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阿貝扛煤氣罐供棄嬰讀博士,2011年生母欲拿220萬認回,結局如何?

2011年,湖北孝感市的一家小區里忽然熱鬧起來,大家都在議論,肖崇陽家里來了兩個看上去特別有錢的客人,而且聽他們說那話的意思,好像是來認女兒的。

一聽這話,大家都好奇起來,肖崇陽家里不就只有一個女兒瑩瑩嗎?結果沒多久,大家就打聽出來,那對有錢的夫妻正是來找瑩瑩的,他們說:瑩瑩是他們多年前丟棄的孩子,如今家里有了錢,他們想要把女兒接回去!

這件事讓大家摸不著頭腦,最后眾人才弄明白,原來瑩瑩是肖崇陽多年前在醫院外面撿到的,并不是他和妻子的親生女兒。現在門口那對夫妻才是瑩瑩的親生父母,但瑩瑩卻并不愿意和親生父母相認。

一個棄嬰

事情還得從1987年的一天開始說起,那天,肖崇陽陪著自己的妻子祁春蘭來到醫院檢查身體。祁春蘭的身體一向不好,當時兩個人都年近四十了,但始終沒有一個孩子,這也成為了夫妻倆心中的一個遺憾。

不過,雖說沒有孩子,兩個人的感情還是十分好的,到醫院給妻子開了藥之后,肖崇陽就扶著身體虛弱的妻子往家里趕,天氣寒冷,路上行人也很少。

就在兩個人急著回家做飯的時候,肖崇陽忽然注意到醫院外頭圍墻的草叢里,傳來一陣微弱的哭聲,肖崇陽和祁春蘭心里都是一驚,草叢里仿佛有個孩子!

肖崇陽好奇地帶著妻子去查看,這一看,發現果然有一個小小的紙盒子被扔在那里,里頭的小孩兒臉都凍得發紫了,哭聲也是一聲比一聲弱。

肖崇陽慌忙彎下腰把孩子抱了起來,祁春蘭看著這孩子心疼的不得了,直說是作孽,這可是大冬天,把這孩子扔在這里,如果不是夫妻倆剛好經過的話,豈不是要這孩子死?兩口子不敢耽誤,趕緊帶著孩子又返回了醫院,把孩子交給護士。

肖崇陽和祁春蘭心想,既然這孩子是在醫院的圍墻外頭撿到的,那她的父母說不定剛離開不久,所以肖崇陽就讓醫院查查資料,看著孩子到底是誰留下的。

可醫院查了半天也沒找到線索,畢竟每天來醫院給孩子看病的人實在太多了,這孩子身上一點兒有價值的信息都沒有,連個小紙片都沒找見,上哪里去找他的親生父母?

80年代,醫院外頭也沒有監控,只怕這孩子的父母是找不著了。肖崇陽夫妻倆一聽,更加心疼了,這麼小的一個女孩子就被親生父母狠心拋棄。

祁春蘭對肖崇陽嘆息說:「真不知道誰這樣狠的心,我們想要一個孩子要不到,他們有了孩子,反倒丟了。」

妻子這句話突然提醒了肖崇陽,他想到,這孩子顯然是被父母拋棄了,如今一時之間也找不到這孩子的其他親人,那自己和妻子為什麼不能把這孩子領養回去呢?

肖崇陽把這個想法對祁春蘭一說,祁春蘭的眼睛也頓時亮了,他們夫妻倆恐怕是不可能有自己的親生孩子了,要是能把這個小女孩兒抱回去,當做自己的女兒,那豈不是再好不過了?

肖崇陽立刻就找到了醫院,表示自己愿意撫養這個孩子,當時撫養手續沒有現在這麼復雜,醫院的醫生護士和肖崇陽夫妻倆也比較熟悉,知道他們倆沒孩子,而且人品也不錯,所以很快就做了簡單的登記,便讓肖崇陽夫妻倆把孩子抱回去了。

肖崇陽夫妻倆都是溫和善良的人,最喜歡孩子,平時看見誰家有個小孩子都羨慕得不得了,只是因為祁春蘭一直懷不上,所以兩個人都不抱希望了。沒想到現在老天爺給他們送來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兩口子歡喜的都要掉下淚來了。

他們把這孩子抱回了家,心情都激動得像做夢一樣,祁春蘭趕緊和肖崇陽商量,要給這孩子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夫妻倆又翻字典,又是請教親戚朋友,最后給孩子取了一個簡單好聽的名字,叫做肖瑩瑩,就是希望這個孩子以后的人生之路能光明燦爛。

隨后他們又帶著孩子正式到派出所辦了收養手續,專門在家里擺了酒席,請了親戚朋友來慶賀這件喜事,大家也都為肖崇陽夫妻倆高興。

肖崇陽家里的條件談不上太富裕,肖崇陽是工廠里普通的工人,而祁春蘭早年間也在工廠工作,后來因為身體比較差,沒辦法承擔繁重的工作,就在家里幫人家做衣服補貼家用。

雖然日子相對清貧,但保證吃穿還是不成問題,只是有了這個孩子之后,經濟就變得更加緊張了。

但夫妻倆把這個女孩當做自己親生的孩子一樣疼愛,都發誓一定要盡自己所能,給孩子提供最好的條件,夫妻倆平日里省吃儉用,但給孩子買的奶粉和衣服都是盡量買最好的,從來不委屈孩子。

而瑩瑩從小到大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不是親生的,畢竟她的媽媽爸爸這樣好,誰又能聯想到自己是被撿來的呢?

在社區里,這一家人一向是模范家庭,瑩瑩一天天的長大,越長越漂亮可愛,而且性格也非常乖巧懂事,平時她知道爸爸媽媽工作忙,所以小小年紀就自己騎著腳踏車上學放學,從來不讓大人擔心。

回到家之后,做完作業就幫著爸爸媽媽洗碗、做家務,還主動提出來要學針線,和媽媽一起縫補衣物給家里掙錢,看著這個懂事的孩子,夫妻倆心中更加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白疼她。

肖崇陽一直囑咐瑩瑩要好好學習,將來考個好大學,爸爸媽媽也就放心了,瑩瑩也一直很聽話,學習特別認真,在班里成績一直都是排在前十。

每次肖崇陽和祁春蘭去給瑩瑩開家長會,老師都是眉開眼笑,不斷地夸獎瑩瑩,說她又懂事又聰明,將來肯定是個有出息的孩子,特別給父母長臉。

肖崇陽和祁春蘭一直悄悄商量,得趕緊給孩子攢點兒錢,他們年紀大了,將來也不知道怎麼樣,孩子的學業不能耽誤,所以得盡量的把家里的錢存起來,這樣將來瑩瑩上大學就不用愁了。

相依為命

只是肖崇陽沒想到,在瑩瑩快考國中的時候,工廠里卻突然來了通知要裁員,他文憑不夠,多年來又只是在基層,所以肯定成為了第一批被裁員的。

丟了工作之后,肖崇陽非常郁悶,瑩瑩非常懂事,連零花錢都不找爸爸要了,看著這樣懂事的女兒,肖崇陽很快跟祁春蘭商量,自己要去人力市場上找個活干,只是他已經這把年紀了,很少有公司愿意要他。

最后肖崇陽在親戚的介紹下找了個拉板車的工作,靠賣苦力掙錢。但這份工作實在太辛苦了,風里來雨里去,而且賺的錢也不多,時不時地要看老板的臉色。

后來又經過老鄉的介紹,肖崇陽找了一份扛煤氣罐的工作,雖然還是體力活,而且比拉板車還要辛苦,經常要爬很高的樓層,不過工資比過去高,想想能給女兒攢學費,肖崇陽也就欣然接受了這份辛苦的工作。

瑩瑩知道爸爸媽媽這樣辛苦都是為了自己,所以更加懂事,每次放學之后,她都特意繞個道來到肖崇陽工作的地方,等著爸爸一起回家,生活上更是從來不亂花錢,很少買新衣服,最常穿的一件衣服就是校服。

她也從來不嫌棄爸爸媽媽沒有錢,但就在瑩瑩一家人日子過得平平靜靜的時候,瑩瑩忽然在班里聽到有個同學對她說:她并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

瑩瑩聽到這傳言完全不敢相信,可那個同學嘴毒,追著瑩瑩說:她和爸爸媽媽長得一點都不像,而且她爸爸媽媽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可能生得出她來?

瑩瑩畢竟年紀小,聽到這話心里就很難受,放學之后,一反常態地回到家里,連笑容都沒有了,祁春蘭注意到女兒情緒不對,趕忙問女兒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在學校里受欺負了?

瑩瑩聽媽媽這麼問,很委屈的哭出來問祁春蘭說:「怎麼有人說我不是親生的呢?我不信,你告訴我,我是不是親生的?」

祁春蘭一聽這話,便知道是有人跟女兒瞎說了,祁春蘭趕忙摟著女兒說:「那都是外頭瞎傳的,你怎麼可能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呢?」

瑩瑩是個心思單純的孩子,一聽母親這樣說,又笑了起來,隨后還給媽媽道歉,說自己不該聽人家亂說,從此之后,倒是也沒出現過別的岔子。

然而,瑩瑩14歲那年,厄運再一次降臨了,祁春蘭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愈發虛弱,別說工作了,連走路都覺得氣喘吁吁,整日整日的躺在床上,肖崇陽和瑩瑩都非常擔心她的病情,催她到醫院去做個檢查。

祁春蘭一直覺得是小事,又怕浪費錢,所以拖著沒去,最后還是肖崇陽和瑩瑩強行拖著祁春蘭到醫院,結果診斷報告一出來,全家人都懵了。

醫生告訴祁春蘭,她得了癌癥,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現在這病已經到了晚期,很難治愈了,一聽這話,瑩瑩一下子急哭了,她拽著醫生的衣服問:有什麼辦法救救媽媽?

甚至還說:自己可以不讀書了,要出去打工給媽媽治病。

醫生看見這個懂事的孩子。都忍不住心中的酸楚,可是又不能騙她,最后還是告訴他們一家人,現在的情況,治療其實也沒有多大意義了,沒幾個月,祁春便臥床不起了。

幾個月來,為了挽救母親的生命,瑩瑩幾乎一放學就往醫院的病房跑,忙前忙后地照顧母親,她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可她希望自己多幫媽媽一些忙,讓媽媽心情好一些,也許媽媽的病就好了。

只是奇跡到底還是沒有出現,祁春蘭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但是在臨走之前,她最放心不下的還是眼前這個孩子,和肖崇陽商量了之后,祁春蘭決定把真相告訴女兒。

于是找了個合適的日子,祁春蘭在病房里喊來女兒,對她說:「瑩瑩,媽媽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小時候你不是總問為什麼自己和爸爸媽媽長的不像嗎?媽媽快走了,不想再騙你了,其實你不是我親生的,而是在醫院里撿來的……」

說到最后,祁春蘭的聲音已經斷斷續續,而瑩瑩則在母親的病床前哭得泣不成聲。她緊握著母親的手說:「媽媽,我不管什麼親生不親生,我只有你一個媽媽,我不認別人,媽媽,你別丟下我呀……」

聽到女兒這麼說,祁春蘭也忍不住眼淚,在說出真相之前,祁春蘭做了很多的心理準備,她甚至擔心女兒會回去找親生父母,但沒想到女兒的態度這樣堅定,祁春蘭摟著女兒嚎啕大哭。

或許是女兒的一片孝心感動上天,祁春蘭的病情竟然奇跡般地穩定下來。

祁春蘭常常對著丈夫肖崇陽說,即便再難,也一定要陪伴著女兒到中考結束,等女兒考上高中,自己也就能放心閉眼了。在這樣堅定的意志之下,祁春蘭堅持到了2003年,再也堅持不住了。

臨走之前,祁春蘭對女兒說,自己只有一個心愿,就是希望她好好學習,考大學。瑩瑩含著淚點了點頭,在女兒和丈夫的一聲聲呼喚中,祁春蘭永遠閉上眼睛。

送別了母親之后,家中就只有瑩瑩和肖崇陽父女倆相依為命,失去了心愛的妻子,肖崇陽也沒有心情想別的,只決定要好好地培養女兒,實現妻子的心愿,讓女兒有個好出路。

上大學需要很多錢,所以肖崇陽更加玩命的工作,終于,在2005年,瑩瑩考上了華中農業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父女倆都激動地不行,瑩瑩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告慰母親,把錄取通知書恭恭敬敬的擺在媽媽的墳前,告訴母親自己做到了,考上了好大學。

女兒上大學的前一天,肖崇陽把銀行卡交到女兒的手上,囑咐她上了大學,不要委屈自己,該買的衣服要買,該吃的東西要吃,瑩瑩則含淚摟著父親說:「爸爸,我一定好好學習,不讓你再扛煤氣罐了!」

瑩瑩果然是爭氣,上了大學之后,她一邊努力學習,一邊又四處勤工儉學,爭取不讓父親那麼辛苦的工作,因為成績優異,她幾乎年年都能拿到學校最高一檔的獎學金,家里的經濟條件也因此寬裕了很多,甚至寒暑假的時候她還能給父親寄回來不少錢。

鄰居看在眼里,都羨慕肖崇陽,說他養了有出息的女兒,要是自家孩子能像瑩瑩這麼懂事,那真是要把人高興死了。肖崇陽自然也為女兒感到驕傲,一提起女兒,他臉上的笑容就沒下來過。

不過,肖崇陽還是沒有停止工作,雖然女兒現在手里有些錢,不過肖崇陽想到,自己女兒這樣聰明,如果只上個本科,那多可惜,肖崇陽希望女兒能繼續讀研究生、讀博士,在學術上越走越遠。

肖崇陽也清楚,女兒這樣的性格,能走學術這條路還是很合適的,瑩瑩心里也的確是這樣想的,在父親的鼓勵之下,她努力學習,先是被學校保送到了碩士。

后來在2011年瑩瑩又得到學院推薦,得到了前往加拿大留學的機會。

消息傳回家鄉,整個小區都轟動了,瑩瑩有出息,肖崇陽也高興壞了,趕緊拿出來存折清點,這些年幸虧攢了不少錢,這錢交到女兒手上,女兒在國外也吃不了多少苦,想到這里,肖崇陽也就放心了。

這一年暑假,瑩瑩從學校回來,父女倆歡天喜地地收拾行李,肖崇陽總不放心,每天都覺得女兒行李箱里少了什麼,父女倆忙得連軸轉,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不速之客忽然登門。

生恩養恩

原來,瑩瑩得到出國留學的機會這件喜事,居然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了她親生父母耳中,她的親生父母幾乎馬不停蹄的照著消息來到了孝感市找人。肖崇陽這邊聽到敲門聲,還不知道是誰,一開門,只見兩個衣著十分華麗的中年人沖進客廳,抱著瑩瑩就哭。

瑩瑩腦子一片空白,沒弄明白這兩個人哭什麼,好不容易才從親生父母的懷抱里掙脫出來,問他們到底想干嘛?瑩瑩的親生父母連忙解釋,他們是來認女兒的。肖崇陽和瑩瑩這才反應過來。

瑩瑩則質問道,親生父母當年竟然把她扔在醫院外頭,現在怎麼又來認親了?

這句話問的瑩瑩的親生父母很窘迫,過了半晌,瑩瑩的親生母親才吞吞吐吐地說:當年家里窮,想要個兒子,可一連生了三個孩子都是女兒,家里實在是沒有養孩子的條件了,所以生了瑩瑩之后,他們倆一狠心就把孩子扔在了醫院圍墻外面。

瑩瑩的父母這個時候又哭起來,說他們這些年一直惦記著女兒,想要把她找回來,現在好不容易有消息了。

可瑩瑩越聽,眉頭就皺得越緊,對于自己的身世,養父母也早就講過,所以瑩瑩并不糊涂,當年寒冬臘月,自己可是差一點死在了醫院圍墻外面的,親生父母當年這樣狠心的話,今天就不該再來這里惺惺作態。

但瑩瑩的親生父母似乎早有準備,他們看瑩瑩對他們表現得十分冷淡,就立刻拿出了帶著的包裹,一拉開拉鏈,里面是一摞一摞捆起來的鮮紅的百元大鈔。

瑩瑩的母親對女兒說:這里頭是220萬,他們知道肖崇陽這些年養孩子不容易,所以這220萬是給他的賠償款,只要讓他們把女兒認回來,這筆錢就是肖崇陽的。

而且父親又把瑩瑩拉到一邊,告訴她,家里前些年拆遷得到了不少賠償款,只要她愿意回家,那錢還不是想要多少要多少嗎?

瑩瑩的親生父母知道肖崇陽條件不好,畢竟這些年,先是給妻子治病,后是供女兒上學,肖崇陽的條件比家徒四壁也沒強多少,父女倆到現在住的還是個十分狹窄的兩室一廳,家里的沙發比瑩瑩歲數都大。

這樣的條件和如今發了財的瑩瑩親生父母比起來,確實十分寒酸。

肖崇陽是個老實的人,親生父母認回女兒是人之常情,如果瑩瑩愿意的話,那肖崇陽也不能阻止,肖崇陽心里很舍不得女兒,可他又想到,要是女兒回到親生父母家里,那出國留學的錢就更寬裕了。

肖崇陽咬咬牙,對女兒說:「瑩瑩,這畢竟是你親生爸媽,你看要不……」

但是,父親雖然心軟,瑩瑩可不會心軟,瑩瑩一聽父親這樣講,就趕緊攔住父親說:「我媽走的時候我就說過了,我這輩子就一對父母,不會認別人。」

說著瑩瑩又冷漠地彎腰,把那些錢塞回袋子里,干脆利落扔到門外,對她的親生父母說道:

「住得也不遠,要是真心要認,早就來打聽了,早不來晚不來,我一出國,眼看有出息,能幫襯家里了,你們來了,真心假意誰也別蒙誰,我是我爸媽養大的,咱們誰也并不欠誰,你們以后別再來了,來了我也不會理!」

瑩瑩的父母沒想到女兒態度這樣堅決,碰了一鼻子灰,只能垂頭喪氣地離開。

后來瑩瑩的父母還曾經聯系過幾次,但都被瑩瑩擋了回去。瑩瑩留學歸來之后,就到了上海工作,為了防止親生父母的騷擾,她把父親也接到了上海,如今父女倆已經在上海過著平靜富裕的生活。

善因善果,善良的父親養育出了有良知的女兒,雖然親生父母給了瑩瑩生命,但真正養大了她,讓她能夠上大學,有出息的,卻是她的養父母。

因此,這一切的發生也都是合情合理的。

當親生父母拋棄女兒的那一刻,他們之間的親情,就早已經走到了盡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