之中帶著金色的希望。」

隔離結束后,雷慶瑤很快進入狀態,演戲時全身心投入。

閑暇時跑跑步,爬爬山,再把經歷的河山清晨分享給大家。

身殘志堅的雷慶瑤,活的比很多健全人都要精彩。

在遭受苦難時,她沒有自暴自棄,而是迎難而上,時刻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該做什麼,是無數人心中的楷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