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拐19年即將繼承養父母千萬遺產,貧窮親生父母卻找到了:「連生6胎只為有你傳宗接代」

就在前幾年,在貴州舉辦的一場被拐賣兒童認親大會的現場, 一名中年女性嚎啕大哭,因為她找到了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他的眉眼和這名女性頗有相似之處。

悲痛之后是無盡的喜悅,這名小伙子叫做吳少鵬,就是這對中年夫婦的親生兒子,他們的孩子已經丟了整整17年了,沒想到現在居然找到了。

說是中年,其實也不是,因為吳少鵬雖然才20歲出頭, 但這對夫婦看起來像是行將就木的老人一般,就連吳少鵬也不太相信這居然是自己的親媽。

可是誰也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吳少鵬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上面寫著的來電名稱是「媽媽」,這讓吳少鵬的生母看見了,心想扎了一樣痛苦。

她沒想到,吳少鵬接完這個電話以后,把自己養父母的話復述給親生父母以后,親生父母居然直接崩潰了。

沒過多久,剛剛找到吳少鵬的親生母親萬念俱灰,對著已經沒有絲毫喜悅神色的丈夫說: 「我不想活了。」

一、遲到的男丁

吳少鵬的親生母親叫做吳道明,而他的父親名叫馬永祥,早在1996年的時候,吳道明突然發現自己再次懷上了孩子,別說在他們故鄉貴州貴陽花溪區,即便是全國都少見。

少見的不是她在40歲懷上孩子了, 而是因為這是吳道明懷上的第6個孩子。

我們現在能從很多報紙和新聞媒體上看到關于吳道明的報道,并且他們家也基本上沒有掩飾地說道:「前5個都是女孩,我們想要一個男孩。」

就這樣,吳道明等待著孩子出生,十個月以后,婦產醫院里,丈夫馬永祥在醫院外焦急地等待著。

當護士從產房里出來以后,馬永祥馬上一溜煙到了護士的身邊,護士對馬永祥這個高齡產婦的丈夫印象深刻,還沒等他問出來, 就直接說道:「男孩。」

生了個大胖小子,這對于這個期盼男丁的家族來說實在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在他們的思想中,有男孩就等于有了「根」,這下他們家就能在村子里抬起頭來了。

他們不是沒聽過「生男孩」是舊封建思想,但馬永祥和妻子就是想要「傳宗接代」。這麼多年,為了生兒子,自己找了無數的偏方,還去過寺廟里求仙拜佛。

自家在貴州開了一家茶葉店,但收入除了平時日常開銷以外,剩下的錢幾乎全部扔到了「生兒子」上面,現在終于如愿,他們實在是太開心了。

這個男孩在家中就像是眾星拱月一樣, 馬永祥夫婦很認真地給孩子取了一個名字,叫做馬江福,寓意以后這個孩子的幸福將會像大江一樣綿延無盡。

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給自己帶來了希望,從這時候開始,馬永祥的茶葉生意蒸蒸日上,越來越紅火。

這自然被馬永祥認為是兒子給自己帶來的「福分」,馬永祥也準備大干一場,希望以后能讓全家都有好日子過。

馬永祥和吳道明已經開始期盼未來含飴弄孫的幸福日子了, 馬永祥就這樣每天開著自己的小轎車做生意。

只是,做生意就需要經常出門在外,他們陪兒子的時間慢慢變少了,就在這時候,危險漸漸地找到了馬永祥一家人。

二、下午消失的鄰居

沒過多久, 馬永祥發現自己搬來了一個新的鄰居,聽口音似乎是外省人,似乎也是做生意的。

馬永祥走南闖北,見過很多人,唯獨沒有見過自己鄰居這種生意人,因為看起來實在是不像。

不過馬永祥也沒多想, 因為他們家也有兩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和自己的兒子馬江福年紀差不多大,馬永祥就沒有在意。

很快兩家人之間就熟絡了起來,而且孩子們之間也玩耍地非常快樂。

馬永祥對這個鄰居非常有好感,隨著雙方之間的交流慢慢變多,馬永祥開始和鄰居閑聊自己最近生意上的難處,自己的孩子馬江福有時候還會去他們家玩。

這時候馬永祥已經對鄰居放心了, 這個鄰居不像是壞人,而且還經常送給兒子玩具或者零食,似乎值得信任。

但世界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也想不到這一切都是鄰居的偽裝,他們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惡魔,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都不足以形容他們的惡毒, 他們直接毀了馬永祥的家庭。

2000年9月,馬江福已經4歲了,正是頑皮愛玩的年紀,在某天早上,馬永祥有事情出去了,而吳道明則是把自己的幾個女兒都送到學校里以后, 準備把兒子先讓鄰居照看,自己去給丈夫打理生意。

當時吳道明看著鄰居,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但吳道明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心里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等一天忙完以后,吳道明回到了家中,像往常一樣呼喊著兒子的名字,可是卻沒有兒子的回答。

吳道明先是覺得兒子可能是玩得太累了,現在在鄰居家休息,所以她簡單收拾了一下,準備生火做飯,一會兒再去喊他回來。

似乎是母親的某種預感,她總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對勁,心里頭十分不踏實, 她放下廚房里的活計,前往鄰居家中。

可是到了鄰居家的那一刻,吳道明的心臟仿佛漏了一拍,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鄰居家居然大門緊閉, 連續叫了好幾次兒子的名字,但卻沒有任何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兒?吳道明有些慌了,她趕緊聯系自己的老公,讓馬永祥趕緊回家,出大事兒了。

馬永祥在路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另一邊的鄰居家中,這時候已經有兩三個看熱鬧的人,這些人發現馬永祥第一件事情就是問鄰居有沒有見到自己的兒子。

沒想到另一側鄰居的回答讓馬永祥徹底崩潰了,鄰居非常疑惑地說你們居然不知道,他 在下午就看到鄰居急急忙忙地收拾東西搬走了,大包小包地裝了一車,你們的兒子也跟著他們一塊走了。

馬永祥馬上報警,可是就當警察打開鄰居家門的時候,馬永祥和吳道明就已經知道出事了,這一家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鍋碗瓢盆、柴米油鹽一點也沒剩下——自己的兒子也沒了!

當警察開始調查的時候,發現他們的鄰居里里外外全部都是假身份,名字是假的,身份證號是假的,所有的都是假的。

這個團伙的目的就是拐賣兒童, 這是一起極其惡劣的拐賣兒童案件。

馬江福童年的衣服

三、我要找到你

馬永祥的天塌了, 他們兩口子似乎一夜之間就老了幾十歲,馬永祥現在顧不上自己的生意了,兒子沒了,什麼也就沒了。

他動用了自己的一切關系,把積蓄也都花光了,把所有能找到的人脈都用上了,但依舊卻沒有任何消息。

自己的兒子就像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一點痕跡都沒有, 誰也不知道當年的鄰居去哪里了,又把自己的兒子帶到了什麼地方。

雖然警方已經全網通緝那兩個人,但曾經的鄰居明顯是慣犯,具有極強的反偵查意識,狡猾到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兒子丟了之后,這一家新的悲劇又出現了,就在同一年, 馬永祥的二女兒居然也在放學的路上被突如其來的人販子抓住,緊接著就不知道被帶到哪里去了。

這下子讓整個家都崩潰了,吳道明覺得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家里的錢用完了,兒子和女兒也丟了。

吳道明甚至覺得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最后還是丈夫悲痛地拉著她的手, 說我們得活下去,我們得找到他們。

就這樣,馬永祥一家人把車子和房子都賣了,他開始和妻子兵分兩路,前往天南海北尋找自己丟的兒子和女兒。

從此以后這一家人再也沒有笑臉,他們每天都在煎熬中度過,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多少次看到了希望轉瞬之間發現只是絕望。

就這樣,馬永祥過了一載又一載, 很快到了2015年,這兩口子頭髮都白了,但他們還沒有放棄尋找自己的孩子。

他們這時候已經加入了愛心尋子組織,成為了一名志愿者,勵志為全天下所有被拐兒童的父母找到自己的孩子。

馬永祥親眼在一個又一個的尋親現場看到人們找到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多少個家庭團圓, 只有自己沒有找到兒子和女兒,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他們相信有朝一日自己的行動會感動上蒼的,老天爺不會看著孩子漂泊在遠方的。

或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到了2017年,奔波尋找孩子的馬永祥來到了貴州省, 這里有一場大型尋親團圓活動,馬永祥和吳道明抱著最渺茫的希望報名參加了,希望奇跡會發生。

在會場上,很多孩子和父母開始相認,但成功認親的幾率太小太小了。

吳道明每次在這種場合都會哭,這次她覺得沒什麼機會了,可過了一會兒,有一名小伙子登上了台,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吳道明這次覺得心臟又漏了一拍。

她認真地聽著這個大男孩講著自己的故事, 他的名字叫吳少鵬,而且他說自己是在四歲的時候被拐賣的,只是他記不清小時候的細節了,只依稀記得家的附近似乎有一座石橋。

說到這里的時候, 吳道明流淚了,以往的淚水都是苦的,這次卻這麼甜,她使勁攥著丈夫的手。

可是丈夫馬永祥不用提醒,他早就睜大了眼睛,看著台上的孩子,半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甚至有些顫抖。

四、吳少鵬?馬江福!

吳少鵬還說了一句話,就是這句話讓這對夫婦差點跳了起來,因為吳少鵬說道, 自己小時候的鄰居家還有兩個小朋友,自己經常去那里玩。

吳少鵬正在台上說著話,他完全沒有想到台下居然有兩個人直接沖到了台上,抱著他就不放,而且淚如雨下,還嗚咽地說道: 「兒子、兒子……」

這下子吳少鵬的故事就講不下去了,不得不戛然而止,突然見到陌生人稱呼自己是他的父母,其實還是尷尬多過于感動,冷靜下來的馬永祥很快意識到這樣不妥,很可能會嚇著孩子。

這里是認親大會,所以現場就有工作人員可以提供給他們進行專業的DNA比對,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測便知!

現場DNA測試很快就做完了,但測試結果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夠出具。

在等待的時間中,吳道明不禁想著自己的祈求終于有了回應,那個孩子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她不用測就知道,她就是知道。

雖然馬江福和當年的樣子已經完全不同了,面前這個高大帥氣、談吐不凡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母子連心,她能感覺到,這次錯不了。

DNA報告很快出來了,對比結果是99.9999%,基因已經替這個母親證明了全部過程,吳少鵬就是他們的兒子。

這時候距離孩子丟失已經整整17年了,17個日日夜夜,馬永祥夫婦心中的痛苦無人訴說,這時候看到了親生兒子出現了,往日的痛苦似乎一瞬間就煙消云散了,幸福降臨了,老天有眼!

吳少鵬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愣了很久,看著突然出現在身邊的親生父母,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如果讓他突然叫爸媽的話,有點張不開口,不過現在吳道明不著急了,以后的時間還長,只要兒子自己在身邊就行。

可是還有一個問題擺在馬永祥夫婦和親生兒子面前, 那就是這17年中,孩子的養父母。

就在這時候,吳少鵬接到了一個來自養父母的電話,就是這個電話,直接把馬永祥的尊嚴全部都擊碎了。

這幾天里,馬永祥已經知道了自己兒子被拐走以后的人生。

他聽兒子說,他不久之后就被賣給了福建的一處非常富裕的人家,當年馬永祥自己賣茶葉的, 但養父母家卻更加豪奢——他們家是賣黃金的。

馬永祥知道了自己孩子的養父母不能生育,所以把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親生骨肉,這麼多年孩子享受著世界上罕見的優渥條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這次吳少鵬能夠找到父母,也是因為他自己一直記得自己是被拐賣的,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親生父母并沒有遺棄他,或者把他賣掉,他知道自己有姐姐和父母,他們都對自己很好,自己不想這一輩子都見不到他們。

吳少鵬本次尋親也是經過了養父母的同意的,他們甚至鼓勵孩子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可以算是難得的開明了。

但找到親生父母以后,吳少鵬的養父母卻對吳少鵬說道, 自己已經老了,沒有親生子嗣,能繼承千萬家產的只有你了。

這可能是世界上最難抉擇的選擇題,他才21歲,還沒有充足的心理準備, 一邊是養父母和巨大的家產,另一邊則是17年沒有見過的親生父母,這可怎麼辦?

親生父母現在給不了他優越的條件,僅僅是找到兒子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吳少鵬先是回到了自己親生父母的家庭,這時候吳少鵬的父母因為尋找他和姐姐,已經沒有錢了,可以算是家徒四壁,但他并沒有嫌棄。

不過,當吳道明想要讓兒子以后在家里生活,在貴州附近娶媳婦兒,彌補他們十幾年沒有兒子的遺憾的時候,吳少鵬覺得這樣……似乎不太好。

吳少鵬覺得自己和親生父母之間有一道看不見的墻,沒過多久,他就對親生父母說了一句話:「我還是決定回家。」

這次, 吳少鵬說的家不是這里的家,自己要回到養父母家生活,但可以保證自己以后會經常來看望他們。

馬永祥和吳道明想要說些什麼,甚至呼喚著孩子的名字「江福」,但他們心里也知道,什麼也留不住的。

不過馬永祥有信心,自己的兒子還活著,并且活得非常好,這就夠了,有朝一日他會選擇回來的。

馬永祥他們繼續出發了,因為不僅僅是自己的兒子丟了,吳少鵬的二姐現在還沒有下落, 他們還得尋找另一個孩子。

他們說,爭取在自己老死之前找到孩子,絕對不能放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