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40歲女子「懷孕」4年!自稱能與「胎兒對話」鄰居們深信不疑「神胎」醫生一看哭笑不得

傳說,托塔天王李靖的夫人,懷孕3年6個月生下一個肉球。李靖認為其乃不祥之物,一劍劈開,不料竟蹦出一個手套金鐲、腰圍紅綾的男童,那便是靈珠子轉世的哪吒。

但神話歸神話,現實世界當中,「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才是正常自然規律。

然而2005年,上海市奉賢區的一個小村子里,卻上演了一出「現實版哪吒」。一位叫做張永華的婦女,年過四十意外懷孕,而且這一懷竟就是4年之久。

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張永華腹中胎兒竟還跟哪吒一般,天生自帶「絕技」。他能「隔腹辨物」,利用胎動與外界交流互動。惹得鄉親們紛紛驚嘆,都說張永華懷了個「神胎」。

張永華腹中胎兒真的是哪吒一般的「神胎」嗎?懷孕四年未生背后,究竟藏著怎樣的隱情呢?

懷孕四年未生,腹中胎兒有神力

2007月的一天,上海市奉賢區某村子的老字號中醫館內,走進一對衣著樸素、滿面愁容的中年夫婦。

女人身材豐滿,手撐著腰,腹部隆起頗大,男人則在一旁小心攙扶。

兩人的腳剛踏進館內半步,男人便張望著朝內堂的老中醫迫切發問: 「醫生,我老婆懷孕兩年多了還沒生。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你看看是怎麼回事?」

這對夫婦,丈夫名叫吳正權,妻子則叫張永華,兩人都是普通農民。

自1991年結婚以來,兩人的感情一直十分恩愛,結婚多年只育有一個女兒。直到2005年,年過四旬的張永華才終于懷上了二胎。

中年之際又迎來愛的結晶,夫妻倆都欣喜若狂。

可誰曾想,這個寶寶竟如同哪吒一般,在張永華肚子里呆了兩年多,愣是不愿意出來。

時間一長,張永華夫婦的開心都化作了擔心,這才找到村子里有名的老中醫問診。

老中醫不緊不慢,將手搭在張永華的手腕上。良久,抬眼告訴張永華夫婦: 「胎兒非常健康,胎心也是正常的。只是發育地比尋常胎兒慢,現在才七個月大。不用過于擔心,再耐心等一等吧。」

老中醫的話打消了夫妻倆心里的憂慮,他們安心回到家,邊養胎邊等待生產。可不料,這一等,居然又是一年多。

久不生產已是奇聞,但這個胎兒最神奇的還要數——能隔腹辨物、與人交流。

拿一樣東西放在張永華肚子面前,問肚里的孩子這是什麼,如果說得不對,肚子就沒反應;說對了,胎動則會非常明顯。

鄉親們起先還將信將疑,走到張永華面前,試探著對著肚子問到: 「你是個寶寶嗎?」

話落肚子竟然自己抖動起來。

「他還認識好多東西呢!」張永華驕傲地說道。

于是有人又拿來一把扇子,放到張永華肚子前問:

「這個是什麼?是鏡子嗎?」等了好一會兒,什麼都沒有發生。

「是梳子嗎?」依然沒有反應。

「是扇子嗎?」問到這,張永華的肚子劇烈顫動起來,就像是胎兒在伸展四肢,試圖回應外界的問話。

就連將張永華的眼睛蒙起來,胎兒依然能借助胎動「隔腹辨物」,且正確率100%。

五次三番驗證成功后,村里人便對此深信不疑,紛紛對張永華夫婦驚嘆道喜: 「你這個孩子可不得了!懷的是個‘神胎’!」

四十歲高齡,意外懷孕

奉賢區一孕婦身懷神胎的消息,漸漸流傳開來,引起了媒體記者的注意。帶著疑惑、好奇,以及對奇聞異事的追尋,記者找到了張永華、吳正權的家里。

聞風而來的,還有好多村民,大家把門口堵著水泄不通,都想探聽這個「神胎」背后的秘密。

其實懷孕之初,張永華跟其他的孕婦并無兩樣。

那是2005年的一個清晨。吳正權照例做好早飯放在餐桌上,準備像往常一樣出門做工。

臨走前,吳正權叫醒妻子起來吃飯。結果張永華剛吃一口、嘗到味道,胃里就突然泛起一股強烈的惡心感,趕緊跑到廁所一通嘔吐。

張永華表示,盡管當時月事遲遲未來,但自己根本沒往懷孕這方面想。只是以為,可能不小心著涼了,要麼就吃了不干凈的東西壞了肚子。

直到服用了幾天藥,嘔吐癥狀卻絲毫沒有減輕。沒辦法,吳正權這才帶著妻子找到村里一位很有名的老中醫,前去問診抓藥。不料這一問,可不得了。

「恭喜,是喜脈,你懷孕了。」老中醫號過脈后對張永華夫婦說道。

懷孕?難怪自己最近頻繁嘔吐,總是感覺疲乏、嗜睡,口味也發生了變化。聽老中醫這麼一說,張永華身上奇怪的癥狀全都對上號了。

沒想到人到中年還能懷上孩子,夫妻倆欣喜萬分。

張永華夫婦

「這肯定是個兒子,我們要兒女雙全了!」張永華滿面笑容對丈夫說。

吳正權也很珍視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悉心照顧張永華的飲食起居。他讓妻子遠離農田和繁重農活,專心在家養胎。

吳正權白天去干活掙錢,下班后買好新鮮的食材,親自下廚,給妻子準備營養均衡的一日三餐。

晚飯后,吳正權還會小心翼翼攙扶張永華散步。兩人都翹首以盼著「大胖小子」的平安降生。

時間一晃來到2006年正月,張永華到了十月懷胎該生產的時候了。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流逝,肚子卻絲毫沒有動靜。

起初,張永華與吳正權還能互相安慰:別擔心,別著急,再等等。直到懷孕步入整整兩個年頭,夫妻倆終于按捺不住內心的焦慮了。

考慮到妻子和胎兒的健康,吳正權再次帶著張永華找到村子里那位老中醫。確定腹中胎兒發育得很健康,只是發育緩慢,夫妻倆才終于放下心來。

哪吒母親懷胎三年半才生產,哪吒生下來便是小英雄。張永華心想自己肚子內的孩子肯定也不一般,臉上寫滿了憧憬與喜悅。

張永華

張永華無時無刻不在盼望著肚子里的小寶寶快點出生,早點享受天倫之樂。幾乎每天,張永華都會溫柔的撫摸著肚子,跟寶寶說話。

后來聽說胎教對胎兒有益,張永華就嘗試著想教寶寶一些簡單的物品。

「寶寶,媽媽手上拿著的是一把梳子,梳頭髮用的梳子。記住了嗎?」有時,張永華教著教著,便會情不自禁地笑出聲,覺得自己有些異想天開。

然而,忘記了具體是哪一天。張永華剛剛完成新一輪「教學」,肚子竟猛然抖動了幾下。幾番嘗試后,張永華心里又驚又喜: 「是寶寶聽懂了我的話,這是在回答我呢!」

就這樣,張永華身懷「神胎」一事,逐漸在當地流傳開來。

張永華

盡管張永華懷孕4年未生,著實無從解釋。胎兒「隔腹辨物」的能力,記者也親自進行了驗證。

可作為堅定的「唯物主義者」,記者相信這離奇的現象背后,一定有科學解釋。

要知道,正常孕婦的懷孕周期,從妊娠到生產為42周。

由于每位女性月經周期長短不一,所以推測的預產期與實際生產時間有1到2周的出入也是正常的。但如果超過預產期太久,仍沒有分娩跡象,則是過期妊娠。

過期妊娠對產婦及胎兒都有非常大的危害。產婦超過42周不生產,子宮內的羊水量會減少,從而導致生產困難。

圖片源于網絡

至于胎兒,隨著胎盤逐漸老化,胎兒所獲得的氧氣與營養會大幅衰減,輕則可能出現缺氧、脫水,嚴重甚至可能胎死腹中。

懷孕四年,胎兒還健康無恙,這根本不可能!

記者決定帶著張永華去正規醫院做檢查。

揭秘懷孕四年「神胎」真相

聽聞醫院里來了一位懷孕四年的孕婦,大家都按捺不住好奇,爭先恐后跑過來想「開開眼界」。張永華也隨之成為了大家茶余飯后討論的焦點話題:

「正常人怎麼可能懷孕四年,可能肚子里長了什麼東西!」

「肚子看著像八九個月了,可能真的是孩子!」

面對各色各樣的議論,張永華夫婦早已經習以為常。他們非但不以為意,還特別驕傲地向大家展示起腹中胎兒的「神功」。

至于醫護人員,他們雖也難掩震驚、錯愕,但還是非常專業地完成了問詢與檢查,只等科學給一個真相。

很快,在所有人熱切的目光中,張永華躺上床,撩開衣服露出肚子來。

不過片刻,醫生的表情便凝固了。

要知道,普通孕婦的肚子大多會緊繃、發硬,肚臍被撐得外翻,還可能布滿妊娠紋路。可張永華的孕肚,白凈光滑不說,甚至軟綿綿的。

醫生先用手按壓了一下張永華的腹部,十分綿軟,并沒有摸到子宮底部。接著醫生拿出聽診器,在肚子上來回移動。只聽見有類似臍帶血的聲音,但細聽后辨別出只是腹腔回聲。

最后是胎心,這是最容易辨別懷孕與否的關鍵之一。

因為胎兒正常的胎心率為110~160次/分,比大人快很多。但張永華的肚子里壓根聽不到快速的心跳聲。

醫生再三仔細辨別,最終給出了一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結論——張永華并沒有懷孕。

聽到醫生的否定,張永華很篤定地表示不可能。無論醫生如何解釋,張永華也聽不進去。

張永華

沒辦法,醫生只能建議張永華去做個B超,如此一來便能明確知曉真相。

盡管張永華對此極其抗拒,板著臉當即想要離開。但在大家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勸之下,她最終還是來到了B超室。

結果可想而知。醫生將儀器來回移動在張永華肚子的各個地方,同時認真看著屏幕。片刻后,她開口說出殘忍的真相: 「里面沒東西呀!都是脂肪,她還有脂肪肝呢!」

張永華和吳正權夫婦完全不能接受醫院的檢查結果,憤然走出醫院大門。

臨走前張永華還甩下了一句話: 「我本來就不想來醫院。來醫院之前,肚子里的孩子就跟我說了別來,來了醫院他就會被換走的。」

謊言背后的辛酸

一眾醫生確信無誤的結論,專業儀器清晰明了的證據,張永華沒有懷孕顯然是板上釘釘的事實。可吳正權與張永華二人,為何會如此執拗呢?

對此,心理學專家給出了解釋: 張永華這是患上了心理疾病——癔癥。

癔癥是由精神因素,如生活事件、內心沖突、暗示或自我暗示,作用于個體引起的精神障礙。

心理學專家表示,在張永華的內心里,可能存在著一種強烈的想要個孩子的需求,并進一步轉變成為期待。

這種期待不斷暗示著張永華,導致她產生了一種心理反應,最終外化到身體反應上。

原來,自從1991年結婚起,張永華就背負上了「生兒子」的思想負擔。

畢竟那個年代的農村,重男輕女思想還比較嚴重。張永華的婆婆又是個典型的農村婦女,沒什麼文化,整天催著張永華快些生個孫子,好給吳家「傳宗接代」。

張永華剛嫁給吳正權時,因為勤勞善良、手腳麻利又孝順長輩,是非常討婆婆的歡心。

張永華

后來懷孕時,婆婆對她整天噓寒問暖,三天兩頭買老母雞、豬棒骨燉湯,說要給張永華補充營養。

然而,在看到張永華生的是女兒后,婆婆的態度竟立馬180度大轉變,經常冷嘲熱諷: 「哼,生個賠錢貨有什麼用!」

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刁難。張永華坐月子期間,婆婆非但不幫忙照看女兒,還將所有家務一股腦推到她身上。

有時候,張永華剛洗完衣服準備休息一下,婆婆就會立馬使喚她做飯,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還不快點,人都被你餓死了」。整個一副周扒皮的模樣。

盡管吳正權一直堅定的站在自己身邊,有時還會因維護自己跟婆婆翻臉。

但由于吳正權得出去干活賺錢,張永華白天還是得獨自忍受婆婆的惡語相向。而且,看著丈夫夾在自己跟婆婆中間左右為難,張永華心里也不好受。

面對婆婆的針對、丈夫的為難,張永華不知該向何處訴苦, 「這樣的日子不知何時是個頭。要怪,就怪自己沒能生個兒子。」

事實上,最令張永華郁結的是。雖然丈夫嘴上不說,但張永華還是能夠看出他對兒子的渴望。

每次兩人外出散步,偶遇一群小男孩追逐嬉戲,丈夫臉上就滿是羨慕。村里誰家生了男娃,他也是第一個上趕著送禮祝賀,女娃就看都懶得看一眼。

丈夫的小心思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張永華。她不禁問自己, 「是不是生個兒子就好了?只要生個兒子,婆婆滿意,丈夫也不用左右為難」

久而久之,生兒子成為了張永華心頭的執念。

張永華

她是白天吃飯時也想,晚上睡覺時也念,生兒子的心愿縈繞在她心頭。日復一日,終于,癔癥纏上了張永華。

強烈的生子愿望和持續的焦慮,干擾到了張永華中樞神經的正常功能,影響其內分泌,從而刺激身體出現嗜睡、嘔吐、口味改變等酷似懷孕的癥狀。這也就是俗說的「假孕」。

至于「隔腹辨物」的「神技」,則是張永華潛意識作用下,自己通過控制肌肉震動營造的胎動假象。時間久了,就連張永華本人,都相信了是腹中胎兒自己在動。

揭開真相后的反思

都說生活「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因盼子心切,就認定自己「身懷神胎」,連醫院鑒定都視若無睹。

在他人眼中,這顯然難以理解。可吳正權卻心甘情愿陪妻子一起「病」。

記者曾問過吳正權: 「如果真的就是沒有孩子,或者這個孩子永遠也生不出來呢?你有沒有過這個打算?」

吳正權毫不猶豫,脫口而出: 「那是肯定啊。生不出來就生不出來吧,我可以伺候她一輩子,一直養著她。」

對于張永華來說,相信自己懷孕能生出兒子,是她給自己建立的希望。期盼著有了兒子就能解決所有矛盾,讓家庭幸福。她為自己建立希望的同時,也是在給這個家帶來希望。

對丈夫吳正權來說,擁有一個即將出生的兒子,不僅能滿足自己盼子心切的愿望,更能維持妻子的美夢。

整個家庭似乎在這個虛假的期望中變得和諧美滿,于所有人而言,這都是一件「值得的好事」。

那麼,還有什麼理由去打破這個美夢呢?如果假孕的事實被戳穿,婆媳關系、吳正權與母親的關系又會重新回到冰點。

因此張永華四年都不愿面對真相,只為維持現有的和睦。甚至以「孩子有神力」的說辭來賦予這個莫須有的孩子別樣意義。

這個永遠也生不出來的孩子的「神力」,不是能隔腹與人交流互動,而是能維系家庭和睦。

當然,看透現象看本質。

這個壓根不存在的「神胎」,歸根究底都是「重男輕女」觀念釀成的苦果。

兒子或是女兒,都是家庭的血脈、幸福的結晶,「延續香火」一說更是無稽之談。

可時至今日,重男輕女的思想毒瘤仍舊影響著不少家庭,讓好好的一個家產生了難以消除的隔閡。

記者雖然沒有采訪吳正權張永華夫婦的女兒,但想必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中長大,她多少會受到負面影響。

重男親女家庭里出身的女孩,背負了沉重的不公平對待。因為缺乏關愛,她們容易在成長過程出現自卑、叛逆、自怨自艾等問題,這對她們的心理是巨大折磨。

導致張永華夫婦執迷假孕的原因,值得我們反思。

惟有正視生命,尊重生命,愛惜每一個出生的孩子,無論性別,才能讓小家幸福,讓社會的「大家」和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