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孩6歲走丟被收養,29年后找到親生父母,倆人一句話便讓她下定決心,放棄養育之恩與養父母對簿公堂!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寶,她的童年本該是待在父母身邊,盡情地享受著父愛和母愛, 可一次意外卻生生扯斷了這份美好。

6歲的曹秀珍跟隨父親去呼和浩特市串親戚,由于河北至呼和浩特還要途經北京轉站才能抵達,而在乘坐去往北京火車站的公交車上,發生了意外。

在公交車上人太多,父親怕別人擠到女兒,所以一直緊緊抓著女兒的手,車行至中途時,父親要去買票,一位好心人主動提出幫父親照看女兒,于是,父親急匆匆地去買票, 可回來時,女兒卻不見了蹤影。

這可把父親急壞了,趕忙報了警,并告知家鄉的家里人,讓他們一同前來尋找,可,找了幾天仍舊了無音信。

從此, 夫妻二人就踏上了艱難的尋女之路,這一找就是29年,終于,二人在2013年的時候,迎來了好消息。

河南省新鄉市延津縣有一個叫焦寧的女子無論是容貌特征還是走丟時間都與曹秀珍走丟時的場景非常吻合,通過DNA鑒定, 這名叫焦寧的女子正是走丟29年的曹秀珍。

本來找到親生父母是一件非常令人開心的事,可對于曹秀珍來說,這無疑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沖擊。

找到親生父母的曹秀珍并沒有得到養父母和婆家的支持與理解,反而將事情越鬧越大, 甚至最終走上了法庭。

通過一系列取證,讓案件變得撲朔迷離,究竟是親生父母遺棄了6歲的曹秀珍還是丟失的曹秀珍是養父母蓄意而為之?

婚后,丈夫時常對曹秀珍拳打腳踢,而這一切養父母是否知情?接下來,讓我們一起探尋事情的真相!

一、對簿公堂

一邊是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養父母,一邊是苦尋自己29年的親生父母,站在證人席上的曹秀珍感到非常為難。

可當養父母無端指責自己的親生父母是拋棄女兒的惡人時, 曹秀珍的眼淚忍不住地流了下來。

盡管自己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和親生父母生活在一起了,但畢竟血濃于水,曹秀珍無法忍受自己的親生父母被指著鼻子罵。

養父母堅定地稱自己是被他們撿來的,面對法官的詢問, 養父母聲稱當初他們看著弱小曹秀珍身旁并無家長陪同,于是主動提出幫他找尋家人。

還說,他們一直等到公交的終點站才下車的,下車后,也一直陪曹秀珍等她家里人找來,可等了一天都不見有人找來,所以才不得已才將曹秀珍帶回了河南老家。

如今,老兩口好不容易將曹秀珍撫養長大, 她的親生父母非但沒有一句感謝的話,反而誣陷他們誘拐兒童。

聽到這里,曹秀珍親生父親曹清紅聽不下去了,氣得拍桌而起,說道:「當初我是去買前往呼和浩特市的火車票,千叮萬囑咐讓女兒等自己一會,馬上就回來,而且當時有好心人提出幫自己暫時先照料自己女兒的,可等我買票回來后女兒就不見了,當時有人看見自己的女兒分明是被一伙人帶下車的。」

「而且,我發現女兒不見之后,就下車尋找了,包括上車的地方和公交車的終點站,我都去找過了,根本沒有發現女兒的身影,如果你們當時真的在終點站等了一天,我又豈會沒有發現你們?」

曹秀珍小時候照片

由于已經時隔30年之久, 已經很難再去尋找當時的證人了,唯一關鍵的證人還是曹秀珍本人。

當雙方爭得你死我活時,法官一錘下去,現場立馬變得安靜,法官讓曹秀珍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景。

曹秀珍淚眼婆娑地說:「當時,有一位叔叔(也就是現在的養父),他說要幫我找家人,由于當時我還小,所以就跟著他下車了,但我們當時下車的地方并不是終點站,而且,下車以后,他也并未幫我找家人,而是直接把我帶去了河南,之后再也沒有提過幫我找家人的事。」

顯然,曹秀珍的證詞與其養父的論述并不一致,但曹秀珍的婆家人,也就是她的公公為曹秀珍的養父焦啟高作證說道:「我可以為老焦作證,他是我們村出了名的老好人,當年他看著曹秀珍被人拋棄,才不得已將她帶回,現在她的親生父母卻反咬一口,這往后誰還敢當好人。」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現在雙方都各執一詞, 由于曹秀珍當時年紀尚小,所以她的證詞不能被當作關鍵信息。

由于沒有關鍵線索和證據,無法確認是曹清紅拋棄了女兒曹秀珍,也無法確定是其養父誘拐兒童,案件就此進入到僵持階段。

到這里, 我們先來看一下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二、「意外走丟」

曹清紅和郝西芹是河北一農村人家,兩口子先后生下了一女一男,女孩正是曹秀珍。

他們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全靠種地來拉扯兩個孩子,也正是因為這兩個孩子到來,讓日子更有盼頭了。

為了能讓妻子和兩個孩子過上好日子曹清紅決定開一個小賣部,于是和妻子一番商量后,就將家里所有積蓄都用來開店了。

小店的生意也是如火如荼,眼看著他們的日子逐漸有了盼頭, 可這時,老天卻和他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1984年4月12日這天,曹清紅要去呼和浩特進貨,因為曹秀珍的姑姑和姨姨都在呼和浩特,曹父就想著多年未見了,于是決定帶曹秀珍一同前往。

他們先是從河北出發到北京,然后在北京轉站才能抵達呼和浩特,他們抵達北京后,因為發車時間到下午七點了, 所以曹父就想著帶女兒四處逛一逛。

對于一個一輩子都生活在農村的人來說,外面的一切都是新鮮的。

因為女兒以前一直吵著說自己從未去過動物園,于是父親帶著她去了一趟動物園,曹秀珍看著各種各樣的動物,內心歡喜極了。

父親看著女兒如此開心,內心感到莫名的辛酸,孩子長這麼大了,一直都未能帶他們出來好好玩一玩。

這時,父親內心暗下決心,等以后條件好一點了,一定要帶家人出來旅游一次,父親看時間差不多了, 就和女兒坐了103路公交車前往火車站。

在公交車上,人非常多,父親害怕車上的人會踩到女兒,于是,一直牽著女兒的小手,期間,一位好心人主動給曹秀珍讓了位置。

車行駛到王府井站時,曹清紅要去買票,但人太多,帶著女兒實在是不方便,于是叮囑女兒坐在座位上千萬不要亂走,并表示自己很快就會回來,女兒點頭答應。

曹清紅左等右等都不見父親回來,從沒坐過公交車的她, 看著不斷有人們下車,內心十分害怕,就坐在座位上哭。

此時,一男子過來詢問情況,得知來龍去脈后,向女孩表示自己愿意幫助她找父親,于是,曹秀珍就跟著男子下車了,這名男子就是曹秀珍現在的養父焦啟高。

下車后,男子陪女孩等了一會后,還不見有人找來,就直接將孩子帶回了河南省延津縣, 帶回家后,也再未提起過幫曹秀珍找家人的事。

曹清紅這邊因為買票耽誤了點時間,回來后,看到女兒不見了,著急萬分的他在車上呼叫著女兒的名字,可久久沒有回應。

這時,一位乘客表示他確實見到一個女孩被一個人帶下了車。

于是,曹清紅濕著眼眶立馬下了車,下車后,他一路從開始上車的地方一路找到公交車的終點站都未見到女兒的身影。

三、踏上尋女之路

不得已,曹清紅報了警,同時告知了家里人,妻子郝西芹聽到這個噩耗后,差點哭暈了過去,隨即,郝西芹就買了去北京的火車票,來到北京和丈夫一同尋找。

幾天下來,警局也毫無線索,曹清紅夫婦還是不放棄,繼續尋找,他們到處張貼尋人啟事,白天就拿著女兒的照片到處打聽,餓了就在街頭吃點饅頭繼續尋找,晚上就只能和流浪漢們一樣睡在橋頭底下,等待著天亮繼續尋找。

就這樣,尋找了一個月,仍舊沒有任何音信,家里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處理,兒子也只是臨時由鄰居照看, 無奈之下,他們回了老家。

回到老家后,他們賣掉了家里辛苦經營起來的小賣部,以及家中所有可以變賣的家當, 最后帶著兒子搬去了北京,因為他們堅信一定可以找回女兒。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始終沒有放棄尋找女兒。

因為父母一直忙于尋找女兒,所以對兒子疏于管教,因此,兒子上完國中就輟學了,對此,曹清紅夫婦也感到無可奈何。

后來,他們又生了一個小女兒, 每每看到小女兒,他們就能想起丟失的曹秀珍。

郝西芹總是在想,她丟失的女兒是否能吃飽飯,穿暖衣?是否有好心人收留她?每每想到這,郝西芹就哭紅了眼。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他們在網上也發布了尋人啟事,在女兒走丟那一年,他們還特意去拍了一張「全家福」,就希望女兒可以看到這張照片時,能夠喚起她內心的記憶。

這麼多年里,也經常有人來找上門,稱自己就是他們丟失的女兒, 可一次次地希望和一次次的失望依然沒有動搖他們尋找女兒的決心。

直到2013年的一天,一名來自河南的女子焦寧看到尋人啟事后聯系到了曹清紅夫婦,由于兩地距離甚遠,所以只能先通過視頻的方式來認親。

打開視頻的那一瞬間,焦寧的大眼睛、雙眼皮和臉頰兩側的星點麻子, 讓郝西芹一眼就認定她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

雙方在視頻里聊了很多,焦寧說道:「我記得小時候家里住的是平房,村后有一條河,院里有一棵棗樹,家里有一個小賣部,我還有一個小弟弟。」

這等等信息都完全相符,于是,曹清紅夫婦立馬買了去往河南的火車票,一定要親眼見一見這個女孩。

四、一家團聚

夫妻倆趕到河南女孩家里后, 此時,女子已經是嫁作人婦,而且還是三個孩子的媽媽。

曹清紅夫婦見到女子后,為了進一步證實是否是自己走丟的女兒,便去醫院做了DNA,最后結果顯示是親生的,三人抱頭痛哭,找了29年的女兒終于找到了。

曹秀珍的丈夫叫于長勝,對這個遠道而來的岳父和岳母也很尊重,曹清紅夫婦在曹秀珍婆家待了幾天后,便提出想和她的養父母見一面。

因為兩家距離并不遠, 于是,曹秀珍就帶曹清紅夫婦去了。

一見面,曹秀珍的養父母焦啟高對曹清紅夫婦并沒有好臉色,但出于感謝,曹清紅夫妻倆還是對他們表示了感激之情。

畢竟是自己找了29年的女兒, 曹清紅夫婦還是希望女兒能改回原來的名字,然而這卻遭到了焦啟高夫妻倆的強烈拒絕。

曹清紅夫妻倆本來是抱著感恩的心來商議的,沒承想卻遭到拒絕。

這時,曹清紅紅著眼眶,拍著桌子喊道:「你憑什麼不答應,她是我們的女兒,我們辛辛苦苦找了她29年,當初,我的女兒究竟為何會跟你下車,而你又為何沒有帶她找她家人,而是直接帶回了你家,我倒想問問你,居心何在?」

這話一出, 焦啟高夫妻倆就不樂意了,這明擺著就是懷疑是他偷了孩子,也立馬指著曹清紅夫婦的鼻子罵道:「當年,要不是我看這個孩子被拋棄,沒人要,看她可憐才將她帶回了家,這麼多年來,細心撫養,怎麼,如今在你這里就成了偷孩子呢?」

焦啟高妻子也見狀哭著說:「這麼多年來,我們一把屎一把尿把孩子撫養長大,她生孩子難產時,我們老兩口擔心的幾天幾夜都不能合眼,哪有你們這麼誣陷人的?」

曹清紅夫妻倆也是被懟得啞口無言,最終,兩家人也撕破臉來, 于是,直接沒好臉地將他們從家里趕了出去,回到北京的曹清紅兩人,越想越生氣,但也無可奈何。

找到親生父母的曹秀珍非常開心,每天都要和家里人打電話,有時候一聊就是兩三個小時,這引起了婆家人極度的不滿。

曹秀珍也經常因為此事和丈夫發生爭吵,甚至還會動手,每次都是曹秀珍被打得鼻青臉腫告終。

丈夫如此,公婆對她也更是沒有好臉色,時常對她進行言語攻擊, 罵她沒良心,不懂得知恩圖報。

這讓曹秀珍感到極度委屈,于是,一氣之下,直接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了。

曹清紅夫婦看到渾身是傷的女兒,再也壓不住心里的怒火,于是在2014年12月的時候,曹清紅夫婦向河南省延津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要求女兒的養父母公開賠禮道歉,賠償他們各項損失共計20萬元。

于是,這才有了故事開頭的一幕。

當律師問焦啟高當時撿到孩子第一時間為何不報警時,焦啟高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來,只是吞吞吐吐地說了句,自己不懂法。

最后,究竟是父母遺棄了女兒還是有人有意為之,已經無從查證了,所以案件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經過此事后,曹秀珍也正式向丈夫于長勝提出了離婚,因為丈夫平日里稍有不滿就對自己拳腳相向,一直以來,她為了三個孩子也一直都在隱忍。

每次向養父母哭訴的時候,他們也只是說,夫妻之間過日子哪有不爭吵的, 只是叮囑她讓她在婆家勤快點,好好伺候公婆和丈夫。

沒人撐腰的她,只能忍氣吞聲,但現在不一樣了,她有親生父母給她撐腰,她再也不用忍一忍了。

最后,他們一家人得以團聚,盡管已經有29年沒有相處過了,但血緣卻是這個世界上最神奇的東西了,它將雙方緊緊聯系在一起, 哪怕很久很久沒有生活在一起了,再在一起時,依然覺得親熱。

總結:

父母永遠是這個世界上無條件愛和支持子女的人,當你受到委屈時,別人可能只會和你說「忍一忍,忍一忍就過去了」, 但父母會永遠現在你這邊,永遠都會是你的底氣和依靠。

再有就是,只要父母還在,你就可以永遠可以當一個小孩,盡管你也已為人父為人母,但在父母眼里,你永遠是孩子。

父母也會老去,也會有不在我們身邊的一天,所以,趁父母還在身邊時,好好孝順他們。

他們老了時偶爾也會像個小孩一樣「不聽話」,我們也應該像他們對待我們一樣,對他們多點耐心,多點愛, 因為,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