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印尼一富商去世,16年后侄兒繼承3000萬美元遺產,銀行:只有3000

2003年,福州市的一家銀行外面,幾個人正在不停地徘徊,他們手上拿著一沓資料,臉上的表情很是復雜。

這天銀行正常開門,像往常一樣為群眾辦理業務。

就在此時銀行突然來了一大家子人,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難以掩蓋的喜色。

這家人今天是來取款,而他們要取的錢是他們伯父上世紀八十年代存在這里的。

如今伯父去世,他們費盡周折,總算取得了遺產的合法繼承權。

而他們所取的,是三千萬美元的巨款!

但是經過銀行查證后,發現這個他們伯父的賬戶上僅僅只有三千美元。

三千萬縮水成三千,任憑誰都無法接受,這戶人家一氣之下將銀行告上了法院,指責銀行侵吞財產。

為了這筆巨款,他們跟銀行足足交涉了二十九年,各種花費就高達幾十萬元。

但葉家人并不打算就此罷休,他們準備用一輩子來討回這三千萬。

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麼?是葉姓人家在信口雌黃,還是銀行侵吞了客戶的財產?要想了解這一切,還要從頭說起。

一、「消失」的存款

他們的伯父名叫王賢能。

伯父去世后,葉家人想到了伯父在銀行的存款,于是第一時間跑到銀行去詢問存款的下落。

當時,銀行工作人員聽到王賢能這個名字時,直接「哇」出了聲,表示這個名字非常耳熟。

看到銀行工作人員如此激動,葉家人很高興,覺得那筆錢就在這里。

但事情并沒有按照他們預期的情況發展。

第一次他們詢問王賢能賬戶里有多少錢時,被銀行婉拒了。

銀行表示,他們只能表示王賢能是銀行的客戶,但存款金額屬于個人隱私,需要王賢能本人查詢。

當葉家人說明王賢能的具體情況后,銀行還是沒有同意。

必須要有公證處的證明文件,能夠證明葉家人合法繼承人的身份,他們才能把存款的具體數額告訴葉家。

銀行是按照國家的相關規定來做的,做法并沒有問題,葉家人只要做一個福州本地的繼承公證,就可以拿到這筆錢。

但問題就出在這里。

繼承公證是一個很繁瑣的過程,除了要證明葉家人和王賢能的關系,還要出示王賢能無配偶子女的相關材料。

這些材料,必須要到印尼才能拿到

彼時我國和印尼的關系十分緊張,那個時期葉家人根本沒有辦法出國拿材料,所以這件事就被暫時擱置了下來。

但等待的那段時間,葉家人總會時不時跑到銀行,查詢那筆錢是否被人取走,當得知錢還在銀行的時候,葉家人心里的石頭才算落了地。

時間來到了2002年,當時和印尼的關系早已緩和,而葉家也有能力有時間出國辦理相關事項,于是立即選派代表飛往了印尼。

葉家的代表在當地朋友的幫助下,找到了一位能夠幫助他辦理材料的律師,跑了許多部門。

克服了語言障礙,總共耗費了七個月的時間,花了二十萬,才終于辦好了包括不曾婚配證明書在內的七份材料。

2003年,根據葉家人提供的材料,福州市公證處為葉家人辦理了繼承公證,表明王賢能的所有遺留財產均應由葉家人合法繼承。

葉家人本以為歷經千難萬險終于能拿到那筆巨款,可在銀行查證后的結果卻讓他們傻了眼。

當時他們興高采烈地來到了銀行,拿出了珍貴的公證書,表示要取走王賢能1983年和84年在銀行存下的共計三千萬美元的遺產。

但銀行在查詢過后,卻表示王賢能在1983年存下了兩千美元,84年存下了一千美元,共計三千美元。

這個回答,讓葉家人全都傻了眼,他們堅決不認同這個回答,情緒非常激動,表示一定要銀行出示王賢能當年的存單原件。

但銀行拒絕了葉家人的請求,雙方之間的「火藥味」很濃,直接就在銀行大廳爭吵了起來。

按照常理來說,存單原件一般都在存款人手中,為什麼葉家人在辦理材料時,為什麼沒有帶回存單原件呢?

原因就在于王賢能是華僑,所以他當年采取的是華僑通信存款,存款人十分信任銀行,所以將存單留在了銀行,讓銀行來替他保存。

這種存款方式,是在那個特殊時期,專門為華僑設立的。

所以現在只有銀行知道他賬戶里究竟有多少錢。

葉家人如此篤定王賢能有三千萬美元的存款,是因為他們當中有當年存款過程的親歷人。

那天有兩位銀行工作人員接待了他和王賢能,在商議完存款事項后,王賢能選擇了一年定期存款。

在存款辦理完成后,在工作人員簽字時,葉家有人親眼看到了存單上寫著兩千萬的數字。

除此之外,他還清楚地記得工作人員看到金額后發出的驚嘆。這一切都讓他記憶猶新。

后來葉家人全都知道了這件事,但是王賢能卻從未正面承認過此事,更沒有向葉家人說明存款的具體金額。

那麼這位王賢能究竟是何許人?他憑什麼能夠存下幾千萬美元的巨款?

二、思鄉的華僑

王賢能本姓葉。

在他十二歲那年,家人為避禍前往了印度尼西亞,而他由原姓該跟祖母姓。

異國他鄉的日子并不好過,但王賢能從小學習就認真,書讀得多,隨著時間的推移閱歷也慢慢增長,這些都成為了他做生意的「本錢」之一。

成年后,為了擺脫窮困的生活, 王賢能開始做生意,漸漸地生意規模越來越大,最后成為了印度尼西亞有名的汽車配件和五金商人

長年的異國生活,并沒有抹去王賢能對于故鄉的思念。

在他生意成功之后,王賢能開始設法尋找自己的親人,經過不懈地努力,最終聯系上了遠在福州市玉塘村的葉氏族人。

雙方一直有書信往來,關系非常親密,而王賢能的成功,也讓他成為了葉家的驕傲。

彼時印尼「排華」十分嚴重,所以王賢能并沒有在當地娶妻生子,再加上忙于做生意,所以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對于這些國內的親人,王賢能十分照顧,甚至將葉家的小輩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子女來對待,就連結婚這樣的大事都是王賢能一手操辦。

不僅如此,在1977年他還一如既往地掛念家人,往葉家寄了四萬元,這不僅讓葉家人的生活狀況有所改善,還讓葉家成為了第一戶在村里建新房子的人家。

除此之外,1983年王賢能歸鄉時,還送上了一份昂貴的「見面禮」:一台彩電。

伯父從國外歸來,還如此大手筆,這下可讓葉家在村子里更加揚眉吐氣。

但意外發生了,1987年王賢能突然因病去世。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讓葉家人不敢相信。但斯人已逝,王賢能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在國內存下的那筆巨款。

可王賢能久居國外,是如何在國內存下三千萬美元的呢?

更重要的是, 20世紀80年代,對于外匯的管制十分嚴格,三千萬美元按照常理來說,是很難存進來的

按照葉家的說法,王賢能回國后就曾經表示過,想要將所有海外的財產都轉移回國內,而后成立一家公司,交給葉家的后代打理。

他第一次回國時,在銀行存下了兩千萬元美元,第二次回國,又存下了一千萬美元。

令葉家人沒有想到的是,為了這筆錢,他們竟然要搭上自己的后半輩子。

三、真真假假

在葉家和銀行爭論無果后, 銀行方面表示,銀行的金額每年都有記錄,存款在這里錯不了,如果葉家人不認可這個回答,可以走司法程序

但是這麼大數額的訴訟案,高昂的訴訟費讓葉家人「望而生畏」,葉家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錢,一時間又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好在律師給了他們一個建議,可以不說金額,只是要求存款的一部分。于是在律師的幫助下,2010年十月,葉家人將銀行告上了法庭。

法院很快就展開了調查,并從銀行調出了當年王賢能的存款單復印件,上面清楚地寫著王賢能名下有兩筆存款,時間和葉家人提供的吻合,但金額卻只有三千出頭。

最后,法院經過審理,判定王賢能存款只有3123.75美元,而銀行要先向葉家人兌付五百美元

一審過后,葉家人當然不會認可,于是提出了上訴。

2011年,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一審時對于存款金額的判定證據不足,于是將案件發回重審。

葉家人本以為事情迎來了轉機,可是沒想到最后連自己的繼承權都丟了。

在經過重新審理后,法院判定,因為王賢能是華僑,而他在銀行中的存款屬于動產,應該遵循動產繼承的相關規定。

所以王賢能的繼承人判定,應該遵循印度尼西亞法律的相關規定,所以公證處做出的公證,因為使用的法律錯誤,所以并不具有法律效力。

葉家人沒有了繼承權,也就失去了訴訟主體的資格。

2014年,葉家人的訴訟被駁回,而在葉家人提起上訴后,2016年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了一審判決。

這起案件,在當時鬧得沸沸揚揚,許多媒體都在關注。大家都想知道,究竟銀行里有沒有那三千萬美元的巨款。

這起案件中,網上有人總結分析了幾個疑點,供大家分析思考:

1. 按照葉家的說法,當時去銀行存款時,是現金存款。但是三千萬美元,這麼多的現金僅僅依靠兩個人,搬也要搬一段時間。

但是按照葉家人的說法,當時王賢能存的是特種美元貨幣,一張面額就是一百萬美元。當時王賢能回國時,一共帶了三十張。

可縱觀美國幾百年的歷史,美國從未發行過所謂的「特種貨幣。」

2. 銀行方面查詢了當年的資料。

據銀行統計, 1983年福州地區所有外匯(包括美元在內的所有外國貨幣)金額加起來,總價值僅僅只有七十九萬美元,而整個省加起來也僅僅只有三百萬美元

如果葉家人所說屬實,那麼王賢能一人的賬戶存款,相當于整個福建省外匯儲備的十倍。

3. 葉家人在取款的過程中,并未出示任何憑證,而對于存款數額的認定,也僅僅是靠著當事人的回憶,「瞟了一眼」,確定了存款數額。

那麼銀行中王賢能的存款究竟有多少呢?

實際上,如果銀行沒有說謊,那麼按照王賢能最早三千美元的存款本金來計算,當年王賢能選擇了定期,年利率為百分之六點一。

到1984的時候有利息123.75美元,再加上后續存入的一千美元,總計3123.75美元。

之后因為王賢能離開了中國,且一直未取這筆存款,所以銀行進行了自動轉存。

長年累月的利息疊加下來,在2003年的時候,王賢能賬戶上連本帶息共8041.86美元。

這也是筆不小的數字,但相距葉家人所說的三千萬美元,差距可謂是天壤之別。

最后,葉家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表示銀行提供的復印件存疑,于是要求銀行出示當年王賢能存單的原件。

可在銀行提供原件之后,葉家人卻不認同這個原件,認為銀行在造假。

葉家人為了這筆巨款,決定堅持到底,無論付出多少代價,一定要找回當年王賢能的血汗錢。

但真相究竟是如何,估計只有王賢能本人才能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回答。

而葉家人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前往印度尼西亞了解當地關于繼承法的規定。

只有確定當地的繼承法說明了葉家等人有合法的繼承權,葉家人才能繼續和銀行打官司,再慢慢探究這筆存款的真假。

多年的等待,幾十萬付諸東流,換來的卻是繼承權的丟失,這對于葉家人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但葉家人并沒有打算放棄,他們決定將后半生都用在這件事情上,不得不說他們堅持的精神確實令人敬佩。

如果葉家人真的在存款數額上說了謊,那這麼多年他們的付出和努力,終究會變成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如果銀行真的侵吞了這筆巨款,那麼希望法院能夠做出一個公正的判決。

-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