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九年前,我給了他13萬的分手費,九年后,收到了500萬的聘禮錢

再過一個月,我這個32歲的剩女,終于要出嫁了。

那個男人,比我大10歲,他眉間開闊,雙目有神,我那以看相為生的三爺爺說,這樣的人心胸開闊,值得托付。

他早年離異,女人嫌他窮,離開了他,也沒有給他留下一男半女。后來,他白手起家,賺取了今天人人羨慕的生活。

他說,他忘不了那個女人離開時絕望的眼神,這麼多年,他愣是把這種絕望變成了奢望。

他說,他喜歡我的安靜和獨立,喜歡我的純粹和堅持,他相信,和我在一起,是他最正確的決定,如同對他看好的項目一樣篤定,最終都能給他帶來好的回報。

他給了我父母500萬的彩禮,他說,在他心中,我是無價的,這份禮金,只是對我父母的養育之情的感謝。

他去我家提親那天,我遇到了我的前男友。據說他的母親去世了,送回老家安葬。我無法想象,眼前這個臉大肚圓、出口成臟的男人會是我一直以來的遺憾。

他并沒有認出我,多年以來,我已經習慣了用齊耳的短發和精致的面容示人,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大大咧咧、不懂掩飾的小女孩了。

只是,那天晚上,本該有個塵埃落定的甜蜜美夢,誰曾想,過往的人事卻拼命鉆入夢中,讓我夢魘不斷,輾轉難眠。

2.

2005年,我19歲,高中畢業后,戀愛了。

他,是我的國中同學,眼睛很大但不亮,嘴唇很厚但不性感,臉龐很寬但不飽滿,總之,他長相很普通。

能把我追到手得益于他的死纏爛打加勇敢。

他從國中起就開始給我寫情書,每天一封,來來回回就那幾句「你長得很漂亮,我很喜歡你」之類的話語,毫無新意,字也寫得超爛,沒有一點可讀性,更沒有情書該有的詩意和美感。

通常收到它們之后我就隨手扔進垃圾桶,從沒給他任何回應。即便如此,他仍然堅持了三年。

之后,我去了縣城里上高中,他則留在老家幫父母做生意。

他不再寫情書,卻趁著每個我要回家的周末,帶著一大堆自家賣的最好的水果上門,嘴上說是看我爸媽,總是在和我爸媽假裝談話的時候使勁偷瞄我。

高中學業的緊張讓我不敢松懈,父母也不同意我過早談戀愛,但他們是老好人,對他的到來總是不忍拒絕。我只能盡量減少回家時間,在學校復習,以免分心。

他倒是很識趣,見我很少回家,登門拜訪的次數也少了。他說,他在等一個機會。天曉得,那個機會在哪里。

3.

難熬的高中三年終于過去了。收到重點大學錄取通知書那一刻,我喜極而泣。高中三年的起早貪黑,瘋狂做題終于有了回報。

那個時候,鎮上鮮有大學生。所以我考上大學給父母帶來了榮光,他們要把這份自豪和鎮上的人分享。

在距離我上大學的前一周,父母在鎮上最好的飯店,擺了幾桌,招待賓客,理所當然地接受親戚、朋友和鄰居的祝賀和羨慕。

那天,他和他父母也來參加宴會,備了一萬元作為賀禮。我父母不想接受這筆巨額的人情債,反復婉拒,場面十分尷尬。

他卻在那時擠出來添亂,當著雙方父母和眾多親戚朋友的面,單膝跪地,請求我做他女朋友,并直言那賀禮送給自己的女朋友,是天經地義的事,讓我父母一定收下。

因為他家在當地經營生意,口碑一直不錯,他的表白,竟然得到宴會上親戚朋友和鄰居的一致支持。

那時的我本就不討厭他,只是那樣的表白方式讓我無法接受,我只想躲得遠遠的,或者挖地三尺,就地將自己藏起來。

他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勢,我沒有答應,他就賴著不起來。加入說情的隊伍越來越多,活脫脫把我家的謝師宴搞成了訂婚宴,父母實在無奈,只得叫我先答應了再說。

于是,我就這樣極不情愿地做了他的女朋友。

4.

奇怪的是,那天之后他就安分起來了。只來過我家一次,詳細詢問了我上大學的地方后就走了。后面幾天,每天都不見人影,據鄰居們說他一直在給他父母幫忙。

我想著,夏天要過去了,他家得趕緊把最后一批西瓜賣完,賺取更多的利潤。也好,自己落得清靜,正好在這段時間把上大學要用的東西備齊。

那天,是我去大學報道的日子,我爸送我。學校在市里,四個小時的車程,有些輾轉。我和我爸大包小包在路邊等車,我媽在旁邊抹淚,我一邊安慰她一邊瞄著車來的方向。

這時,一輛面包車停在我們面前。他探出頭來,叫我和我爸上車,他送我們去學校。

我正猶豫,他說,叔叔,我有駕照,前段時間拿到的。我也知道她學校的地址,還獨自開車去了兩趟,熟悉路線,你們就放心地上車吧。

聽他說完,我有些感動。

就這樣,我們一起來到了學校。下車的時候,他正在幫我搬行李,見到簇擁而來的大二師兄,趕緊把他們攔住,直言不用幫忙。

接下來,在偌大的校園里,他帶著我們,靠著找人打聽和東奔西跑,幫我辦完了入學手續。還找到我的宿舍,幫我鋪好床鋪,把我安頓了下來。他請我們在學校門前的餐館吃完飯后,就和我爸一起回鎮上了。

5.

我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他仍然在老家幫著父母做生意。每個月,他都會來看我,給我帶各種水果和一大堆零食。他還買了一個手機,專門給我打電話,他說他每天都想我。

其實,我也想他。只是,我要上課,要考證,要參加社團活動,要組織班會,實在沒有時間相思風雨中。我只能盡量在我們約定的時間,守在宿舍電話旁,和他互訴衷腸。

大一那年暑假,我回家了。聽到的第一個消息竟然是他家搬走了,舉家搬遷,說是在市里找了個小鋪面,仍然做水果生意。

我有些生氣,這麼大的事情他沒給我透露半分。那個暑假,他給我家打電話,我沒有接。整個暑假,我都埋在書堆里,不想聞窗外事。

兩個月后,我回到學校,卻看到他在宿舍樓下,背影單薄。我從他旁邊繞過,被他叫住,聲音低沉,一臉疲憊,手里捧著的一大束玫瑰,在大陽下暴曬著,和他一起受罪。

那天晚上,他邀請我去他新家,離我學校不遠,開車半小時。他說,是他說服他父母搬來的,他們拿出了畢生的積蓄,買了房子,租了鋪面,希望能在這個城市站穩腳跟。他還說,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他怕把我弄丟了。

他的新家在江邊上,三室一廳,裝修得沒什麼驚喜,唯獨那間書房很別致。書架和電腦桌一體,擺了一張單人床。一面不大的落地窗前,有一把矮腳大藤椅和一個圓形玻璃小茶幾。當時,夕陽的余光正好在房間里停留,溫馨而又舒適,我有些醉了。

他說,喜歡嗎?我設計的。為你。

我沒有說話,只緊緊地抱住了他。

6.

我并沒有搬過去。直到大四那年。

那一年,媽媽得了乳腺腫瘤,需要來市里做手術,醫院離他家很近。為了方便照顧媽媽,我在他家住下了。

那段時間,他跟我一起,在醫院跑上跑下,還為我媽熬了各種滋補湯。我媽總是拉著我的手,反復強調他的好,恨不得在病床上就將我許給他。

我沒有表態,只是有些貪戀和他在一起的感覺。于是,在我媽身體恢復回老家后,我仍然住在他家。

畢業在即,要寫畢業論文、要找工作,我變得很忙,即使住在他家,也是早出晚歸,他頗有微詞。

又一個晚歸的夜里,他幽幽地立在我的臥室前,欲言又止。我實在太累,沒有想太多,和平常一樣倒頭就睡。

半夜,聽到他房間里一陣巨響,趕緊跑到他房里,酒瓶散落一地,他也在地上躺著。還好,酒瓶沒有被他砸到。

我把他的兩只手臂使勁往上拽,他竟然紋絲不動,反復試了三次,終于挪動了一點。我只能先把他上半身放到床上,再搬他的下半身,終于,我用盡全身力氣,把他放回了床上。

第二天國企的重要面試,我已經進入最后一個錄用環節。一大早,我沒來得及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就穿了一條綠色的裙子,化了淡妝,準備出門了。他醒來后,眼神迷離地對我說,晚上早點回來,我有重要的事情給你講。

面試很順利,我放松的狀態和流利的表達得到了公司領導的認可,體檢之后,我將順利地成為公司的一員。那天,我很高興,急于要把這個好事和室友們分享。晚上,便和室友們吃飯、唱歌,high了一夜。

7.

第二天回到他家的時候,我頭痛欲裂,當然注意不到裙子上遺留的酒漬和后頸上那顆掉了的扣子,更記不得他昨晚說過的話語。

他在家,臉色鐵青,眼睛血紅,我的高跟鞋都沒來的及脫,就被他拽著,扔到沙發上。

他強壓著怒火,問我昨晚干什麼去了。我做了解釋。他指著我裙子上的污跡和后頸散開的衣物,問我原因。我便把找到工作之后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那時的我,天真的以為,兩個人在一起,即使有誤會,只要說開了,就不是問題。我哪里知道,他的內心,早已被不信任感充斥著,離我越來越遠。

無論我怎麼解釋,他都不聽,反復問我出去的細節,想從我一遍又一遍的解釋中找到破綻,印證他的猜測。我就像古代那種被冤枉的犯人,在反復審問中心理崩潰,最后只能任由審訊人以「莫須有」的罪名給我定罪。

而他,在得到他想要的解釋,給了我一巴掌后,內心的憤怒似乎才真正平息了。他哪里知道,那一巴掌,打疼的不是我的臉,而是我的心,還打掉了我對他的感激和眷念。

當天晚上,我趁他出去之后,帶著我的行李,從他家逃離。我想,我應該重新思考我們的關系。

8.

我沒有再和他聯系,他給我打了很多電話,還幾次三番地到學校找我。我都沒有理他。畢業期間的事務太多,我得為我的前途考慮,沒有時間和他糾纏。

直到那天,我室友轉交給我一張紙條。上面是我爸爸親筆簽名的欠條,5萬塊錢,是他當時為我母親做手術墊付的。

我給家里打電話,我爸接的。他說,當時你男友讓我瞞著你,說怕你擔心,我們當時也沒錢,就沒推辭。聽鄰居說你們分手了,我想著,咱們欠別人的錢遲早要還,他來找我的時候,我就明白了,寫了一張欠條給他,他一直說不要,是我硬塞給他的。女兒,你不著急,我們會想辦法還給他的。

我把大學這幾年的獎學金和打工掙的錢都拿出來,再找室友和以前玩得好的高中同學借了一些,湊了13萬塊錢,把錢還給了他。

那天,他死活不要我的錢,當街向我下跪,請求我原諒。我把錢灑向他,對他說,你對我父母的恩,全部還你,連同你對我的好,也都給你。13萬塊不多,卻是我能給的全部,愿你不再糾結,給我們彼此一條生路。

說完之后,我轉身離開,然后淚如雨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