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曾受恩一頓飯,為還90元飯錢,他苦尋債主18年,但是見面還錢時,他卻堅持少還1元

汪明明

知恩圖報一直都是美德,「受人點滴之恩,當涌泉相報」。

那些 忘恩負義之徒往往讓人 看不起,尤其是男子漢大丈夫更是如此。

曾有一個故事,有一個饑腸轆轆的小男孩,求助到一戶人家,這家少女卻給了少年一杯溫熱的牛奶,并聲稱不要一分錢。長大后這個少女得了絕癥,束手無策之時,一位著名醫生卻主動為她診治。

手術成功后,醫藥費用單上的費用卻只有一行小字: 一杯熱牛奶。

是的,這個醫生就是曾經那個乞討的小男孩,他用高昂的手術費用,報答了18年前那杯熱牛奶。

圖源網絡

那麼如果18年前有人給了你90元,如今應該還給別人多少呢?

2004年,也曾有個大男孩饑腸轆轆,淪落街頭。

因為打工被突然辭退,身無分文的他沒飯吃沒地方住,正在他彷徨崩潰之時,有個陌生的北京阿姨,遞給了他90元錢,讓他吃了一頓飽飯。

換做是吃飽喝足、精神狀態正常人,或許對 90塊錢根本不屑一顧。

可如果是餓極了、餓瘋了的人, 90元錢不止是一頓飯錢,也可能是挽回了一個人。

這個拿了90塊錢的小伙當年只有16歲,據他回憶:「如果不是阿姨的90塊,我可能已經做出了傻事。」

那個善良熱心的阿姨不但給了他90塊錢,而且在聽完他的遭遇后,十分氣憤,第二天就帶他找到了辭退他的老板討說法,并幫他要回了屬于他的薪資。

可以說這個阿姨是他的大恩人,在舉目無親的北京,一個陌生的阿姨根本沒有義務這麼幫忙。

可18年后,這個小伙卻只還了阿姨89元,不僅沒多給,還少了1塊錢,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男子名叫汪明明,生于1988年,祖祖輩輩都是農民。

在農村,種地、娶媳婦、生孩子是每個農村人祖祖輩輩延續下來的傳統,認為這才是所謂的正經事。

可到了汪明明卻認為,男子漢要出去闖,他想改變這種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

于是汪明明 國中畢業就不讀了,聽幾個年長的同鄉說, 在大城市可以賺大錢。

于是他決定不讀書了,反正讀完書出來還是要 種田,還不如出去闖闖。

于是向父母提出要去外面打工,「兒大不中留」,父母只得同意兒子打工的決定。

就這樣15歲的汪明明就和幾個同鄉一起出去闖蕩。

從小第一次出遠門的汪明明滿心期待,內心止不住的激動, 就算是睡著了嘴角還是笑著呢,哪怕只是特快硬座。

在夢里,他已經功成名就,衣錦還鄉,父母以他為驕傲,昔日的小伙伴都對他畢恭畢敬。

可惜「好夢易醒,易醒是好夢」,由于過于開心汪明明竟然笑醒了。

同伴們都看破不說破,誰不是年輕時候過來的呢?莫欺少年窮嘛。

一行人來到外地, 可還沒張開翅膀大展宏圖,就被骨感的現實冷冷一擊。

由于自己 年紀小又、沒有工作經驗、沒學歷,這在北京想當白領是不可能的。

擺在汪明明眼前的工作機會, 要麼進廠,要麼當服務員,或者去工地做小工。

招工的工廠保證,多勞多得, 干得好可以月入上萬,于是汪明明動心了決定在工廠好好干。

可惜社會哪有真麼簡單呢?汪明明經常 加班加點地干, 可到發工資的時候他卻發現工資績效和他的計件不符。

也就是說,他被欺生壓小了。

他找經理理論卻被經理不耐煩地敷衍 :「去去去,不服氣就找老板投訴去。」

汪明明氣不過還想找上級反映,卻都被同鄉摁下了。

教育他說: 「習慣就好了,廠子就是小社會,你得慢慢適應。」

這也是第一次,刷新了汪明明原有的認知圖式。

由于他得罪了經理,所以他的處境更艱難了,時常給他 「穿小鞋」。

不但加班加點是常事,還變本加厲地壓榨他,美其名曰: 「年輕人多出點苦是鍛煉,這樣的成長機會要珍惜。」

汪明明就是再單純也知道是欺負他了,于是工作服一甩,表示要辭職,要求把工資結清。

汪明明還是想得太「想當然」了,辭職而已,經理早就司空見慣。

他淡定地說道: 「沒有離職就結賬的單位,工資壓一個月。

財務下個月發工資,而且你不滿三個月離職,扣你半個月工資。」

汪明明聽經理這麼說,怒火攻心,年輕氣盛的他眼看就要揮拳頭,立刻被工友抱住:

「你這一拳頭打下去,不但工錢沒了你還得賠他錢!」

無奈,憋屈的汪明明只得攥緊拳頭,收拾行李先離開工廠職工宿舍。

臨走之前,一個宿舍的工友大哥看不下去,給了他 20塊錢,并建議他去有關部門告經理, 希望他可以通過勞動仲裁討到工資。

可是20塊錢,連車都坐不起,飯都吃不飽,談什麼討薪呢?

握著這20塊錢,汪明明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此時此刻,汪明明只想回老家。

但是拿不到自己該得的工資,汪明明不甘心,輾轉多次 他終于找到了監察隊。

可是他到的時候已經下午6點了,被告知已經下班,辦業務等第二天再來。

此時此刻的汪明明 ,又渴又餓,他已經一天沒吃沒喝了,被告知還得等一天,他實在撐不住 ,直接蹲在大街上大聲痛哭,顧不得丟不丟人。

這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 「孩子,怎麼了?怎麼還在大街上哭了?」

汪明明抬起頭,淚眼模糊的他看見一個 穿著制服的中年阿姨,趕緊擦干眼淚說道: 「我好不容易找到這,但是來晚了關門了,辦不了事兒了。」

就因為這點事就哭啊小伙子!男兒有淚不輕彈快別哭了!跟我說說什麼事?」

汪明明見這個阿姨面善,就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阿姨。

中年阿姨聽罷,沉吟了一會說道: 「你的情況我清楚了。我是這里的小隊長,叫王群,這樣吧孩子,明天你直接找我,我一準給你辦。」

聽到這個阿姨還是這里的領導還答應幫他 ,汪明明破涕為笑,激動地不知道怎麼好了,不斷 鞠躬道謝。

可離開后,汪明明卻又為今晚發愁 ,住在哪里呢?橋洞底下?走了兩步覺得頭暈目眩,光想摔倒

就在這時,剛才那個阿姨的聲音再次傳來: 「孩子,你等等!」

汪明明一看,那個阿姨手里拿著 90塊錢向他跑來,一把塞進他的手里,

「小伙子,拿著,我看你臉色不好是不是沒吃飯?

阿姨今天沒帶錢包,兜里就90,你快拿去先吃飯!不吃飯,你的父母會心疼你的!」

汪明明原本一直拒絕,王阿姨已經幫了他那麼多, 怎麼好意思收人家的錢呢?非親非故的。

可王群阿姨的最后一句話徹底擊潰了汪明明, 想起了父母,汪明明含淚收下這90元,連連鞠躬。

這也是汪明明第一次在這個城市,感受到溫暖。

這90元錢,也徹底改變了汪明明。

好幾天沒吃過飽飯的汪明明,找到一家小飯店,看到菜單汪明明坐了下來 ,點了一份葷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這是他吃的最好吃的一頓飯。

當夜汪明明對付了一夜,第二天早早來到監察大隊。

果然工作人員辦理了業務, 帶他一起討回了9000的工資。

拿著這沉甸甸的工資,汪明明提出要請工作人員吃飯,都被工作人員婉拒了: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要謝你以后就謝謝王姐,走吧,我們把你送到火車站吧。」

于是汪明明就坐上了回鄉的列車,這次在火車上,汪明明的感悟卻和來之前 大不相同

雄赳赳地來,灰溜溜地走。

不過好在要回了工資,多虧遇到了好心人。

哎呀!汪明明一拍腦門,王姨的90塊錢!忘了還了!

可惜列車已駛遠,這90塊錢,只能再有機會去還給阿姨了。

可是,這個還錢的機會,卻是在自己34歲、也就是18年后才等到。

當年16歲的汪明明輟學去外地打拼,被社會的殘酷教育后, 才認識到了學習的重要性。

于是汪明明重新撿起課本,進入到一家技校學習,虛心踏實的學習技術,只有一技之長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技校畢業后,由于品學兼優,汪明明被學校推薦到合肥工作,如今工作穩定, 并且還娶妻生子,人生非常美滿。

可汪明明內心卻一直沒忘了那個曾幫助過他的 阿姨,沒忘了那90塊錢,沒忘了那一頓好吃的魚香肉絲蓋飯。

汪明明當時心想, 如果不是當時遇到了王阿姨,當初自己可能真的做出傻事。

「我當時我心里又急又氣,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又告知我下班了,身無分文餓的頭暈,當時我又小,很激動,當時真的萌生了不好的想法。」

是這微不足道的90元錢,和阿姨的溫暖,救了他,善惡之間更是甚至生死之間。

這件事也讓汪明明懂得了,愛需要傳遞。

當汪明明看見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時,就會想起自己曾經的遭遇, 回想起溫暖的王阿姨,回想起那20元錢。

于是當汪明明看見那些大街上的流浪漢時,總是伸出援手幫助。

汪明明覺得,傳遞愛也是一種報答。

2022年,汪明明35歲了。

剛過完年,單位正好派他去 出差,汪明明心想,機會終于來了。

再次坐上去北京的火車,此時的汪明明心情平靜了很多。

他已經不是曾經那個毛頭小子了 ,「希望這次能見到恩人」汪明明心想。

剛下火車他坐上捷運直接來到當年的監察大隊,走到門口就問保安 :「師傅,王群,王阿姨退休了嗎?」

是啊,算起來當年的王群阿姨也早已到了退休的年齡了。

保安沉吟了一下: 「耳熟,我給你問問啊!你找她什麼事?」

于是汪明明把18年前的事大概告訴了保安。

保安聽罷不禁唏噓: 「18年了,你還記得那?你放心,我幫你找!」

保安熱心地幫汪明明打聽,終于在職工檔案里查到了王群老人的電話。

王在保安的鼓勵下,汪明明緊張地撥通了電話: 「喂,請問這是王群王阿姨的電話嗎??」

「是啊,您是?」電話那頭的王群有些詫異,因為號碼顯示來自 安徽,安徽她沒認識的人啊!

電話這頭的汪明明剛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就已經淚流滿面,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年輕人?大過年的,哪有這麼拜年的?你先別哭,遇到什麼事兒了?」

時隔多年,王阿姨還是這麼 熱心、善良。

汪明明平復了一下心情,說道: 「阿姨,是我呀,我是小汪,18年前,您曾經給過我90塊錢。」

「小汪,安徽的,90塊錢?不好意思啊,我記不得了,是不是打錯電話了?」

汪明明怕王群阿姨掛斷趕忙說:

「阿姨,那年我蹲在你們單位門口哭,你還笑我哭鼻子,后來你幫我要回來了工資,還讓工作人員把我送到車站,您想起來了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說道: 「不好意思小伙子,阿姨上歲數了,好像有一個小伙子討薪這麼個事兒。

但是90塊錢我記不得了,不過這也不用記得,這點小事,這麼多年了不值一提。」

汪明明卻表態:

「不行王阿姨,受人點滴之恩當涌泉相報,再說了您當年這可是大恩!

我這次來北京想去看看您,請您吃頓飯,可以嗎?」

電話那頭的王群老人卻連說:

「不用不用,不值當,將來你也幫社會多做好事,就當謝我了。」

「那您給我一個收款方式,我把錢給您轉過去!這件事我記18年,將來我也不會忘的。」

可王群老人卻掛了電話,或許對王群老人來說,這只是她眾多善舉中的一例,不足掛齒。

汪明明看著掛斷的電話號碼,決定給王阿姨轉賬。

于是給她發了89元紅包并留言道:

「阿姨,我是汪明明。18年前您借給我90元,現今我給您轉賬89元,欠您一元。

剩下的一元,我用遠欠您的,我會永遠記住您的恩情,祝您身體健康,闔家歡樂!」

18年以來,汪明明的報恩心愿終達成。

而王阿姨那句 「回報社會」也深深被汪明明牢記于心。

其實,報恩為的哪是為了還清恩情,施恩的也未嘗是為了償還。

有句話說,「自己淋過雨,就想為別人撐把傘」。

汪明明就是如此,遇到與他相似經歷的人群,他總是慷慨解囊;

而熱心善良的王群老人,不知道為多少人打過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