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男子因失戀逃進山洞22年,徒手挖出「三室一廳」,如今68歲仍然單身「我過得很好」

2011年,江西省鄱陽縣五甲村的余家分外熱鬧,人聲鼎沸,家里家外全是人。

不是逢年過節,也不是婚喪嫁娶,余家怎麼成了「大集市」,人人都想來看一眼呢?原來這是因為 余家隱居多年的兒子余水芳回家探親了。

據說余水芳當年可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才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可惜英雄難過美人關,為情所困,最終避世于山洞,成了「野人」。

得知他回來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這個久未謀面的「隱士」,想知道這些年他是怎麼一個人在山洞里生活的?

失戀隱居

1954年的一個傍晚,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叫聲不時從村東頭的余家傳來,五甲村的村民明白這是余家媳婦在生孩子。

折騰了一天一夜,一聲清脆的啼哭聲終于傳來,余家喜得貴子,取名余水芳。不少村民得知消息后,紛紛前往余家道賀。

余水芳自小就展現出 極強的學習天賦,唐詩宋詞,讀個幾遍,就能倒背如流。

他在藝術方面也是天賦異稟, 胡琴、竹笛,畫畫,毛筆字,他自學成才,樣樣精通,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才子。

余水芳16歲那年,村里有人溺水,生命危在旦夕,眾人對此束手無策。只見村醫著急忙慌趕來,利用胸外按壓的方法挽救了溺水者的生命。

余水芳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對醫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為了獲取醫學知識,他一有空就去村醫那里學習。

村醫也是個惜才的人,看孩子學得認真,便主動挑選了幾本醫書讓他帶回家學習。

余水芳喜不自禁,每天廢寢忘食地抱著書籍狂「啃」,遇到深奧晦澀的知識點,他便主動求教,勤懇努力。

兒子的一舉一動,余父全看在眼里。為了圓兒子的醫生夢,他拎著大包小包的禮品,帶著兒子拜訪了村醫,希望他能收下這個小徒弟。

村醫正有此意,就這樣,余水芳成了學徒。腦子靈活的他很快就成了師傅的得力助手。

隨著時間的流逝,余水芳的醫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不過學得知識越多,越能明白自己的不足之處。

彼時,國內的絕大部分村醫都是自學成才的赤腳醫生,沒有經過系統的醫學培訓,所能傳授的醫術有限。

余水芳自是知道這一點,為此,他十分想要繼續深造。機會很快就來了。1977年,國家正式恢復大學聯考。

聽聞這個消息,余水芳明白這是一個絕佳的出路。之后,他離開醫館,開始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備考之路。

或許是他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又或許是這次大學聯考,強強爭霸,競爭太過激烈,他沒能「突出重圍」,名落孫山。

原本信心十足的余水芳看到榜單時,不禁淚流滿面,一直被大家夸贊聰明的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不行。

這個打擊是巨大的,余水芳心灰意冷,沒有了重頭再來的勇氣。上天為他關上了一道門,就會為他打開一扇窗。此言不虛, 他有了進國營工廠,拿鐵飯碗的機會。

一次偶然的機會,余水芳得知了鄱陽機械廠正在招工。相比于在鄉下做赤腳醫生,在工廠當工人可是眾人求之不得的好機會,他二話不說就報名了。

幸運的是,經過層層評估,余水芳被成功錄用了, 成了一名鉗工。在這里 他遇到了白月光,初戀女友小靜

倆人同在機械廠工作,低頭不見抬頭見,很快就相熟了。小靜長相甜美、性格溫柔,十分討人喜歡,是廠里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不少男生按捺不住內心的愛意,主動出擊,有寫情書的,有送花的,還有相約游玩的,男生們把能想到的追女生的方法都用了,可這小靜偏偏對什麼都無動于衷,對什麼人都提不上興趣。

當然這是在余水芳沒有來工廠之前。第一次見到余水芳,小靜就覺得這個男生不一樣。

不同于其他工人下班了就急匆匆地往家趕,余水芳總是不緊不慢地檢查完設備機器之后再回家,十分盡心盡責。

除了工作認真,余水芳還是個文藝青年。在工廠的文藝匯演中,他是台柱子,帶來了許多精彩的演出。如此優秀的男人,小靜淪陷了。

余水芳對小靜也是如此。一眼萬年,他第一眼見到小靜,心里頓時小鹿亂撞,紅了臉,這是他第一次愛慕一個女生。

就這樣,互有好感的倆人越走越近,自然而然地成為男女朋友。一開始,愛情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

然而,時間久了,倆人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突出。都說小作怡情,可余水芳這個大直男完全不懂女生的小心思,只覺得小靜這是無理取鬧、無事生非。

小靜委屈巴巴,覺得余水芳不懂浪漫和相處之道。倆人互不理解,感情一落千丈, 沒多久,就分手了。

初戀總是難忘的,余水芳經歷了這次失敗的感情之后,整日郁郁寡歡。以至于到了適婚的年齡,他還孑然一身。

父母催婚越來越頻繁,余水芳卻依舊不為所動,因為他忘不了初戀女友。

沒過幾年,小靜便被父母安排相親,與別人結婚生子,這給了余水芳沉重的打擊。

1992年,為了避免觸景生情,他決定跟隨南下潮流前往深圳發展,離開這個傷心地。

繁華的深圳給闖蕩的青年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工作機會,余水芳選擇了重操舊業, 在工廠當鉗工。

在這里他再一次邂逅了愛情。姑娘名叫小翠,二十出頭,性格大大咧咧,愛與人逗樂子,是工廠里人見人愛的「開心果」。

活潑的小翠給余水芳單調乏味的生活中帶來了一束光,讓他怦然心動,逐漸淪陷。

彼時,將近不惑之年的余水芳成熟穩重,是小翠喜歡的類型。性格互補的倆人相互吸引,逐漸成為了男女朋友。

可惜的是,倆人年齡差距過大,對很多問題的看法和認知存在分歧,相處過程磕磕絆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顯而易見,長此以往,倆人的感情注定是無疾而終。這一次余水芳對感情徹底絕望。

也是從這時起,他開始憧憬做一個不問世事的隱士。

不過如何實踐夢想,他無從下手。直到一次游玩,他終于有了實踐的思路。

2000年,余水芳和一位來自江西省吉水縣上田村的老鄉 郭孝南嘮家常。

人在外地,思鄉情切,郭孝南總是念叨著家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感慨家鄉是人間仙境、世外桃源。

余水芳聽得心癢癢,想要一睹為快。老鄉很好客,熱情地邀請余水芳前去他家做客。

本就心生向往的余水芳自然不會拒絕,就這樣,倆人踏上了前往上田村的路程。

世外桃源

第一次踏入上田村,余水芳就覺得自己屬于這兒。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上田村四面環山、依山傍水、風景秀麗,頗具江南之美。

郭孝南的家就位于這青山綠水之中。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在這與世無爭之地,余水芳盡情地享受著農作的快樂。

在這生活了一段時間后,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中浮現,那就是隱居于此。

心動不如行動,余水芳開始四處尋覓合適的居住地。一次,在山里閑逛之時,他發現了一塊不可多得的風水寶地。

此地位于上田村附近的山頭,視野開闊,地勢較平,有水質甘甜的山泉水,附近還有不少果樹可以果腹,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

有利也有弊,此地道路不通暢,人煙稀少,若想在這兒造房子,那簡直難比登天。

思來想去,余水芳決定不造房子了。不造房子住哪里呀?余水芳自有妙計,那就是挖洞穴,住山洞。

余水芳買了鑿子、畚斗、鋤頭等挖洞必備神器,夜以繼日地為自己的新家奮斗。

經過個把月的挖掘,還真被他挖出了一個洞口,勝利在望,余水芳越來越有干勁。

他規劃了房間布局,決定挖一個三室一廳,一間自己睡覺,一間當雜物室,一間當廚房,客廳嘛也是必不可少的,既可以儲物又可以當作娛樂消遣之地。

有了規劃,余水芳的洞穴屋進展得順風順水。又過了個把月,三室一廳的純天然山景房就大功告成了。

余水芳對此十分滿意,馬不停蹄地從郭家搬出,興高采烈地邀請郭孝南一道,在山洞中舉辦了喬遷儀式。

不少村民得知這個消息后,無一例外地認為他只是圖個新鮮,很快就會重新回歸社會。

畢竟這原始人的生活孤獨無比,誰能耐得住寂寞呢?可另村民萬萬沒想到的是余水芳是動真格了, 這一住就住了22年。

隱居的事家里還不知道,余水芳決定過年回家將此事告訴家人。對此,他十分忐忑,因為他明白家里人無法理解這個怪異的行為。

2001年春節,余水芳回了老家。果不其然,父母十分不認同兒子的做法,當即表示如果他堅持己見,將與他斷絕關系。

余水芳心意已決,不肯退讓。因此他與家人的關系徹底鬧僵,在這之后的10年時間里,他都沒有回家。孤身一人在山野的他,被村民們稱為 「野人」

雖然獨自一人,但他并不孤獨,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他在山上找了片肥沃之地,種植了一些蔬菜瓜果,每日精心打理。

除此之外, 他買了多種類別的書籍,有歷史、心理學、哲學等等,以此豐富自己的知識。

看書看累了,他便會拿起胡琴隨性地拉幾首曲子。山野之中,動聽的樂聲和輕靈的鳥叫聲互相融合,相得益彰,令人陶醉。

2006年,有記者聽說了余水芳的故事,十分驚訝,決定親自拜訪一下現代版的「山頂洞人」。

來到了余水芳居住的山頭附近,記者一眼就看到了傳說中的「野人」。不過不同于蓬頭垢面、胡子拉碴的野人,余水芳長髮及腰、身穿白衣黑褲,腳踏布鞋,干凈利索得就像是城里來寫生的藝術家。

記者主動表明來意,余水芳頓時來了興致,熱情地邀請記者前往洞穴做客。

洞門狹窄,僅能容納的了一人通過。記者佝僂著身子通過后發現玄關處擺放著許多花花草草、還有他自創的畫作,可以看出余水芳在這兒生活得很愜意。

往里稍走幾步,便到了余水芳的臥室,臥室很小,僅有一張1.5m床左右的寬度。臥室冬暖夏涼,十分適合睡懶覺。 余水芳說他每天差不多要睡15個小時。

臥室的旁邊便是雜物間,雖是雜物間,但是內部并不雜亂,物品按照用途門類擺放得整整齊齊。

廚房由一個農村的土灶和一張餐桌組成,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醬醋茶,從各式的餐具和調味品中可以看出余水芳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兒可不就是傳說中的世外桃源嗎!記者對此羨慕極了,表示想要和余水芳共同生活幾天,體驗一下這神仙般逍遙的快活日子。

記者來體驗

余水芳欣然同意,就這樣,記者開始了和余水芳同吃同住同睡的山野生活。

一開始,記者十分不適應山野生活,因為洞穴相對潮濕,再加上不時就有小動物來「做客」,攪得記者不能入睡。

對于余水芳來說,這都是小場面,他還親切地稱呼小動物是他的好友。不得不說,境由心生,心態放松、格局打開,那麼萬事萬物都將變得可愛明媚。

在余水芳的帶領下,記者逐漸領悟到了生活的真諦。倆人時常在夜幕下對酒當歌,盡情地享受著這無與倫比的美好。

很快,這段美好的時光就結束了。

記者回去后將所見所聞、所感所悟一一訴諸筆端。

很快,這篇關于余水芳的報道就一炮而紅,不少讀者直言余水芳治好了他們的焦慮。

對于自己的走紅,余水芳頗感意外。不少電視台邀請他錄制節目,他都一一婉拒了,因為他只想過平靜自在的生活。

隨著時間的流逝,熱度逐漸下降,余水芳又過上了原來寧靜的生活。

他很享受這神仙般的生活,很少出山,除非需要購置必需品。這 些年,除了家人,沒有事能勾動他的心弦。

多年前,他與父母不歡而散后,再沒回過家。家人之間,氣不能一直慪下去,余水芳決定回老家探望家人。

2011年,余水芳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鄉。得知兒子回來了,余家父母老淚縱橫,對當初說氣話后悔不已。

余水芳也表示自己當時太過沖動,就這樣,多年的矛盾終于說開了。一家人圍坐一桌,共享團圓之夜。村民們紛紛前來祝賀,聽余水芳講述隱居生活。

不少村民猜測余水芳回來指定是不走了,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 沒過幾天,他又出發去了洞穴。

可憐天下父母心,余父擔憂洞穴潮濕,長住下去,容易得風濕病,便將多年積蓄塞給兒子,讓他改善一下居住環境。

余水芳推脫不了,只能收下。為了避免父母親擔憂,回到洞穴后,他立即著手造新房。

他買了一車磚,再買了水泥等一些建筑材料,自己和水泥、砌磚、刷墻,每天忙得不亦樂乎。很快,一棟小平房就造好了。

2013年,當年在洞穴小住過幾天的記者回訪了余水芳。時隔七年,再相見,倆人緊緊相擁,激動不已的余水芳連忙招呼記者參觀他一手打造的新房。

余水芳喜氣洋洋地介紹子新房子的布局,還特別強調他設計了一間書房。

走進書房,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排排整齊的書架,上面有序地擺放著世界各國的書籍。余水芳驕傲地說這些書架都是他自己撿來木頭加工制作的。

另外他還很感謝記者,正是因為記者的報道, 政府部門關注到了他的處境,工作人員上門為他通了水電。

有了水電后,他買了電視機和電腦,平時可以關注新聞,豐富生活。現在他最大的夢想是寫一本關于自己人生經歷的書,分享自己的感悟和人生體會。

看著余水芳越過越好,記者也是喜上眉梢。夜幕降臨,圓月當空,夜鶯高歌,倆人又像從前那樣把酒言歡,訴說這這些年各自的故事。

2022年,68歲的余水芳已經隱居了22年了。如今的他依舊單身,獨自生活在上田村的山頭,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逍遙快活。

結語

當容貌焦慮、經濟焦慮、失眠等詞匯頻繁登上熱搜時,當過度精神內耗導致身心俱疲時,我們都應該慢下來,好好思索一下活著的意義。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生活為自己而活,明白這個道理,那麼余水芳歲月靜好的生活離你也不再遙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