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變老的眾人教母,羅大佑為她癡,李宗盛為她哭,37歲未婚生子,如今69歲三封影后,這一生太精彩 - | 點知天下

happy 2023/0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是從上世紀70年代就活躍在電影界的影視才女,

是兼歌手、演員、導演、編劇、制片人等于一身的全能女藝人。

  她被稱為台灣的「眾人教母」,像羅大佑、李宗盛、

楊德昌、侯孝賢等教父級別的人物,都跟她的發掘或引薦分不開。

  她的一生可以說是從「愛的代價」 到「輕描淡寫」,只是無論以何種姿態綻放,她都自成風景。

  傳奇影后

  上個月,台灣金馬獎的頒獎台上迎來了一位傳奇影后——張艾嘉。

  之所以說她傳奇,是因為這是她第三次封后。而距離她上一次拿最佳女主角獎,已經過去36年。

  這些年,她提名20次金馬獎, 光是女主角就多達十次,是目前的紀錄保持人。

  優雅走上領獎台,她哽咽地說:「我真的是很怕電影會被小熒幕取代,我希望電影永遠永遠地存在。」

  這種感慨,或許只有像她一樣,在電影界活躍了50年之久,才能感同身受。

張艾嘉憑借電影《燈火闌珊》獲得第5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說起張艾嘉,不經常看電影的人或許不是很了解,但多多少少聽過《童年》

《光陰的故事》《愛的代價》這些耳熟能詳的歌吧,原唱就是張艾嘉。

  她不僅是歌手,更是演員、導演、編劇、制片人.....身份多得羅列不過來,各種獎項更是拿到手軟。

  李宗盛稱她為「張姐」,羅大佑視她為感情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兩個人都將音樂上的「第一次」獻給了她。

  她的人生很精彩,借用網上的一句話就是「所有女人都想活成的樣子。」

  但其實她的人生也很沉重,只是最后選擇了輕描淡寫地說。

  張艾嘉身上有很多標簽,也有數不盡的光環。而人們每每提起她時,總愛從那段「閃耀」的青春期開始說起。

  1953年,張艾嘉出生于台灣一個書香世家,父親是空軍軍官,母親是著名的名媛。

不幸的是,父親在她1歲時遭遇空難去世,後來母親改嫁,她是跟著外公外婆長大的。

  曾是台灣新聞局局長的外公家教森嚴,對外孫女實行的是棍棒教育,

這滋生了張艾嘉叛逆的性格,以至于她13歲隨母親去往美國讀書后,徹底放飛自我。

  那時的紐約是嬉皮士的天堂,逃離約束的張艾嘉像掉進兔子窩一樣,終于能自由地奔跑。

  她學著穿上迷妳短裙,雙手戴滿戒指,頭頂花環,赤腳混在反越戰的游行隊伍里,高喊「Make love,not war」;

  她不斷談戀愛,沒錢花就利用課余時間去打工,幫別人照看小孩或是遛狗,別人一次遛一只,她最多時遛四只。

  16歲那年,因為「太喜歡談戀愛」,母親直接將她送回台灣去讀寄宿學校,本以為會安分一點,沒想到玩得更瘋了。

  她仍然穿短裙,不斷約會,頭髮剪得比男生還短,常常被認為是「不良少女」。

  後來高中畢業,張艾嘉自認不是讀書的材料,一門心思地想進電視台唱歌,母親拿她實在沒辦法,就由著她去了。

  連她自己都沒想到,只是在電視上蹦蹦跳跳地唱歌,就有香港的電影公司找她拍戲。

  她哪知道什麼是演戲,只覺得好玩,便懵懂地去了香港,并于1972年與電影公司「嘉禾」簽了5年約。

  至此,張艾嘉正式踏入演藝圈。

  上世紀70年代,是港台武俠劇的黃金時期。張艾嘉的處女作就是一部叫《龍虎金剛》的武俠片。

只不過電影里都是一群男人在打來打去,她只負責貌美與可愛。

  張艾嘉其實學過跆拳道,但公司的人覺得她長得不像會武打的人,并沒有給她很大的發揮空間。

  更打擊人的是,沒多久她就被「雪藏」了,原因是公司禁止藝人談戀愛,

但戀愛已經成為她生活和成長的一部分,她沒辦法遵守這一條。

  無奈,自由慣了的張艾嘉向公司提出解約,最后還是靠外公出馬才得以順利離開。

  初回到台灣,張艾嘉并沒有發展得多好,她過于洋氣的長相常常被老闆說「不上鏡」,

如果考慮票房,公司一般不會首選她作為女主角。

  好在她演技不錯,1976年瓊瑤的《碧云天》要拍成電影,她被找來當女二號,

在劇中飾演一個命運多舛的可憐女孩。憑借精彩的表現,23歲的張艾嘉獲得了人生中第一座最佳女配角獎杯。

  之后她相繼主演《我的爺爺》《最愛》《阿郎的故事》《天長地久》等多部影片,

橫掃台灣金馬獎、香港金像獎等各大獎項,成為名副其實的雙料影后。

  不過相比于台前,張艾嘉似乎更喜歡在幕后。她26歲就與朋友成立了電影公司,

投資的第一部戲就是許鞍華的處女作《瘋劫》。這部作品後來成為了香港新浪潮的重要作品。

  之后她又陰差陽錯地執導了前公司嘉禾投資的電影《某年某月某一天》,

但因為不太會拍,電影最終以慘烈撲街的票房收尾。

  張艾嘉直言:「自己還是膽子太大了,真的是還差一截。」

  也是從那時起,她才開始認認真真去關注其他導演如何拍戲,去學習電影技巧、電影語言等相關知識。

  直到她發動整個台灣的新銳電影人拍了電視單元劇《十一個女人》,才重新恢復信心。

  當1986年拿著《最愛》歸來時,除了是金馬獎、金像獎雙料影后,

她更是攬獲了當年的最佳導演、最佳原著編劇提名獎。

  那時候,台灣沒什麼女性導演,張艾嘉幾乎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

  在還沒有狗仔的演藝圈里,她演戲,當導演,出唱片,談戀愛,結婚、失婚,一樣都沒落下。

  年輕時的張艾嘉有一句豪言:「不可一日無戀愛。」

  或許是從小缺乏父愛的原因,她直言不諱地稱自己有戀父情結,向來容易喜歡比自己年長的,或是有才華的男人。

  但熱衷于戀愛的她,卻在26歲時,嫁給了比自己大16歲的劉幼林。

只是結了婚才發現,戀愛和結婚是兩碼事,「婚姻真的不是每天都是浪漫,反而是最不好的一面讓對方看到。」

  劉幼林是二婚,渴望有一個穩定的家庭,但張艾嘉熱衷拍戲、

做電影,常常到一個地方拍戲,一拍就是幾個月。

  最終這段婚姻只維持了6年。

  隨著年紀的增長,張艾嘉也越發明白,「有時候跟有才華的男人相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比起做戀人,保持長久的朋友關系或許更好。

  所以即使她十分欣賞羅大佑的才華,羅大佑也愿意將千辛萬苦創作的《童年》

《光陰的故事》等歌曲給她唱,當他們短暫的戀情以分手告終時,她仍愿意做彼此最熟悉的好友。

  後來張艾嘉組織創作公益歌曲《明天會更好》,她請羅大佑譜曲,羅大佑立馬答應。

  除了羅大佑,李宗盛也將音樂上的第一次獻給了張艾嘉。

  他剛加入滾石后制作的一張專輯,就是張艾嘉的《忙與盲》,

當時兩人還共同主演了一部愛情喜劇《最想念的季節》,一時間緋聞不斷。

  幾年后,李宗盛又為張艾嘉寫了一首歌,就是那首傳唱至今的《愛的代價》。

在2006的演唱會上,他邀請張艾嘉當嘉賓,介紹她時說:「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

  她叫他「小李「,他叫她「張姐」。

  他在台上說:「《愛的代價》這首歌,是我少數幾首寫的時候就流淚的歌,

這首歌是想著妳寫的,想著妳為什麼嫁給別人了。」

  說完兩人哈哈大笑,以往紛擾皆已過去,唯有歌詞唱道:

「走吧走吧,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最初唱這首歌時,張艾嘉正處在輿論的中心。

  她37歲未婚生子,孩子父親不得而知,直到一年后與香港富商王靖雄低調完婚,眾人才得知實情。

  只是他們相識相戀時,王靖雄尚未失婚,這段關系公開后,一切跟婚姻道德有關的指責全都指向了張艾嘉。

  她說她沒想到王靖雄會失婚,甚至公開承認:「我最不能容忍自己犯的錯誤就是傷害到他人,這讓我一直不安。」

  她早已不是懵懂少女,做這個決定時,就已想到了后果,可哪怕身敗名裂,她都堅持要把孩子生下來。

  她給孩子取名為奧斯卡,就是覺得兒子是人生中最好的獎品。

  張艾嘉自稱是一個不差的媽媽,兒子4歲時,已經會說一口地道的英式英語,小提琴、鋼琴、演講等才藝無一不會。

  「老公說我不像是在養兒子,像是在組裝電腦,把所有最先進、最頂級的軟件全部塞進去,卻不知硬盤本身能否容納。」

  直到兒子奧斯卡被綁架,她才重新開始審視當下的生活。

  那是2000年的一天,王靖雄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的人說:

「妳兒子在我手上,馬上準備兩千萬現金,否則撕票。」

  正當王靖雄半信半疑時,只見送兒子去上學的菲傭慌慌張張跑進來,

遞上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妳報警,我殺他,回去告訴妳老闆。」

  得知此消息,張艾嘉趕緊從劇組趕回了家,與丈夫思量再三,最終選擇了秘密報警。

  與綁匪周旋的7天里,張艾嘉一邊裝著正常生活,一邊配合警察追蹤調查,幾乎沒合過眼。

救出兒子那一刻,她才抱著兒子嚎啕大哭。

  奧斯卡回來了,心里也留下了巨大的陰影,一度患上自閉癥和嚴重的精神疾病。

  張艾嘉很自責,花了三年時間才讓兒子慢慢好轉。

  經此一事,她終于明白,「最重要的并非盛名,最珍貴的財富也并非那個熠熠的金字招牌。

熙熙攘攘,皆為利來;攘攘熙熙,皆為名往。」

  從此往后,她不再想成為那熙熙攘攘中的一份子。

「生命是沉重的,但到了某個時候終于明白了,是可以輕描淡寫。」

  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張艾嘉近30年來一直在做公益,足跡遍布了埃塞俄比亞、

索馬里、肯尼亞、盧旺達等地方,主要幫助貧困地區的人得到教育、工作的機會。

  她曾資助過一個蒙古國的貧困小女孩,一直資助到大學畢業,後來女孩當了媽媽,專門寫了封信告訴她。

  年輕時,她覺得自己渾身是傷,做了公益才發現,不帶目的地付出,也能感受到了人性的溫暖和天真。

  同時她也學會了:即使面對的都是最悲哀的事,也永遠帶著笑容。

  有人說張艾嘉的電影都很文藝,「情節靠猜,感覺靠悟」,看不懂的占多數。

  其實她的電影本來就是不同人生階段,她對愛的不同表達,可以說是夾帶了一點私心。

  像1999年的《心動》,是因為她發現很多年輕人對愛情似乎喪失了那份炙熱,

不再勇敢,怕受傷害。于是她想拍一部純粹的愛情片,讓人看了之后有想談戀愛的沖動。

  到了2017年的《相親相愛》,她的電影主題轉變為了親情,因為她覺得,愛的教育是每個人的必修課。

  她不在乎現階段流行什麼類型的電影,只拍自己想拍的。

  「妳不是很刻意很勉強地做,而是真誠地做。當妳很真誠地想拍一個東西,

故事打妳心眼里寫出來的時候,就會變得自信。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認可妳,但就這樣寫,是沒有錯的。」

  事實證明,哪怕已經69歲,張艾嘉拍的電影仍然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從上世紀70年代到如今的2022年,幾乎在每個時代都有她的代表作。

總有人問她什麼時候退休,她的答案是「不要來問我,我還沒有準備離開。」

  電影是一輩子的事業,這是在她二十幾歲時就定下的決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