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孩子睡在自己身邊悄然不見!醫院也蒙了,查看監控竟是「護士」偷走

「從沒想到一個女人,能便如此大的謊言欺騙你。」

在母親懷胎10月非常的不容易,

但是在此期間母親痛并快樂著,期待著新生命的到來。

今天為大家分享的故事是:產房被「抱走」的孩子(嫌疑人:趙娟)

孩子明明睡在媽媽的身邊,但是一睜眼孩子卻不見了,

經過一番追查犯罪嫌疑人能抓到嗎?她的動機又是什麼?

注:本文所用人名均為化名。

「丟失孩子!」

江蘇淮安有戶人家的臉上總是露著大大的笑容,

因為他們家的兒媳婦田玉肚子大大隆起,即將迎來生產時刻。

這天,田玉感到一陣肚子痛,估計是要生了,

丈夫趕忙撥通了120急救電話,將田玉送往醫院,

經過一陣急促的腳步,醫生準備好了生產的工作。

家人在手術室外焦急地等待著,頭上的汗珠粒粒如豆般大。

不知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終于打開:「是個男孩!」

田玉的家人們紛紛松了一口氣,替而代之的是迎來新生命的喜悅。

田玉的丈夫高興地用電話通知著家里的喜事,

「對對對,生了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殊不知,這個對話正被一個女人偷偷聽著,危險正悄然降臨。

凌晨3點多,

江蘇省淮安市某醫院,婦產科6樓602房間傳來一陣女人驚喊,

「我的孩子呢?護士!護士!」

那女人正是田玉,當時田玉抱著兒子睡著了。

但是睡夢中她隱約聽到了兒子嚎啕大哭,田玉伸手去安撫孩子,

誰承想一擺手發現身邊留出的位置「空了」!

沒錯,田玉的兒子不見了,聽到動靜護士匆匆趕來:「發生什麼事了。」

「護士,你見我兒子了嗎?睡覺前還在這里的。」

護士立馬報警處理,沒多久警察就趕來調查,

說實話,警察也從未見過這種情況:「我們縣歷史上還從沒有過,在醫院小孩被偷走的事情發生,我們刑警大隊非常重視。」

為了防止「人販子」帶著孩子逃出外地,刑警大隊關閉了城門,

在主要的進出口,全部都安排了警力。

尋找「被拐」嬰兒

當晚值班的護士在凌晨1點30分的時候,去田玉的房間查房了,

那時孩子還好好地躺在母親身邊,之后就再沒進入過602房間。

住在田玉隔壁603號的產婦宋語文,說她看到了「可疑」的人,

據說,當時宋語文正在給孩子喂奶,忽然她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隔著房間的玻璃,宋語文看到一個穿護shi服的人,

提著一個大包包走得很快,起初宋語文也沒在意只猜想這個人可能挺忙的,

就在兩三分鐘后,一個消息讓宋語文后怕,

隔壁有人出來說:「小孩不見了。」

醫院每層樓都有監控探頭,負責查看監控視訊的民警,

發現了那名可疑的「護士身影」。

經過調取監控視訊發現,那個時段進出醫院的只有那名「護士」。

而且,凌晨3點35分進出醫院的這名「護士」,并不是這家醫院的護士,

那名護士的腿有些內八有些特殊,時間倒退20分鐘前,

有一個提著黑色袋子的女人進入醫院,

她進入醫院后沒有選擇坐電梯,而是走樓梯上到五樓,

在五樓徘徊了一陣之后,忽然走進「病人洗浴室」,

出來之后她的身上已經穿好護shi服,并帶好護士帽。

這便是一個疑點,因為護士有自己專門的換衣間,怎麼會在洗浴室換衣服。

換好衣服之后她手上的黑色袋子,變成了一個白色超大的袋子,

她再次來到樓梯處,隨手關掉了五樓樓道的燈,

再見到她時她已經出現在6樓,然后走進602田玉的房間。

很快,那名護士就抱著一個白色的包,慌張地跑到五樓坐電梯,

明顯可以看到,這個包沉重了不少,而且她的手還會對包有托住的動作。

可以猜測到,包里的是田玉的寶寶。

電梯到達一樓,女人急促地走出醫院的大門,騎著電動車飛馳而去。

警方沿路調取監控,終于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的大概位置,在當地的東風小區。

但是具體住在幾棟幾樓,還沒有線索。

為了不打草驚蛇,警方悄悄地潛伏在小區附近。

就在不到半小時后,一輛救護車來到了東風小區,

警方沒有放過一絲線索,撥通了120急救中心的電話。

「這個東風小區剛剛有一輛救護車過來,是因為什麼病呢?」

「這個小區有一個剛在家里生下一名男嬰的產婦。」

這樣的巧合加大了警方的懷疑。

「這個人也許跟我們接手的案件有關,請院方安排有經驗的產科醫生,對這名女子專門進行細致的檢查。」

醫院不敢懈怠立馬指派臨床經驗豐富的李醫生,對該女子進行全面的檢查。

經過一番檢查,李醫生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第一:沒有摸到產后的子gong,第二:產婦沒有明顯的外yin紅腫或惡露的現象。」

總的來說該女子沒有生產過的跡象。

為了防止烏龍,李醫生又約了好幾位有經驗的醫生對產婦進行檢查,

結果與第一次的檢查結果無異。

而警方請院方采取男嬰和田玉進行DNA快檢,

最終確定,這名男嬰正是田玉的孩子!

6個小時后,離奇失蹤的孩子終于回到了母親的懷抱。

那麼「拐走」孩子的女子又該如何判刑?

「判刑」

拐走孩子的女人叫趙娟,她被警方抓獲后,

以涉嫌拐騙兒童罪被提起公訴。

江蘇省洪澤縣某法院,公開開庭此案件,

法庭上,趙娟的辯護律師提出了「輕罪」的辯護意見。

趙娟也承認了自己的作案事實,并當庭對自己的行為進行懺悔。

江蘇省洪澤縣某法院,做出如下判決,

「被告人趙娟拐賣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構成拐騙兒童罪,

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

趙娟在公共醫療場所所進行的「盜竊嬰兒」的行為,

不僅僅是侵害了嬰兒和家庭的利益,更是引起了一定程度的社會公眾恐慌。

為什麼犯了「拐騙兒童罪」判處的程度還如此之輕呢?

「拐」走孩子

拐走孩子的女人叫趙娟,她說拐走孩子她是有原因的,

這與趙娟的生活經歷離不開關系。

在趙娟5、6歲的時候,趙娟就變成了孤兒,她的父母相繼去世。

后來趙娟被養母收養并撫養長大,但養母沒有送趙娟去讀過書。

反而是在19歲的時候,讓趙娟早早地嫁了人,

婚后趙娟生下一男一女,孩子的到來讓生活的雞毛散落一地,

夫妻間的爭吵被無限拉大,

最終,因為感情不和趙娟被前夫拋棄。

失婚后趙娟什麼都沒有得到,孩子也被前夫全部帶走,

這讓趙娟感覺自己的人生跌落了谷底。

幾年前,趙娟遇到了現任丈夫小楚,

小楚不在乎趙娟的前朝往事,只希望趙娟能為小楚家生一個兒子,

同年年底,趙娟感到一陣惡心,來到醫院檢查發現她懷孕了,

家人得知這消息之后都非常高興,對趙娟也是格外的照顧。

即便如此小心翼翼,災難還是發生了,

幾個月后因為一次意外,趙娟意外流產了,

趙娟知道將這個消息告訴丈夫,丈夫一定會拋棄自己,

「我等了這麼多年,我不想再失去了。」

趙娟獨自承受這份痛苦,她只能先穩住丈夫穩住公婆。

趙娟對丈夫說自己想家了,想回山東老家住,

就這樣離開了丈夫,不跟丈夫住在一起,趙娟在老家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快到預產期之后,趙娟再也瞞不住了,

她往肚子里塞了一些棉花,偽裝成孕婦的大肚子,

得知趙娟快要生了,公公婆婆熱情的來到家里照顧趙娟,

這樣的話一定會露餡,趙娟就開始「沒事找事」將公公婆婆氣走,

晚上睡覺的時候,趙娟老穿著一個孕婦裝,

丈夫小楚疑惑問:「你老是穿一個孕婦裝睡覺累不累啊。」

趙娟有點惱羞成怒:「怎麼了!那你出去睡去。」

就這樣,趙娟一次一次的逃過了假孕被發現的危險。

不過最厲害的還是每一次的巧合,

「我去做B超,人家也做B超,她是一個孕婦,醫生看完之后她就放在電瓶車車籃里……」

有一次丈夫非要陪趙娟去醫院做檢查,丈夫目送趙娟進入了產科醫生辦公室,

醫生問:「你怎麼了。」

趙娟說:「我走錯房間了。」

對任何人來說,沒有人能看出來趙娟是「假孕」,趙娟的演技和操作也實屬讓人「佩服」。

即便如此也不能以假亂真,趙娟的心里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

「我能不能去醫院抱個小孩騙過丈夫。」

于是,趙娟來到田玉所在的醫院尋找作案機會,

尋找一圈無果之后,趙娟失魂落魄的走在醫院的樓梯,

走到三樓的時候,一個電話引起了趙娟的注意,

那人正是田玉的丈夫,他打著電話上樓,趙娟低著頭下樓,

忽然趙娟聽到:「哈哈是啊,我生了個兒子啊。」

聽到這句話,趙娟悄悄跟在田玉丈夫的身后來到6樓的產房,

看著田玉丈夫走進602房間。

「偽造」產子

回到家趙娟開始琢磨如何將孩子抱到家里來,并給丈夫營造一種孩子是她生的錯覺。

最終,趙娟購買了白大褂和護士帽。

趙娟摸好了凌晨時分的時間,

知道醫院夜里會進行查房,房間不會反鎖,

在醫護人員凌晨1點多鐘查完房之后,她才進去「盜孩子」,

她知道凌晨3點多產婦和陪護人員都已經熟睡,

如果產婦醒了或者被人發現,她也想好了退路,就說自己是護士來查房的。

而后就是我們上述所見的,趙娟換衣服、抱孩子、離開。

不過這都不是最奇特的,最奇特的是趙娟如何讓丈夫覺得孩子是自己生產。

為了營造生孩子的場景,趙娟提前在農貿市場買了一只雞,

將雞血滴到碗里全部浸上,但是怎麼看都不像,

于是趙娟又買了兩條鱔魚,放出血特別多。

趙娟將雞血鱔魚血鋪滿衛生間,然后撕紙擦血,場面十分驚心動魄,

準備好一切之后,趙娟將孩子放到地上,

然后高喊:「老公,我生了,快打120!」

那晚,趙娟的丈夫剛剛應酬完,醉醺醺的睡著,

聽到趙娟的呼喊,他趕忙起身來到衛生間查看,

看到眼前一幕,小楚雙眼瞪大驚訝的說不出話,

「孩子我生下來了,我自己剪的臍帶。」

「小孩的胎盤呢?」

「扔到廁所沖走了。」

丈夫趕緊撥打了120,趙娟說自己要去另一家醫院,

丈夫卻說去一家好醫院吧,那醫院正是田玉所在的醫院。

到了醫院,趙娟又想編造謊言欺騙大夫,

奈何民警早已做好準備,再編造什麼謊言都難逃法律。

丈夫得知一切真相后:「從沒想到一個女人,能便如此大的謊言欺騙你。」

趙娟的成長經歷非常坎坷,雖然拐騙兒童的行為非常可恨,但其情可憫。

「趙娟的出身貧困,這次的作案動機也是為了挽回自己幸福的婚姻,所以她的主觀惡意很小。」

韓法官說:「刑法實施的目的,不僅僅是懲罰犯罪,還要讓犯罪分子在服刑之后,能順利地回歸家庭,從而使社會更加和諧。」

從這幾個觀點出發考慮:

第一:趙娟的成長之路非常坎坷,處于對家庭的關愛。

第二:被盜的嬰兒脫離監護人監管的時間長短。

考慮到這種種因素,法庭最后還是予以從輕處理。

「結尾」

趙娟是個苦命的女孩,但是選擇維護家庭的方式卻大錯特錯,

希望在監獄懺悔過后,趙娟能回到社會重新做人,切勿再犯下大錯。

謹以此文,希望所有孩子幸福快樂的長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