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這對百歲夫妻,相攜相守80余載;18歲相識相愛至今!網感動「這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陪伴是最長情的浪漫,家住廣西玉林市育才中學的102歲馮翰科、100歲梁以芬這對百歲夫妻從相識相戀、締結婚姻,到此后80余載的漫長年月里,一直相互陪伴沒有分離過,生活中也未紅過臉,他們相攜相守從青絲到白首,像極了「愛情最美的樣子」。

筆者日前走進這對百歲夫妻家中,感受老兩口的歲月深情和長壽經。

第一次見面的情景猶如昨日

上世紀30年代,馮翰科和馮以芬都還是意氣風發的少男少女,馮翰科就讀在廣西省立國中,梁以芬就讀在玉林國民中學。馮翰科家住賣酒鎮小平山鄉,與梁以芬是鄰村同鄉。雖然住得近,生活軌跡也相近,但兩人的命運直到1941年才開始發生交集。那年,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20歲的馮翰科和18歲的梁以芬相識了。

「我們一開始是互通書信,不久就約會了。第一次見面,約在玉林人民公園的船廳,她穿著一件碎花的白衫。」102歲的馮老回憶起80多年前與對象第一次約會的情景,如在訴說昨天。「我對她第一印象很好,心里想,就是她了。」馮老邊說邊扭頭看著身邊的老伴。梁以芬老人則以一個靦腆的笑容回應老伴的溫柔注視。

1943年兩人結婚了。那時,馮翰科已在小平山鄉的紅旗、寬暢、深塘等多家小學執教,全是地處大容山最深處的山區村。后來,他又到玉林師范讀書直至1948年畢業后回鄉繼續執教。這幾年里,同為老師的梁以芬全力支持丈夫的教學,盡量多地承擔起家務和田間勞作。

1980年,馮翰科退休后被邀請去多家學校代課,幾年后,教齡達40多年的他從講堂退下來,結束教學生涯,與梁以芬一起在鄉間養豬、養雞、養金魚、種花、種桔,開啟了愜意的夕陽人生。

丈夫:「嘗嘗,沒騙你吧?荔枝真的很甜!」

一個三餐必飲酒,一個滴酒不沾

「你吃個荔枝,很甜,吃一兩個不要緊。」兩位老人并排坐在沙發上,時不時開個小差互動一下,小恩愛自然流露,毫不介意面前坐著好幾個來訪者。這不,因為老婆想吃荔枝又擔心身體不耐受,馮老就把荔枝剝了殼送到她嘴邊,還不住地勸慰她。「真的很甜!」梁老嘗了老伴送到嘴邊的荔枝,笑容甜得像荔枝蜜。

「除了荔枝,我很少吃別的水果,特別是甘蔗和柑子,吃了晚上睡覺會口苦。」馮老說,多年來,他總結出自己身體適合和不適合的食物,他認為想吃的其實就是身體需要的,吃了覺得不舒服的,就是身體在提出抗議,因此飲食上不要跟風,也不必刻意,忠于自己的身體反饋,順其自然就好。

兩位老人一日三餐的食譜相當簡單,早餐是面條,中晚餐是蔬菜和半肥瘦豬肉。不同的是,不管是面條粥飯還是蔬菜肉類,兩位老人喜歡添加一些核桃、枸杞和紅棗和著吃,堅持了多年。另外,馮老認為,老人不能一味只吃軟爛的食物,他隔不久就會讓大兒子買些鴨腎回來鍛煉咀嚼力,「耐嚼,好吃。」

兩老的餐桌上有一樣自打年輕時就都愛吃的:小魚小蝦,「洗干凈后煎一煎,又香又有營養。」馮老認為,魚和蝦在營養方面,大的不如小的。這是夫妻倆在餐桌上達成的一個「共識」。

有共識就有分歧,有一樣是馮老每餐必吃,而老伴碰都不碰的:酒。

馮老一日三餐必飲酒,「起初是一瓶一瓶買,后來是一件一件買,一件能飲兩個月。」說到飲酒,馮老砸巴一下嘴,似乎那酒香仍余味未盡。「隨他飲,只要對身體好,我不阻攔。」幾乎從不飲酒的梁老說,她會幫助丈夫控好每天2兩的酒量,同時會在每天午睡后,提醒自己和老伴飲上半杯事先焗好的高麗參水。這是夫妻倆唯一吃的保健品。

年齡加起來202歲的幸福夫妻。

愛好讀報摘錄玩石,夫唱婦隨

這對百歲夫妻目前還是一屋兩人三餐四季,菜蔬由住在同一小區的77歲大兒子馮甲文每天買來,老人自己煮食,洗漱自理。每天晚上9時許準時入睡,早晨6時起床后,在梁老誦讀佛經的當兒,馮老洗衣服、搞衛生、煮早餐,接著兩人一起共進早餐。以往兩人早晚會下樓到操場散步,近年不下樓了,兩人就讀書看報,聊個天兒。

在客廳的窗邊,掛著一個書報摘錄本,那是馮老的讀書筆記。現今102歲高齡的他仍能不戴眼鏡看書讀報,本子上或手抄、或剪貼著他喜愛的文章和詞句,有重大時事、養生知識、美德賢文等。馮老還喜歡寫書法,前幾天聞知曾孫考上了重點高中,他立即揮毫潑墨,寫下「讀書須用意,一字值千金」的書法并貼在墻上。

房間的墻面也成了馮老的摘抄本和回憶錄,上面滿滿貼著兩老人生各階段的合影、各時期兒孫家族歡聚的照片以及「知福知足,珍惜欣賞所有」等美文名句。它們在不大的房間中形成一股抬眼可見、俯首可拾的回憶和激勵氛圍,讓兩位老人能在安靜的居家生活中時時感受到一份溫馨、溫暖感。

沙發旁的小茶幾上還擺著一些奇石、陶瓷十二生肖。「有些是他買的,有些是讓孫兒幫撿回來的,他就愛玩這些小孩的東西。」梁老說,她自己沒什麼特別愛好,但老伴愛玩的,只要沒有害處,她總會陪著玩且與其一起樂在其中。或許,這便是「夫唱婦隨」最美的樣子吧。

102歲的馮翰科愛好讀報。

心態坦蕩,是長壽的重要因素

馮老目前沒有「三高」癥狀,聽力尤其給力。梁老除了腿腳不大靈便,其他也還不錯。馮老謙虛地說,他家幾個祖上在清朝時期都活到70多歲,因此長壽可能是他家的遺傳基因。但他同時說,心態坦蕩,是長壽很重要的因素。

「我住過兩次院,開過兩次刀,但我一點都不心慌,更別說怕痛了。」馮老說,有病就去看去治,越躲避問題越大,越害怕越會覺得痛,要坦蕩地面對現實。

「人生一世誰沒受過挫折,在過去那個特殊年代,我還被批斗過。」馮老說,即使在人生最黑暗的那些時候,他心里也從沒感到害怕或悲觀,「因為我心里坦蕩,我覺得自己為人正直善良,對學生盡職盡責,對家人朋友真誠相待,于心無愧。」馮老說,那時候也多虧了妻子一直在身邊不離不棄的支持和照顧。

「母親很善良,人緣很好,幾十年前村里的很多鄰居還不時到玉林來看望她。」馮甲文說,他從小沒見爸媽吵過架、紅過臉,兩位老人一生都是有事商量著解決,更是從沒打罵過他們五姊妹。

如今,馮翰科和梁以芬老人家中已是四代同堂、40多口人的大家庭,最大的曾孫女也即將大學畢業,兩老安心、安靜地相守度著時日。

探望結束時,我們祝愿馮老健康長壽活到120歲,「那是肯定的,報紙上登長壽老人的十條標準,我每一條都符合!」馮翰科哈哈笑著應道。

2022年重陽節前夕,廣西玉林興業縣教協等工作人員慰問百歲夫妻(左五左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