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媽當街舉牌詛咒「不孝兒」,月入幾十萬不肯拿錢給媽看病,兒子被逼無奈揭實情:她根本不配

2021年12月的一天,湖南邵陽一家家電商城門外,站著一個脖子掛牌控訴子女不孝的大媽。

大媽的行為引來了當地媒體調解員的注意,經過了解,大媽叫吳莉,今年57歲。

談起這麼做的原因,吳大媽嘆了一口氣稱: 「我也是被逼無奈!」

吳莉街頭舉牌控訴兒女不孝

據大媽稱,她現在身體患病,需要用錢治病,但兒女卻對她不管不顧,為了讓子女盡孝她才出此下策。

「是不是子女們生活拮據,自顧不暇,無力贍養?」調解員詢問了一句。

「這就是我兒子開的!」吳大媽指了指身后的家電商城。

吳大媽稱,自己兒子是電器商城的老板,年入百萬,家住豪華小區,家里有8輛汽車,女兒是教師也生活富裕。

吳莉

子女們事業有成,生活富足,卻不肯出錢贍養母親,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最后結果又是如何?

強勢的妻子

為了更全面地了解情況,調解員趕到了邵陽農村,找到了吳大媽的丈夫王離。

王離談起妻子吳莉直搖頭,稱她: 「沒有公主命,卻得了公主病!」

從年輕時,吳莉就家庭優越,這也養成了她性格外向張揚,喜歡攀比,一直有顆「公主心」。

王離則是家庭條件一般,性格老實木訥,正常來說兩人的生活很難有交集。

但緣分有時候就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一次相親,兩人相識。

吳莉和王離兩人本來互無好感,旁人也覺得兩人性格相差太大,很難走到一起。

可是,吳莉的父母對老實本分的王離卻是非常滿意,強烈要求女兒和王離領證結婚。

父母之命,媒妁之約,在吳莉父母的強力撮合下,吳莉和王離兩人最終領證結婚,組建了家庭。

吳麗丈夫王離

兩人結婚后,吳莉對丈夫王離有著絕對的心理優勢,她經常會提醒丈夫王離高攀了自己。

性格老實的王離從不和妻子爭辯,在王離的內心其實也默認自己高攀了妻子,畢竟兩人家庭確實不太門當戶對。

王離的隱忍愈發助長了妻子囂張跋扈的性格,在家里妻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

婚后幾年,兩人生育了一兒一女,按說兒女雙全,四口之家應該過得幸福美滿。

但吳莉生完孩子之后,仿佛撫養孩子跟自己沒有關系,經常把一雙兒女交給丈夫看管,而她每天約人逛街打牌。

兒女從小就知道,父親一人撐起了整個家,平時既要賺錢養家,又要操持家務,照顧兄妹兩人,而母親過得太過自私。

在王離看來,妻子走到今天眾叛親離跟子女決裂的地步,跟她的性格有直接關系。

即使現在已經快60歲的年齡,妻子依舊過的任性自私,王離愿意慣她,但子女卻并不慣她。

丈夫王離說的是否屬實?子女又是如何評價母親?

索求無度的母親

在吳大媽的帶領下,調解員來到了她女兒王雯雯家里,看到母親到來,王雯雯熱情地招呼母親進屋坐下。

吳大媽卻并不領情,指著女兒王雯雯抱怨道: 「你哥哥不孝順,就是你背后教唆的!」

被母親當眾指責,王雯雯情緒也激動起來稱: 「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現在反過來指責別人!」

母女兩人見面不久就起了爭執,兩人各說各理爭得不可開交。

王雯雯

據王雯雯說,從她記事起,她就知道母親非常強勢,全家人都要對她言聽計從。

從很小到大,母親都屬于游手好閑,只顧自己享樂那種,她和哥哥都是父親照顧她們兩人更多。

雖然母親從小照顧她們兄妹不多,但成年之后,她和哥哥并沒計較,對父母一同孝順。

在她和哥哥沒有成家立業之前,母親還表現得不太明顯,自從她和哥哥結婚,各自有了事業之后。

母親就開始頻繁地找她們兄妹兩人要錢,尤其是哥哥事業發展起來之后,收入頗豐,母親表現得更加索求無度。

老家農村原本有房子,母親卻不愿跟著父親在農村生活,堅持要到城里生活。

剛開始哥哥把母親接到了自己家里,但沒住多久母親就稱在哥哥家里住著不自由,要出來單獨租房居住。

王雯雯和哥哥答應了母親的要求,幫母親在城里租了一個房子單獨居住,哥哥負責每月的房租和生活費,王雯雯每月也給母親一定的零花錢。

按說在城里租房住下,兒女每月給生活費,已經衣食無憂,基本也無欲無求了,但母親還是在向兒女索取。

一會找到女兒說身體這里有病需要花錢看病,一會又找兒子說身體那里有病需要花錢看病,總是變著花樣向兒女要錢。

剛開始王雯雯和哥哥并沒太多計較,畢竟是親生母親,只要母親要錢,兩人基本都會滿足。

可是隨后兄妹兩人發現,母親花錢的速度就像一個「無底洞」,總是無休止地找各種理由向兩人要錢。

擔心母親被騙,王雯雯開始留意母親花錢的去向,不查不知道,這一查王雯雯氣得不輕。

一天王雯雯到母親家,發現母親梳妝台上用的一些護膚品,都是她平時都不舍得用的品牌,有的一小瓶甚至要上千。

她又看了一眼母親衣柜的衣服,基本都是品牌衣服,價格沒有低于2000塊的。

她和哥哥生活富足,但穿衣幾乎沒有買過超過1000元的衣服,母親卻對吃穿用品非常講究。

王雯雯也試圖勸說母親,已經奔6的人了,只要保持健康,吃穿用品沒必要太過講究,只要吃好穿暖就行了。

母親表面上也答應了,但隨后依舊我行我素,化妝品、衣服都是非品牌不用。

最終,在母親無休止的索求下,母親女三人的矛盾徹底爆發。

半年花費50萬的母親

2021年6月份,母親吳莉找到女兒王雯雯,稱自己需要50萬塊錢養老錢,拿到這筆錢,她就準備安心在農村養老,不再輕易麻煩她們兄妹。

當時王雯雯覺得母親說得比較真誠,母親如果真的愿意回農村跟著父親一起生活養老也是她們做子女的愿意看到的局面。

王雯雯沒有多想,就給母親轉了50萬元,母親收到錢之后,王雯雯還看了一眼母親賬戶余額總共55萬多。

王雯雯心想,母親手里有55萬,這錢在農村生活,足夠她和父親兩人生活幾年。

可是母親收到錢之后并沒有立馬回到農村家里,而是繼續租住在城里,期間王雯雯也問過母親。

母親吳莉借口她在城里生活習慣了,回農村生活不習慣,王雯雯忙于工作就沒有再多過問母親的事情。

母親收到10萬塊錢之后,也確實幾個月沒有再找王雯雯和她哥哥要錢,王雯雯以為母親真的變了,她心里還高興了一陣。

11月的一天,王雯雯無意之間刷到母親發了一條動態,這條動態母親吳莉展示了一件自己擁有的大衣,標價4000多。

看到這條動態之后王雯雯心態直接炸裂,她和哥哥兩人及家人從來沒有舍得買過這麼貴重的衣服,母親花起錢來卻毫不吝嗇。

更讓王雯雯無語的是,幾天之后哥哥打電話告訴她,母親剛找他要500萬養老錢。

吳莉和兒子王國建

王雯雯直接讓哥哥拒絕了母親,這時距離她給母親50萬塊養老錢,剛剛過去不到半年時間。

母親被哥哥拒絕之后,就開始玩起了撒潑耍賴,在街頭舉牌指責哥哥不孝,甚至出言詛咒哥哥活不過30歲。

面對如此蠻不講理的母親,兄妹兩人直接無語了,別說哥哥現在實在拿不出這麼多錢,即使拿得出也絕不會再無休止地慣著母親。

王雯雯稱,自己哥哥是做家電代理的,早些年確實賺錢,但最近幾年生意難做,哥哥一直在吃老本。

前些年賺的錢,這幾年哥哥又都墊了進去,母親不但不理解哥哥的難處,還覺得哥哥店還開著,肯定有錢。

「其實現在哥哥的處境也非常難過,實在拿不出500萬贍養費,我哥哥又不是開銀行的」,王雯雯說。

聽了王雯雯的說法之后,調解員找到吳大媽確認,誰知吳大媽直接否定了女兒在半年前給過她10萬塊錢。

看到吳大媽如此篤定,調解員甚至懷疑女兒王雯雯說的話是否屬實。

一旁的王雯雯聽到母親否認收了50萬塊錢,則冷笑一聲直接調出了轉賬記錄。

轉賬記錄顯示,2021年6月17日上午12點36分,王雯雯向母親轉賬50萬元。

看到轉賬記錄,吳大媽稱自己上歲數記錯了,女兒半年前確實給他50萬塊錢,不過這些錢她都看病用了。

王雯雯看到母親還在狡辯,就說母親早就做過全面檢查,根本沒有大病,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病,根本花不了多少錢。

為了徹底揭穿母親的謊話,王雯雯又向調解員展示了母親發的動態截圖,吳大媽在動態里炫耀她價值2萬多的大衣。

看到女兒一再揭穿自己,吳大媽氣憤地稱女兒管得太多干涉她的私生活。

氣憤的吳大媽也不再向調解員解釋50萬塊錢去處,直接沖女兒喊話: 「你們兄妹兩個必須給我500萬養老錢,否則就告你們!」

看到吳大媽所言所行,調解員基本可以確定王離和女兒王雯雯所說皆真。

隨后調解員聯系了吳大媽兒子王國建,了解他的態度,吳大媽的兒子稱, 只要母親不再瞎胡鬧,他愿意把老家房子重建,每月給母親1500元生活費。」

女兒王雯雯也稱, 只要母親回老家跟父親好好生活,她每月愿意出5000塊生活費給母親。

兒女都表態之后,調解員詢問吳大媽意見,吳大媽則表示: 兒女兩人一人每月10000塊贍養費,少一分都不行。

兒子王國建聽到母親的要求,直接拒絕,他知道只要他這次妥協了,母親以后肯定還會加碼,所以這次他們兄妹絕不妥協。

看到子女都不肯妥協,吳大媽說了一句: 「我不會善罷甘休」,便恨恨而去。

都說 「只有不是的兒女,沒有不是的父母」,現在看來凡事都有例外,吳大媽「綁架」了她和兒女之間的這份親情,讓這份親情成了滿足自己私欲的「籌碼」。

不得不說,吳大媽確實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希望她能夠盡早醒悟,不要真的鬧到眾叛親離的地步才知道悔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